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讀《紐約時報》當父親變女人,從兒子的角度,如何更新這段家庭和信仰的認識,這篇對兒子Jonathan Williams的專訪,特別令人觸動。 

    2012年12月,35歲的福音派牧師Jonathan,正在紐約開始一個新的教會,那一天他正要去參加聖誕節聚會,突然接到父親保羅Paul的電話、說有重要事情要告訴他,他猜測,父親要不就是外遇了要跟母親離婚,或者,父親是同志要出櫃。但父親的答案出乎他的預料:「我想要成為女人。」這顆炸彈的威力,比他想像的還要強數十倍!對他來說,父親一直是他心目中的男性典範,在傳福音的路上,也是他最大的支柱,瞬間他覺得被父親欺騙、背叛了。不只是父親即將失去一切,他自己剛起步的教會,也將岌岌可危。 

    接下來的兩年,他經歷了人生的最低潮,他很難接受父親的轉變,也不想要女兒們跟祖父寶拉Paula接觸。2014年,已經完成性別轉換的寶拉再度拜訪他,兩人見面時,他先把心中所有的委屈和抱怨,一股腦發洩出來,整整五個小時,然後,他讓兩個女兒(4歲和6歲)和阿公寶拉見面。 

    他說:「女孩們,你們要見到阿公囉,不過,他不是阿公了,她現在是女人,她一輩子都覺得自己應該是個女人,從現在開始,她要做一個女人,所以,你們的阿公看起來跟以前不一樣喔!」兩個女兒走進房子裡,看到寶拉Paula,打招呼,大概15秒後,4歲的女兒問:「你有沒有小雞雞呢?」大家都笑了,然後,一切就像回到了正常。 

    他們一起出去散步,阿公寶拉牽著兩個孫女的手,走在路上。那一刻Johnathan突然領悟到:原來,神是這樣看待我父親的!我女兒們眼中的我父親,就是神眼中的我父親,只有愛,只有喜悅,沒有別的! 

    阿公寶拉出生時是一個男孩,被取名為保羅Paul,但保羅從有記憶以來,就不想當男孩。60年來,他過著內外無法一致的性別認同,感受到強烈的性別不安症(Gender Dysphoria)。從青春期進入成年期,他幾乎找不到任何跟他處境相關的訊息,而他熱愛的聖經經文中,也沒有答案。他無法擁有自在的性別認同。後來,他決定追隨父親,走上福音派牧師的職事,也娶了另一個牧師家庭的女兒,育有三個兒女。 

    幸運的是,他的太太後來知道了,也很支持他,簡直就像電影《丹麥女孩》的真人版。2012年,他61歲,他跟太太都覺得,繼續隱瞞下去,帶給身心的負擔實在太大了,於是,他們決定開始主動告知身邊的人,從最親近的子女開始。 

    寶拉結婚40年,6年半前出櫃,有3個小孩,5個孫女。今年69歲。


    兩性關係 / 非關風月

       

上一篇:修車36年…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沒有比食物更政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