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獲得五次國際紀錄片獎的「器官移植一條龍黑幕」,影片裡透露軍醫汪致遠抽絲剝繭的10年調查,說出活體器官摘除是中國國家公然主導的行為。這部紀錄片英文標題《Harvested alive》是器官活體「收成」!沒想到中國社會竟然存在活摘器官這樣泯滅人性的大規模罪行,這裡面牽涉的層級之高、幅員之廣、人數之眾、時間之長,卻發生在承平時代,真不是任何國家、任何時代所可想像。

       那些被關在營區的法輪功學員們,好像是二戰時的納粹集中營和日本在東北設的七三一部隊的綜合體。裡頭的人既無自由,飽受凌虐,最終還像個「菜人」要提供身體僅存的剩餘價值。那些原本應該要保護救助人民的法院、軍警、醫師、官員竟然都是一條龍的冷血共犯者。

    哈佛醫學專家汪志遠曾經是中國航空軍醫主任,2006年他看到了媒體報導中國器官活摘內幕,控訴人安妮瀋陽蘇家屯醫院的護士,她的前夫是蘇家屯血栓醫院的外科醫師,說在蘇家屯血栓醫院就關了6000多名法輪功學員,光他先生一個醫生就摘了2000個法輪功學員的器官。這樣的不符人性與常識的嚴重問題,讓他半信半疑,就開始了長達10年的調查和研究。通過大量對中國主要城市醫院的取證和採訪調查發現:軍隊、員警、醫院、法院一條龍的牟取器官移植的暴利,不擇手段對大量法輪功學員進行活摘手術,最後毀屍滅跡,這樣的慘無人道的罪行真的天天在發生。

    他們剛開始訪查,醫院裡面負責器官移植的相關人員,都不願透露任何訊息,最後他們訪問到負責鍋爐房的工人,承認他們有焚燒屍體,而且透過一些仲介器官買賣的管道,他們也查探出確認是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買賣。

    根據中國官方報紙《南方週末》發表的文章,《器官捐獻迷宮:但見器官,不見人》,說2000年是中國器官捐獻的分水嶺,2000年肝器官移植比1999年增長了10倍,2005年又翻了三倍,短短六年間。中國從1999年到2005年間肝移植成長了30倍。另外1999年到2005年,肝移植的醫院從原來的19家,爆增到500多家。器官移植數量從1991年到1999年只有78例,但1999年到2006年爆增到14800多例,增加了180多倍。這是一種爆炸性的成長!另外,1999年到2006年從韓國到中國做器官移植的人數也爆增了1000多倍。

    世界器官移植平均每年的成長約3%到5%,中國這樣的增長,器官到底從那裡來?中國官方對器官的來源一說法,也是一變再變,從原先最早說法來自2005年11月世界衛生組織在菲律賓的會議上,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說是來自死刑犯,2006年3月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秦剛卻否認了這項說法,說死刑犯是極個別案例,2006年4 月衛生部發言人毛群安又說是來自一般人的自願捐贈,最後,卻傳出是來自法輪功學員。

    根據汪志遠的小組調查資料,中國執行的死刑犯在2013年7月到2014年9月只有165人,紅十字會2015年北京還正在籌辦,而2003年到2015年南京自願器官捐贈的也不過一百多個,2015年上海也只實現了5 例,遠低於這些器官移植的數量。

    美國是全世界器官移植最先進的國家,他們有1.2億的志願捐贈器官人士,但是器官移植的配型成功比例相當低,大約只有6.5%的比率,所以通常器官移植要等待的時間相當長,美國一般的等待時間要兩三年。2012美國前副總統錢尼為了換肝就等了將近2年。但是中國器官移植的等待時間只有一到兩週,或三週,最快的四小時。他們的急診肝移植,也就是在72小時內換器官的案例,在4000多個移植的案例中,竟然佔了1000多例,這樣子的比例非常驚人,更證明他們的器官來源非常有問題,而且必須要用活體器官移植。

    2005年9月28日中國衛生部長黃潔夫在新疆進行一個肝臟移植案例,因為是自體移植,但怕失敗,所以要有另外的活肝備用,黃潔夫就打了電話,24小時內從廣州和重慶運來兩個活肝做準備,因為還需要配型,所以這樣的時效和效率幾乎是不可能的。

    他們也幸運地訪查了一些證人,其中包括一個遼寧的武警,他是一個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現場持槍警衛,當場目睹了整個活摘的過程,怵目驚心,簡直是對法輪功學員殘酷凌虐的延續,是一種極端的酷刑。

    最後,他們的訪查發現這個迫害法輪功的行動背後的力量太龐大,經過偽裝中紀委,甚至江澤民的劉姓秘書,他們幾乎可以確認迫害法輪功的命令來自當時的最高領導江澤民,成立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還有中央政法委周永康的配合。

    2010年,西班牙立法禁止人民去中國做器官移植手術,違者將受到起訴。2014年12月,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向全世界宣稱:2015年1月1日起,中國停止使用死囚器官,公民自願捐獻成為器官移植供體的唯一合法來源。然而紅十字會公布的數據顯示,2015年只有約2,766人自願捐贈。同時在此期間,器官移植不減反增。

