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觸此讓人感動,主動關心醫療人員身陷地獄的事情。上網尋找資料,看華視新聞雜誌與公視有話大家說(白衣天使做到死,謢士引爆離職潮),才發覺問題所在:
    台灣不是缺護士,而是護士不願意當護士。根結在於台灣完全沒有意識到護理人員的重要與專業性,負責醫院評鑑的醫策會,是球員兼裁判(乏人監督),官官(醫醫)相護沒有將三班的謢病比,當做醫院評鑑重要的項目~真的是痛心,這種「工作環境不人道必侵害病人權益」的不公義,也發生在醫療界。
    根據護理師公會調查指出,新進護理人員三個月內離職率有三成二,而一年的離職率更高達五成八,突顯護理人員嚴重流失的問題。到底他們的工作環境面臨到什麼壓力,足以讓護校招生年年額滿,各大醫院卻還是出現護士荒¬?
    護士慌病人更慌…
    護士荒:全台灣71.7%醫院人力不足。領照後職業率59.2%
    新進人員離職率 29%。2010年空窗率20.1%。
    最荒唐的是想將實習期限15個月延長到4年, 原本實習期限15個月就已破天荒地荒唐,在歐美先進國家根本沒有所謂「實習護士」,考上執照前一般是1~3個月,可在醫院幫傭,但絕不允許做護理師的「法定工作」,台灣的「實習期限」說穿了就是政府包庇的無照行醫。
    盧孳艷(台灣護理人員權益促進會理事長)說,醫院不增加待遇,也不增加謢士,造成惡行循環,會說請不起,每次都怪健保給付不夠,這個絕對不是護士荒的問題,而是因為醫院沒重視護理人員,覺得不需要花很多錢來留住人,讓它的品質提升。
    特別要讓民眾知道,護理人員過度勞累,缺乏護理人員會影響醫療品質,受害的一定是病人。
    大家都要越來越清楚,護理人員工作內涵的重要性。舉例護理人員情緒勞動很重要,工作壓力大,需要去溝通協調,處理病人與家屬情緒,要花很多時間投入,需要關心護理人員的情緒?從來沒有當做成本考量,國外研究發現護理人員的情緒勞動不被重視,覺得護理人員的薪資需要是現在台灣的好幾倍,才能照顧到情緒勞動。
    主持人聽了,慚愧的說,去年母親住院,點滴滴完了,向護士說了幾次沒來處理,讓他用很不好的口氣與護士說話,…,現在才知道他們要照顧很多別人的媽媽,不是只有自己的媽媽而已。
    媒體記者全嘉莉說,謢士在教學醫院不被尊重,地位僅高於打掃的阿桑,為何大夜輪完,輪小夜,輪白班? 護理人員77%有失眠的問題, 50%曾經有亂經,10% 曾經流產,…,就知道他們的壓力有多大,這個職場不是隨便的人可以進來做的。
    盧孳艷理事長說,醫院制度缺失,上班,休假,如何區分?護理人員六年需要一個學分認證,才能更新職照,在職進修,是用自己休假時間進行。勞基法規定,護理人員on call 來醫院待命,在某個地方休息,如果沒有在工作,應該算工作時數,可是所有醫院都當成休假。
    為何絕大部分護理人員每天上班時間超過十幾個小時?因為有的患者病情常一直在變化,必需急著處理他,而剛好所有的事情都擠在一起,有做不完的狀況,護理人員有使命感,會將自己的事情告一段落,才交班。因為下一班的人也有自己要做的事情。
    臨床護理師邱園懿說,護理人員是高風險,最大壓力來自心理,因為工作太忙碌,會擔心打錯針、拿錯藥…。患者與家屬的情緒真的是影響他們情緒非常大的因素,遭受冷言冷語,心理無法調適,這也是新進人員離職很大的原因。
    張離露(台灣腫瘤護理學會理事長),覺得護理荒原因,工作長期累積來,到臨界點整各引爆了,癥結在於台灣完全沒有意張識到護理人員的重要性與專業性。一般我們很尊重醫師,覚得護士幫我們做事是應該的。護士職場環境不好,不關我的事。面對言語霸凌較多,還有職業傷害,穿著護背甲搬病人,越忙,事情越多,越容易出錯,受到傷害,現在護理人員工作選擇權變高了,就離職了。
    大家一致覺得衛生署如果可以大刀闊斧,降低謢病比,可以解決很多問題
         謢病比(護士與病人比率)國際比:
          美、澳     日本     台灣
    白班     4-6      7      12-13
    小夜班    4-6      7      13-18
    大夜班    4-6      7      18-20
    中國的醫病比~1:10 ,我們還不如中國。為何台灣的謢病比,與醫療品質如此差?美國的謢病比不分白天晚上都是1:5,加護病房1:2,只有產後(產前1:4)與精神科有1:6的情形。
    盧孳艷理事長認為是醫院的問題,因為醫院有評鑑,是在看醫院的照顧品質如何?醫院評鑑沒有將三班的謢病比,當做醫院評鑑重要的項目,做健保資源分配時,也沒有將謢病比納入重要的考量,且評鑑多在白班進行。我們需要好好監督負責醫院評鑑的醫策會,不宜由醫院的主管組成醫策會,這樣子是球員兼裁判,制訂評鑑也從事評鑑,台灣需要外部評鑑。反之,必會在評鑑時,醫醫相護,甲乙醫院主管互相請對方高抬貴手,出了問題,醫事處與醫策會互踢皮球。
    觀眾Call in說:
    政府不冷血,財團不為了賺錢,謢士才有好的工作環境。謢士大多是來自弱勢家庭,醫檢會結構不公平。
    政府知道問題,為何容許繼續發生,因為政府站在資本家這邊,壓榨底層勞工,馬英九去年謢士節所做的承諾都沒有落實。
    如何讓基層護理人員,快樂的繼續走下去?
    張離露理事長說,這是非常重要的議題,沒有快樂的謢士就沒有快樂的病人,藉此呼籲民眾,讓大家到醫院對護理人員多一份尊敬,幫他們做事情多一份感謝,對很多護理人員來說,患者與家屬的回饋是很大的鼓勵,支撐在如此辛苦的環境繼續工作下去,很大的原動力(還有三萬多護理人員在工作岡位上)。薪資結構非常重要,他們的付出是高風險,薪資要增加。
    所有的問題環環相扣,只有回到衛生署才可以解決問題,盧理事說衛生署過去對護理人力政策或人力配置沒有專責單位負責,現在最高負責謢理業務是照謢處,對很多決策毫無力量,他們已經在爭取專責單位,各個國家對護理人力,都有非常高決策單位來掌管與統籌規劃,預測需要有多少人力…。
    您能想像有天生病住院,卻沒有醫生、護士幫忙,都要「自助」的窘境嗎?沒有快樂的謢士,就沒有快樂的病人,讓我們一起來監督醫策會,關心身陷地獄的台灣醫療人員,學習尊重,感恩勞苦功高的白衣天使們,讓他們有好的工作環境,我們也才會有優質的就醫環境。


    普世價值 / 世代正義

       

上一篇:台電鼓勵全民夜生活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沒想到國軍如此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