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英文《台北時報》這篇《促轉會平反1270位受刑人Commission exonerates 1,270 people》,下標是「轉型正義:在白色恐怖時期被判刑,吳聲潤感謝政府撤銷造成污名的有罪判決」。諷剌的是,有高達9成的政治受難者已經離世,他們說「此時平反還是太晚了...」,遲來的半桶水的正義,倖存的受刑人還得對傷害最深的中華民國政府感恩戴德!

    「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10月5日宣告撤銷1270位在228事件後的政治受難者的罪名。促轉會主委黃煌雄代表政府宣稱「這小一步,希望成為國家轉型正義一大步」。「希望」兩個字聽起來格外稀微!

    「促轉會」今天選在曾是警總軍法處看守所的喜來登飯店舉行「平復司法不法.刑事有罪判決撤銷公告儀式」,邀請200多位政治案件當事人或家屬、總統蔡英文、行政院長賴清德、立法院長蘇嘉全和監察院長張博雅等首長共同見證儀式。會中特別邀請228事件和白色恐怖的受難人出來演講。

    現年98歲的鍾逸人說他在228事件被補時才26歲,當時是為了保護台中鄉土以對抗蔣介石從中國派來的貪腐官員和軍隊霸凌和屠殺。

    「我並未犯法,我是為了保護自己鄉土的台灣人。」鍾感謝蔡英文恢復人民的榮譽。

    國民黨在二戰後1947年的228事件後控制台灣,在蔣介石派遣軍隊鎮壓動亂之後,實施戒嚴並開啟了白色恐怖時期。

    吳聲潤今年95歲,當年因為替叛亂集團製造手榴彈而被判刑12,他每想到那些被凌虐至死的愛鄉愛土的菁英朋友,就潸然落淚。他說韓戰之後美國派遣第七艦隊協防台灣,但蔣介石卻逮補並殺害台灣人民。他感謝蔡英文和他領導的台灣本土政府為歹命的台灣人平反一生不名譽的不義判決。

    蔡英文說台灣經歷了「民主前的黑暗時代」,有些人無端地被審訊或行刑。很多人和他們的家庭大半生在等待平反這一天的到來,雖然政府過去對家屬有補償、頒發恢復名譽證書,卻因立法院尚未通過《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受難者無從「前科塗銷」(消除錯誤判決紀錄);她正式代表政府向那些死去的政治受難者和家屬道歉。說讓你們久等了,「來得晚總勝過永遠不來」。她要求《促轉會》持續嚴謹堅定地執行平復司法不公,釐清過去責任歸屬,還原歷史真相,以重建社會信任。

    「民主不會走回頭路,轉型正義也不會走回頭路,我們只有用堅定態度記取歷史教訓,才能走向真正和解。」

    「促轉會」說由於《國家安全法》第九條的限制和大法官會議的釋憲,威權時期被判決有罪的人無法撤銷。這些被撤銷罪刑者大多在戒嚴時期被控訴間諜罪或顛覆政府的叛亂罪,「促轉會」補充說行政院已經在網路公報上公佈名單。促轉會表示這次的撤銷是第一波,未來半年將有第2波和第3波罪刑撤銷公告,總人數將達10萬人左右。

    第一波只代表小一步,黃主委希望這將成為追求國家轉型正義的一大步

    促轉會公佈的統計數字顯示這一波有216位男性和54位女性受難者被撤銷罪刑,其中274位已經執行死刑。

    另外,根據《自由時報》報導,被視為白色恐怖中最大冤案「鹿窟事件」受難者現年84歲的李石城則回憶,事發當時他17歲,藏匿山區數日後因為飢寒交迫返家,不幸被捕,哥哥也被抓走,母親因為傷心害怕,在他入獄一年後自殺身亡,李石城再次提及母親仍忍不住痛哭失聲。這次公布的1270位無罪名單中,還包括《鹿窟事件》中的118位受難者,但《鹿窟事件》受難者實際上超過400人,因倖存者年事已高,不少人期盼能盡早撤銷刑事判決,以還清白。

    還有《中央社》報導,台大農化系兼任教授張則周因為參加過的「實用心理學講習班」曾遭共產黨滲透,也被懷疑參加地下讀書會,他雖數度否認罪名,但仍被送到軍法處審判,依《懲治叛亂條例》第5條「參加叛亂之組織或集會」判刑。

    張則周遭判刑後,分別於台北監獄、綠島新生訓導處、安坑軍人監獄、土城生教所與小琉球等處服刑,總共度過11年鐵窗生涯,親眼看見無辜的獄友被槍決、在火燒島上重度勞動、也曾在深夜裡聽見精神崩潰的獄友大喊「毛澤東萬歲」,直到1961年才出獄。

    類似遭遇的還有以「數學詩」知名的詩人曹開。1949年,當時20歲的曹開就讀台中師範學校,歷史老師李奕定被懷疑參加叛亂組織,曹開受到牽連,也被以《懲治叛亂條例》第5條判刑10年。曹開出獄二十多年來從不發表作品,也不跟其他作家來往。

    張則周曹開以及曹開在台中師範的歷史老師李奕定及堂哥曹乙集等人,都在這波註銷判決的名單中。

    這是民進黨全面執政以後,政府第一次以國家立場公開宣告長年承受污名的政治案件當事人事實上無罪,也是這些受難者和他們的家屬多年來盼望沉冤得雪的重要項目之一。過去的國民黨政府從未在實質的轉型正義上做過任何努力,只有假意地在228紀念日做形式上的道歉。

    民進黨政府成立「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從今年五月開始運作到現在,雖然公佈了撤銷罪刑的名單,也還有第二、第三波,總數會達到一萬名左右。但是,轉型正義之所以是轉型正義,除了昭雪沉冤,還被害者的清白,加害者以及他們的幫兇也必須被追究並清查,否則就像李中志文章促轉會的新契機》說的轉型正義在轉型的過程中被交換出去,職業學生、特務、刑求者、栽贓者換個面具繼續留在原位」,或加深斯德哥爾摩情結,或對「被出賣背叛」無感!

    《除垢法》的出爐不能一拖再拖了,如果只有被害者而沒有加害者,就表示「釐清過去責任歸屬,還原歷史真相沒有可能!一味強調和解、被強迫選擇性記憶,反而是轉型正義的殺手,更何況是除垢?沒有像德國轉型正義的《除垢》做法,就是昭告天下「濫權無罪」、「服從上級有其正當性」,很多平庸的邪惡,就會以「依法行政」的模式繼續存在政府機關,不義加害者的幽靈依然被威權繼承人所膜拜與推崇,這樣子當然不可能保證過去的邪惡事件不會重現!

    延伸閱讀:促轉會的新契機 (2018-10-07李中志)


    普世價值 / 轉型正義

       

上一篇:器官活體「收割」大國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他最討厭人家逼他誠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