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天把美國副總統在哈德遜研究所的演講聽完了(美國副總統彭斯演說全文翻譯),這將會是歷史上很關鍵的一場演說,也確定了美國接下來對中國的態度。

    彭斯引用了魯迅來描述中國人的心態,實在是巧妙又精準:

    偉大的中國作家魯迅經常感嘆他的國家,曾寫道「對於異族歷來只有兩樣稱呼,一樣是禽獸,一樣是聖上」,但從沒有說「他也同我們一樣的」。今日,美國向中國伸出了我們的手。我們希望,北京很快會以行動而不是言詞作為回應,重新尊重美國。但請放心:在我們與中國的關係建立在公平、對等和尊重我們主權的基礎上之前,我們不會手下留情

    這個古老民族的心理原型,就是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因此,很勉強地要大家通通都變成中國人,以為只要是同一國人,就會同心了,但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真正的同心,必須是在每個人都有自由意志的情況,所做出的價值選擇,而不是因為「我們都是一家人」。中國人如此迷信血緣,但如果真的願意謙虛向歷史學習,就會知道,血緣,一點都不可靠。

    彭斯引用魯迅的這段話,讓人想起魯迅評論中國人的「主奴互換人格」,魯迅發現,在中國,主與奴是可以互換的,「有權時無所不為,失勢時即奴性十足。」要嘛就當主子壓迫別人,要嘛就當奴才甘願被壓迫,識時務為俊傑,能屈能伸,即使做了奴才也無損阿Q大丈夫!對於自由人格、平等尊嚴,中國人只當成囈語幻念。

    台灣,雖然比較自由開放,但在多人的心中,仍然存在著這樣的文化因子,在有權有勢者面前,總覺自己矮人一截,無法不卑不亢地表達自己的意見,但正因為如此,當手上握有權勢時,就特別容易濫用,面對比自己更弱勢的人,無法尊重他們的主體性,不相信他們有能力和權利,為他們自己做決定。

    最終是回到,我們的力量,究竟是來自外在權勢地位,還是來自內在的尊嚴與價值。

    迷戀外在權勢的人,內心往往是最脆弱,最需要被看見、被認同、被肯定的。權勢可以讓一個人呼風喚雨,那種誘惑真的很大,很迷人,希特勒、毛澤東都是這樣驕傲自戀的人,擅長操弄群眾,永遠不會認錯。

    中美冷戰已經形成,接下來,也許不只是冷戰,而是熱戰,極有可能就發生在南海,會是珍珠港事件的重演,美國不會主動出擊,會是引蛇出洞,等中國按捺不住、發動攻擊,美國就有理由可以反擊。

    很多人一直看好中國,比如說李開復,認為中國在AI科技上會超過美國,他在西方媒體,也有一定的聲量。李開復這類的人,在中國歷史上每回改朝換代之際,就有很多像他這樣的、類似買辦的人,因為沒有更好的出路,靠投機才能出頭。就像清國末年的袁世凱,表面上挺慈禧太后,但內心底卻要慈禧垮台,他利用這個時機收割權力。

    李開復公開稱讚中國,內心底很有可能希望中共倒台,美國人不會因為他的發言看好中國,就認為他支持中國,他的發言反而可能讓中共對自己評估錯誤,更加速倒台。而且,假如中共倒台了,在政權轉移之際,像李開復這樣同時具有美國和中國背景的人,他仍會是最好的窗口、買辦,有很多發揮所長的機會。

    在時下的中國,你真想要愛國、做一個忠誠的反對者,是不可能的,真的很有良心、忠言逆耳、真心為中國好的人,根本就沒有舞台,嚴重一點還會被消失。只有那種專門歌功頌德、替中共化妝的「學者」、「公知」、「網紅」們,才有可能得到發言權。

    這樣一個刻意誤導人民、把資訊截斷的政權,口口聲聲說是為人民好,卻是以保護之名、行控制之實,來穩固自己的政權,然而,資訊不足的誤判,帶來的風險是很大的。

    判斷一個政權,有沒有正當性,有沒有競爭力,最好的指標就是:這個國家到底為誰謀福利?人民對政權的恐懼有多大?人權有什麼保障?


    國民精神 / 趨勢觀察

       

上一篇:他最討厭人家逼他誠實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單身沒什麼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