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在這個像極了「小型聯合國」的地方工作,但每個同事的內心世界、對這職場的感受,卻很不一樣。

    有次一位老外老闆問我:「某某同事是不是心裏有問題?他從不跟人打招呼!難道他不知道這是國際機構嗎?」

    事實上,在台灣的教育下,這位同事「很正常」:英文很好,也很用心做好老闆交待的事。但是,跟人見了面時點頭招呼,這並不在過去學校教育指導的範圍內,而且直屬老闆也沒「規定」,所以,「那不是很重要的,把「我份內」該做的事就好就好」。我相信這是至今不少台灣人都會認同的。

    今天,當一位同事問我希望我的新老闆是哪位時(昨前天有三位來面試),我說我會比較希望是歐美人,比較不希望是亞洲人,因為多數亞洲國家是專制統治,較不懂得「尊重」部屬。就有同事立刻回應:「你對亞洲人有偏見!」我說這不是偏見,是觀察來的心得。而旁邊另一位同事也點頭贊同我的看法,說他也有這個感覺。

    但說實在,同事的回答讓我頗訝異:原來,對英文字句認識很多,不表示就懂英美文化;在國際機構工作很多年,不見得就懂外國人啊!

    我想,我是比較幸運的,在這兒待了近二十年,除了主管多數是老外(有些同事一直都是本地主管),可以讓我有許多不同文化的對照之外,更有善知識從世界的角度隨時為我解惑,所以也更容易看出台灣人、亞洲人、歐美人、非洲人等等的差異。

    很遺憾台灣已經「民主化」總統直選這麼些年了,仍是給人感覺很明顯的封建社會的思想行為。告訴自己:就從我自己開始,願我身上的封建專制味道,越來越聞不到,願不久的將來,不管本國或外國人,都會覺得我是一個很開明的台灣人、很能尊重人的台灣人。


    人籟萬千 / 人際關係

       

上一篇:沒想到國軍如此不堪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在呼吸裡看見了昏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