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傳統宗教視女人為業障重,引誘男人犯罪,出家的女性在男權當家的體制下,會媳婦熬成婆地壓迫監控新進女性成員,以防她們犯罪。

    讀「女性面對的戰爭」其中一篇「愛爾蘭的墮落天使:一個宗教迫害的故事」,裏頭的修女呈現另一種陰暗的面貌。愛爾蘭是個天主教國家,有百分之八十幾的公民都是天主教徒,受天主教廷的影響非常的大。這篇文章裡講的就是1920年代到1996年期間,保守的愛爾蘭社會遇到家裡有較難管教,或是未婚生子的少女,就會將她們送到洗衣房接受改造。1922年愛爾蘭剛獨立,國家還沒有足夠經費,也就樂於讓宗教機構擔起社福功能。而天主教原本就有合理化這種監禁的行為:這些背棄婚姻的女人...應該讓她們和修女一起待在修道院,使她們能進行永恆的懺悔。」

    修道院的修女很多都是因為家裡是天主教家庭,父母也樂於讓排行後面的女兒到修女院,一方面可以少一張吃飯的口,二方面也可以榮耀家庭。但很多女孩並非自願出家,加上天主教是父權當家,女性不算是神職人員,只能算是服從命令的僕人,也就造成某些修女缺乏對這些女孩憐憫的心。國家對這些女孩是有補助的,但她們工作拿不到一分錢,還常遭到修女的羞辱、體罰。她們所生的小孩也被迫與母親分離,不是被送到孤兒院,不然就是送到國外被收養,美其名是「保護她們以免墮落」。

     2013年英國導演斯蒂芬·費雷斯執導的劇情片《遲來的守護者(Philomena)》這部影片有描述這些女孩的慘況,但根據倖存者的描述,她們的境遇更慘。她們一到收容中心,就被迫穿上一式的制服,被奪去名字,被奪去自由,被奪去孩子,也被奪去自尊。修女會不斷提醒女孩是罪人,所生的孩子是罪果。一稍稍犯錯,或有自己的想法,沒去做彌撒,就遭到嚴重懲罰。有些女孩僥倖逃出,有些女孩因生病、過勞、虐待而早逝,有些人即使洗衣房關了,已無法再回到社會,只能繼續與修女生活。但外頭的人把衣服送到洗衣房,卻以為自己是在幫助弱勢女孩。

    活在外頭的女人也不自由,依照天主教的規定,女人必須服從丈夫,不得避孕、墮胎。有些女人骨盆較小,不適合生產,那些縱慾、把節育視為罪行的高階神職人員,在主宰欲、野心和信仰的驅使下,竟然唆使醫師發明恥骨聯合切開術(symphysiotomy),推行這種中世紀黑暗時代的屠宰場醫療,導致這些女人或死亡或殘廢。

    幸而現在的愛爾蘭人因為天主教屢屢爆發醜聞,愛爾蘭人民離天主教會愈來愈遠。現在僅有20%的人會上教會望彌撒。繼2015年愛爾蘭公投有62%的人支持同志婚姻,今年五月又公投,有66.4%的人贊成墮胎合法化,翻轉了1983年有三分之二的人反對墮胎合法化。寧靜的宗教革命正在愛爾蘭進行中。

    我一直在想,佛教有沒有出家後做牛做馬的奴婢型比丘尼,她們到底是失去了自由還是放棄了自由?


    兩性關係 / 趨勢觀察

       

上一篇:私校辦學唯圖校產?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奪命連環電堪比坐電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