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祈夫潤博士(Dr. Jerome Keating)在《台北時報》發表文章《解構台灣模因Deconstructing the Taiwan memes》,提到台灣人應該對自己國家的現實有所理解,並挑戰那些中國施加在它身上的華麗模因。

    模因(memes)目前比較公認的定義是「一個想法,行為或風格從一個人到另一個人的文化傳播過程。」也可譯成「迷因」,是文化資訊傳承的單位。模因應用範圍甚廣,包括宗教、謠言、新聞、知識、觀念、習慣、習俗甚至口號、諺語、用語、用字、笑話。有時候,模因是具有魔力的神秘符號。

    這些「模因」就好像歐威爾《一九八四》充滿邏輯吊詭的三句口號──「戰爭即和平,自由即奴役,無知即力量」,多默誦幾次,你會覺得很有道理,希特勒將「自由即奴役」改成「勞動帶來自由」,他的日耳曼民族在台灣變成中華民族。

    中國施加在台灣身上的魔幻模因,諸如:

    馬關條約(“The Treaty of Shimonoseki”):一個滿清皇朝因為戰敗而將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像台灣割給日本的條約。中國人不接受《馬關條約》,就像希特勒不接受《凡爾賽條約》一樣。

    屈辱世紀(”The Century of Humiliation”) :漢族人覺得滿清被外國強權威逼通商造成的屈辱,更勝於他們被滿清作威作福、強迫剔髮留辮子的屈辱。

    藩屬國(“Vassal and tributary states”) :中國強加在鄰國的屈辱世紀的婉轉說法,宣稱是一種榮耀的頭銜,允許他們貿易和進貢。給外國人強迫的叫踐踏尊嚴的屈辱,強迫臺灣人的叫認祖歸宗的榮耀。

    中國國民黨(“Chinese Nationalist Party (KMT)”):在1912年成立的民主政黨,但它所謂的民主的前提是它要贏,這個黨要掌控財富、權勢和最高票候選人。

    中華民國( “Republic of China (ROC)”):一個滿清皇帝退位後在1912年和平產生的民主國,接著進入軍閥割據和內戰時期,國民黨在1947年它內戰失敗之前強制產生中華民國憲法,在這些發生時,台灣仍然是日本的殖民地。

    中國內戰( “Chinese Civil War”):在1920年代開始的戰爭,因為二次世界大戰而中止,這其間兩個列寧政黨,中國國民黨(KMT)和中國共產黨(CCP)爭著控制分裂的滿清皇朝,中國共產黨在1949年戰勝而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PRC),而被驅逐而流亡到台灣的中國國民黨始終不承認失敗,而且反而宣稱中華民國仍然代表中國,而自己才是執政黨。

    舊金山和約(“San Francisco Peace Treaty”):在1952年由48個結束二戰的國家所簽署的和約,其中日本放棄台灣的主權,但沒有指定接收國,兩個主要的非參與簽署國,ROC和PRC都宣稱他們沒有參與,所以台灣屬於他們。台灣人則傾向聯合國2857決議案所賦予的自決權。

    一個中國(“One China”):一個充滿問題的迷因,不因中國只有一個政府,而是要由誰決定誰包括或不包括在那「一個中國」範圍的問題。一中政策和一中原則都遵循這個迷因。

    一中政策對一中原則(“One China” policy versus “one China” principle):一個中國政策指的是中國只有一個政府,即中華人民共和國(PRC),一中原則意指台灣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中國共產黨藉由變換不同的說法想要誤導聽眾以為一中政策和一中原則是同樣意思,而認定台灣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PRC) 。

    中國不可讓予的一部份(“An inalienable part of China”): 一個用來創造堅決或永久擁有某物之印象的詞句,簡單的說就是「我的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通常一個中國的謊言會隨後而來。

    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份(“An inseparable part of China”):類似「不可讓予」或「自古以來」的詞句,這些都是設計來讓中華人民共和國捏造歷史去符合它的需要。

    未定論( “Undetermined”):美國的最後話術,承認「一中政策」,不是承認「一中原則」。在二戰後的七十年來,美國在它的六項保證下仍然賣給台灣防衛性武器,而且又再增加《台灣旅行法》到《台灣關係法》中,最近新建了數億美元的大使館級的美國在台協會,而美國官方對台灣仍維持「未定論」。

    九二共識( “1992 consensus”):一個由前中華民國陸委會主委蘇起在2000年捏造的名詞,那時國民黨剛開始選輸而失去政權,主要目的是預設國民黨並沒有在內戰中戰敗的假象。

    自由台灣( “Free Taiwan”):從1947到1987的可笑標語,雖然不受共黨統治,臺灣人卻忍受著《戒嚴法》和黨國統治下的白色恐怖的高壓痛苦,到1996年才走向民主自由。

    孔夫子( “Confucius”):一個長期被統治者用來操控人民需要的中國偶像學者,被毛澤東用來去除階級敵人,也被習近平用來提昇對黨的忠誠度,但韓國人又爭說是孔子是他們的。

    有中國特性因子(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允許中國共產黨重新定義任何符合他們需要的事的詞句。

    漢賊不兩立(“Gentlemen don’t sit down with thieves”): 在黨國時代蔣介石所慣用的荒謬詞句,但現在國民黨的成員和中國共產黨共謀竊取台灣民主的果實,人民反問誰是漢、誰又是賊?:

    八百壯士(The “800 Heroes”):國民黨戰敗的退伍軍人重新給自己定位的名稱,他們為爭取優渥的退休金而寧死不屈,要求台灣人民給他們吃穿不盡,讓他們假藉爭取統一、反台獨之名而連結,因此也被戲稱為「八百撞死」。

    民主( “Democracy”):在1912年中華民國追求但從未達到的夢想,直到1996年在台灣完成總統直選。

    台灣獨立(“Taiwanese independence”):一個實質存在的事實,很多人假裝不存在而尋求和中國交易,這「事實」仍然是國共兩黨最大敵人。

    維持現狀( “Status quo”):目前所有國家忽視而且希望台灣維持的一種不可改變(其實一直在變)的現況。

    祈夫潤沒提到「深入鄉鎮,長期經營草根,以鄉村包圍都市的」統促黨。全名「中華統一促進黨」,這個黨,主要不是做選舉,運用地方上行之有年的網絡,直接經營「士農工商」的基層、榮民服務處與里民服務處,透過落地招待的統戰團,深化「兩岸一家親」的情感,創造對紅色中國的民族認同。透過「海基會還要公文」,透過他們則可以直接手機打到廣東省台辦,他們和各市級政府、台辦、黨書記關係良好,全「都是做服務,不收錢,而且比不承認九二共識的政府效率好太多」,會幫忙申請商業執照、介紹青創貸款、安排就業機會,以後還可以代辦現在最夯的「居住証」。統促黨與各地角頭侯友宜、傅崑萁(東臺灣)、顏清標(海線角頭)、張榮味(前雲林縣長)聯手,同一鼻息,為統一做買辦地陪帶路,威力四射。

    這些都是台灣人每天會面對的詞句和迷因,如果不加以細究,台灣人恐怕深陷迷魂陣中,再怎麼呼喚也醒不來。

    事實上這些迷因都是「兩岸一家親」藏鏡人創造出來餵養臺灣人民的,如果臺灣人民不加以理清,只顧眼前現實的甜頭,喜食誘餌要不落入彀中,不大可能吧!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贏在起跑線的東亞魔咒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器官活體「收割」大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