    2015年6月12日,台灣立法院通過《人體器官移植條例》修正案,規定民眾無論在國內外接受或提供器官移植均應以「無償捐贈」方式為之,醫師如仲介人員到海外或直接帶病人過去,涉器官仲介,不管是否涉及金錢交易,都違反《醫師法》規定,最重可吊銷執照;若仲介器官買賣,還有一到五年刑責。

    2015年年底,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要求調查中共強摘器官。

    2016年6月13日美國國會通過《343決議案》,譴責中國這樣的活摘器官的集體惡行,要求中共停止強摘良心犯器官。另外,《新唐人亞太台》就獨家訪問了器官移植家屬,報導了一個台灣人去中國花了1500萬元新台幣做了肝移植,卻遭受感染的問題,花了大錢,仍然沒有解決問題。報導中也提到,在中國的器官移植還會同時做兩種以上的器官移植,其效率實在不可思議地驚人。

    2018年7月15日晚,中共央視《面對面》節目播出中國前副衛生部長、現任中國人體器官組織與移植委員會主任黃潔夫的訪談。黃潔夫承認在他擔任肝膽外科專家的上世紀80年代及其後很長的時期,中國器官移植來源主要依靠死囚。海外國際追查組織負責人汪志遠揭露黃潔夫的謊言,掩蓋中共活摘器官真相。

    7月16日,央視播出對黃潔夫的採訪,罕見的承認:在上世紀80年代及之後很長時期,中共器官移植來源主要依靠死囚,但因中共法律執行上的「漏洞」,中國器官移植產業一直存有一個「灰色地帶」。

    黃潔夫稱,長久以來,中國醫生與地方法院已經形成一套「潛規則」,他並未透露所使用的死囚器官數量、有否證據證實死囚同意捐獻器官,以及如何從囚犯身體上獲得(摘取)器官、中國傳統倫理衝突等核心問題。

    汪志遠分析,為什麼器官來源於死囚器官不可能?因為死囚器官數量沒有那麼多。中共使用死囚器官由來已久,不是新鮮事,關鍵是1999年以後,中國器官移植數量出現一個爆炸性的增長。

    1999年以前20年,中國肝移植的數累計數量只有135例。1999年以後,到2006年的這段時間,是14085例,跟1991年到1999年同樣八年的期間、只有78例相比,增加了180多倍!

    就是這個問題上不可能是死囚器官,因為肝腎移植的配型機率比例是6.5%,1999年到2006年,肝移植平均每年是1760例,而根據國際特赦組織調查的結果,1995年到2005年,平均每年中國的死囚數量是1600多例。

    而和爆炸性增長的器官移植同步的,剛好是法輪功學員的全國大規模迫害。

    2005年1月1日,黃潔夫說器官移植全部來源於公民捐獻!「中國人器官捐獻量非常低,2005年以前沒有!2009年以前總共才130例,有些地方報導是120例。你想,怎麼可能滿足它一年1萬的移植?還有,就現在中共說的:公民自願捐獻登記人數,也才3、40萬!那麼,2016年器官移植術1萬3、2017年1萬6、你想,30多萬是個什麼概念,公民捐獻?30多萬登記捐獻的這是活著的健康的人,是(要)等他們死了以後才提供器官。那麼按照正常死亡規律是7/1000,30萬的7/1000是多少?是2100人、40萬呢?才2800人!」

    自願捐獻不等於就可以移植,何況「不是死了每個人就可以提供器官!還會因為疾病、外傷、手術取器官時間的延誤,等等原因,最後真正能夠提供器官的,大約是1/100到2/100,也就是說,這2100人的1/100就是21個人,2/100是42個人,也就平均30多個人。30萬自願捐獻的人群,每年大約能夠提供30個人器官,和中共宣布的1萬6、1萬3差遠去了!所以中共器官移植的主要來源,不是自願捐獻、也不是死囚犯,而是大量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和其他異議人士的器官!」

    柯文哲不是移植手術醫生,2005年他在加護病房工作,他只懂葉克膜。但在中共活摘器官這件事情上,《屠殺》一書作者伊森·葛特曼說,柯文哲扮演一個「中間人(middleman)」的角色:一是讓有錢人能到中國做器官移植;二是販售美敦力葉克膜(Medtronic ECMO)給中國;三是教中國醫生使用葉克膜,讓供移植的腎臟、心臟延長壽命達7、8個小時,提高「賣價」,幫助醫病雙方對器官保鮮的「喜貪」(perverse incentive),他認為這是最邪惡的部分。昨日這場國際記者會針對整個事件面對記者說明事實,這將是中國器官移植黑幕在台灣最赤裸裸的呈現,台灣人有機會能夠清楚看到中國器官移植慘絕人寰的一面,一起譴責中共反人類的大屠殺罪行!

    延伸閱讀:

    https://youtu.be/I4zqjTYqxek

    https://youtu.be/mYB7tDivQFE

    Ko’s office asks author to explain change of stance (By Lee I-chia)

    書寫《屠殺》揭真相 葛特曼:我的工作是準確呈現歷史 (程士華)

    柯文哲自稱臺商去中國賣葉克膜機器


    普世價值 / 醫病關係

       

上一篇:統戰魔因的催咒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司法不法平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