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傑西卡.葛羅斯(Jessica Gross) 在TED網站上分享文章《單身的價值The Price of Being Single》。

    此文談到研究學者貝拉.德保羅(Bella DePaulo) 訴求終結對單身人士的歧視

    德保羅已經六十幾歲,一直是維持單身,以前她以為自己會結婚,直到有一天她認知到不可能,而且她也不想要結婚。

    她覺得自己很能玩味「內心單身」的生活方式。她不喜歡單身的人在媒體、甚至到處都得面對從文化污名或工作上的偏見歧視。這就是為何哈佛訓練的這個社會科學家(也是2015年加州大學聖塔巴巴拉分校的一個專案科學家)花了20年在研究單身生活,而且發表了她的學術成果,同時出版了活出單身(Singled Out)和上布落格(On blogs)兩本書。

    什麼對單身人士普遍存在的負面成見是沒有事實根據的,她解釋為社會上傳聞的偏見根深蒂固,我們卻常常視而不見。

    首先,她定義兩個術語:單身主義(singlism)和結婚熱(matrimania)。德保羅討論這兩個詞。她說:「單身主義是對沒有結婚的人的輕慢和歧視。另一個是結婚狂:婚禮、結合和婚禮的過度慶祝和狂歡。如果你是單身,你會看到它一直來來去去。」

    一開始,單身人士在工作場所面臨歧視。德保羅認為,單身人士的工作外的生活往往不被視同跟已婚人士同樣的效益和價值。因此,當那些有配偶或家人的同事提早離開辦公室時,單身的他們通常被要求承擔對方的工作,而且因為假設他們不需要回家,就要接受假期後餘留的工作或更多的公務旅行。對美國單身人士來說,差異更具體化。在同樣的標準下,已婚男士比單身男士超過26%的支付,包括像保險福利或社會安全福利和薪水。

    還有一般來說,單身人士的「自我肯定(esteem)」比已婚的人要少。德保羅和團隊創造了單身和已婚人士各半的生態繪圖。參與者都偏向認定假想的單身人士的社會成熟度較低,自我調適較差,對比其他已婚者更自我中心。對於假想的40歲的年輕單身人士來說,這種效果更為嚴峻,因為他們在一個文化標準裡被認為應該結婚,但對於25歲假想的年輕單身來說,也是同樣結果。

     在美國18歲以上未婚人口超過一億零七百萬,德保羅說:「單身人口幾乎占美國總人口的一半,而我最喜歡的一個統計資訊是美國成年人大半生處於非婚姻狀態。這意味著婚姻體制已被道德化,從而單身生活遭玷污,不僅影響到大多數的美國人口,而且與美國的文化現實脫節。

    德保羅說我們經常不承認對單身有偏見,德保羅和她的同事描述了房東對房客的偏好選擇。在每個個案中,來自受歧視群體的人即使比另一個公認優勢群體的人提供更多的租金,房東還是選擇後者:房東對房客寧可租給女人也不租給一個願意支付更多的男人;寧可租給白人也不租給黑人;寧可租給已婚夫婦也不租給單身的人。前幾種情況,參與者都同意房東的選擇是歧視--只有最後一個案例,他們沒有察覺寧願租給已婚不租給單身就是「歧視」。「他們說因為這對夫婦結婚了」,德保羅說:好像結婚本身是一個理由。

    單身主義和結婚熱是文化不安全感的結果,或許也可以反過來說。德保羅認為對單身人士的偏見和對婚姻的歇斯底里是我們不安全感的產物。她說:「如果婚姻的好處對人們來說是非常明顯的,我們就不需要對它大肆宣傳了。現在人們可以用其他方式獲得婚姻所帶來的好處:單身婦女可以有自己的孩子,與伴侶睡覺而不怕被打腫眼,並在經濟上自我支持。德保羅的建議是,真正想要婚姻的人可以說婚姻是一個好的選擇,但相信已婚的人一定比單身更好就會是背叛「婚姻或可成為一個有價值的決定」的深層矛盾。

    已婚的人比單身的人更快樂更健康的迷因(meme)是沒有根據的。德保羅研究證明了結婚的好處並且發現了大量的實驗缺陷。通常,這些研究若不是完全排除了離婚的人,就是把他們和單身的人放在一起,從而掩蓋了他們結婚但並不喜歡婚姻的事實。另一個問題是:與藥物研究不同的是,對婚姻的研究永遠無法真正孤立這種變數;你不能隨意指定人們結不結婚。

    根據德保羅的估計,長期追蹤同樣的一些人,發現在他們的婚禮期間,他們顯現出幸福的短暫增加,然後很快回到他們單身時的狀況。如果他們稍後離婚,他們甚至不會顯現這個短暫的蜜月效果。對單親父母的恥辱也很容易被揭穿,對孩子來說,真正不好的不是單親家庭,而是「衝突、激烈或冷漠、疏忽的環境」。

    這裡的底線是沒有更好的或更糟的,也沒有通往幸福的捷徑。那些最快樂的人跟隨他們的欲望,無論是結婚或維持單身。在德保羅看來,對於很多人來說,保持單身的感覺就是很好。她說:「如果我結婚了,我並不會變得更快樂和更健康!」「我愛單身生活—與所有的單身主義和結婚狂無關。」

    另外《單身沒什麼不好If you feel bad about being single, it's not because you're single》一文,也提到對單身的價值思考。

    從2000年起,美國最常見的家庭就是一個人獨居。2012年的人口普查顯示,53.6%的美國成年女性未婚。那麼為什麼女性單身卻總會被視作被「剩下」呢?

    「當人們說:如果你單身,你一定很孤獨時,他們忽視了單身人士可能將更多精力放在經營友誼從而獲得更多友情的可能性」,德保羅告訴《赫芬頓郵報》女性專欄:「事實上,單身人士比起那些只關注結婚伴侶而忽視所有朋友的人,可能會擁有更多的依靠。」

    成為一個別人希望你成為的人可能會掩蓋你自己的真實願望,也可能將你送入「我將孤獨終老」的黑暗漩渦。全球調查發現,即使我們聲稱自己並沒有受到來自傳統觀念的壓力,傳統文化規約與期望仍然是決定我們自我尊重的重要因素。對於單身女性來說,自尊與遵循傳統是兩難的。

    事實是,婚姻(抑或是長期的同居關係)並不會讓每個人更快樂。

    延伸閱讀:Don’t Be Ashamed of Being Single: 9 Reasons Not to Couple Up (Alex Bocknek)


    兩性關係 / 非關風月

       

上一篇:彭斯引用魯迅很到位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馬拉松長跑的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