返回列表頁

  • 1972年莫斯科奧運前,女人最長只能跑1500公尺,比1928年的800公尺「進步」700公尺,但花了足足44年的時間。官方宣稱「長跑」危害女人健康。

    1967年,凱薩琳·斯威策(Kathrine Switzer)20歲。在那之前的70年,女性不能報名參加這個創始於1897年、全長26多英里(42多公里)的年度盛事!凱薩琳是美國史上第一位。

    凱薩琳在離起跑點才兩英里的地方,被一個憤怒的主辦單位主管喬克·森普爾(Jock Semple)阻擊。喬克強勢阻撓她、咒駡她、想把她拖出比賽、也努力想要把她的上衣貼的選手編號撕掉!他覺得女性不該參加這比賽。還好跑在凱薩琳旁邊的男朋友跟教練及時阻止這官員、把他撞開,凱薩琳才有辦法跑完全程。

    凱薩琳在讀大學時認識50歲的教練阿尼。阿尼是兼職的郵差、也是學校男子田徑隊的教練。他個老練的馬拉松跑者。他時常跟凱薩琳提起他參加士波頓馬拉松賽的種種,說那是他生命裡最棒最美好的時光。凱薩琳都津津有味地聽著。

    有一天,凱薩琳阿尼說,她也想去跑波士頓馬拉松!阿尼說,沒有女人有辦法跑馬拉松。凱薩琳很不服氣!阿尼說,那就實際證明給我看。如果妳成功了,我會是第一個帶妳去波士頓的人!浪漫的凱薩琳跟他賭定了,也開始認真辛苦的跟阿尼一起練跑。

    有一天,他們跑了26英里後,阿尼看着凱薩琳說,我真是不敢相信~妳看起來很好!凱薩琳說,我覺得你測量的距離不對!我們再跑五英里!阿尼不可置信的問,妳還可以再跑五英里?她說,當然可以。你沒辦法嗎?阿尼懦懦的說,應該可以吧!結果多跑完五英里後,阿尼昏倒了!等他甦醒過來,他讚嘆說,女人真是有隱藏的耐力與體力的潛力!

    他們遍翻波士頓馬拉松的賽事規則書,沒發現有任何關於選手性別的規定,於是凱薩琳用K.V. Switzer的名字報名參加比賽,而且到比賽當天才出現。凱薩琳說,她一向用她名字的縮寫簽名,因為她的出生證明上的名字拼錯了;她不是故意要欺騙主辦單位。主辦單位也始料未及會有女性報名!

    1967年比賽當天,上衣別著261編號、塗著口紅的凱薩琳和數以百計的男選手一起站在起跑線。 結果跑了兩英里,才被發現!

    凱薩琳事後說,其實被阻擊時,她是很害怕的!她說,那官員阻擊她,只因為她是女人、而且別著一個號碼牌;他以為凱薩琳在嘲弄馬拉松賽、是去搞政治或出鋒頭!那主管很生氣,因為他是過勞的主管,他在保護他的管轄範圍!他是那個時代的產物!

    但當下的她真是受到驚嚇、瞬間也懷疑是不是該退出比賽、是不是她犯了什麼大錯! 但她馬上告訴自己:不! 我很努力的訓練;理所當然應在這裡比賽!而且,如果我退出比賽,就沒有人會相信女人有能力可以跑馬拉松的!如果現在退出,女人的運動表現會倒退一大截!我必須完成這場比賽!

    就這樣,凱薩琳成為第一個正式跑完波士頓馬拉松賽的女選手!

    事後,有人詢問波士頓田徑協會主任威爾·克魯尼關於凱薩琳比賽的意見。克魯尼說,「女人不能參加馬拉松比賽,因為規則禁止這樣做。我們不遵守規則,社會將陷入混亂。我不制定規則,我只是儘量遵守規則。在馬拉松比賽中,我們不承認任何未經註冊報名的選手,甚至男人也是。如果那個女孩是我的女兒,我會打她。」

    受到她的鼓舞,很多女人群起效之!1972年,波士頓馬拉松賽正式允許女人報名參賽。 凱薩琳一馬當先跑在最前面!

    她回憶說,1973年比賽時,當年攻擊她的那主管走到起跑線,在她臉頰上著實的親了一下,並讓她轉身面對一整列的電視攝影機,說,來吧,姑娘,讓我們來小小出醜一下!她解釋,那主管是個蘇格蘭人,他說話的意思是,妳說服我了!

    她70歲時,花了一年半時間辛苦的訓練,參加了她50週年慶的比賽。跑完全程的時間只比她20歲時跑的時間多20分鐘!

    她回憶說,這次跑起來好開心、很好玩,因為她沿途停了13次、擁抱她所看到的每個小女孩、她也受訪8次! 到達終點時,她心裡很激動:我們改變了歷史!50年前的波士頓,只有一個女人別著號碼牌跑馬拉松賽。經過了50年,已有12,000女人身上配戴著號碼牌跑波士頓馬拉松!

    凱薩琳說,女人現在不但可以跑馬拉松、也更有自主性,她們正在改變世界、也在改變她們自己的生命!

    凱薩琳不但是一個單純浪漫的女人、也非常認真由衷!她單純的只是想證明她也可以跑馬拉松。 對當年攻擊她的馬拉松賽主管,她不但不記恨、還看到他的敬業認真。他們後來成為好朋友。凱薩琳說,後來那主管死前幾個小時,她陪在他的身邊!如果不是他當年的阻撓,凱薩琳可能不會意識到她完成那場馬拉松賽的意義!


    人籟萬千 / 文化主體性

       

上一篇:單身沒什麼不好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同性戀的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