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昨天下午回到家以後,覺得腿很痠,下半身很沉重,於是做了一下倒立,後來就覺得右肩頸怪怪的,像是落枕那樣。晚上連續在電腦前工作數個小時,到午夜,做完了一個段落,趕緊關上電腦,洗完澡,打坐,坐到了不知多久以後,才突然記得要內收下巴,然後喀啦一聲,頭回到了正位,身子中心線才明顯了起來。右肩頸痠痛處,被竄流全身的暖流輕輕的按摩。
    下了座,在床上躺了很久,無法入睡。想起昨天下午在台北228紀念館地下室看到的,那一幀幀受難的司法精英們的巨幅遺照,突然理解了,那整個空間就是一個大靈堂,而我,好像把一些走失的悲憤的靈帶回家了,又想到早上在高等法院,長廊的兩端是一間又一間製造了許多冤屈和燜壓了許多仇恨的法庭,這麼想的時候,感覺好多枉死的靈就飄盪在空氣裡,聽覺和觸覺都敏銳了起來,更無法入睡了。
    於是,想像此刻的自己,即將在睡裡回歸天地的懷抱,而保護著我的,是充斥在天地間凜然的正氣。於是,我在呼吸裡看見了昏沉,可能是兩次,或是三次,然後入睡。
    早上,花了比較久的時間伸展,先是躺臥的扭轉,滾背、肩立系列,然後是弓箭步、蹲踞的髖部伸展,最後做了頭倒立,大休息,打坐。仔細感受身體,感受痛的部位在死死生生,需要更多流動的能量。


    人籟萬千 / 身心瑜珈

       

上一篇:直選這麼些年了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台灣不是中國的屬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