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我19歲開始做學徒,會做學徒,是家人的建議,有一技之長比在工廠上班好,不會工廠倒閉了就沒頭路了。高中我是半工半讀的,白天在工廠上班,晚上讀夜校。高二那年,果然工作的工廠倒閉了,害我要重新找工作,家人的建議這時體驗就特別深刻,的確上班族,沒有一技之長,誰都可以被取代,因此,高中畢業決定到修車廠當學徒去了。

    我是五年二班的,回想當學徒的日子,距離現在已有36年前的事了。那個時候當學徒都很辛苦,所有的老闆對學徒都很摳,我的老闆也會兇我,甚至看不過,旁邊有傢伙直接就揍過來了,比起其他的老闆,他還不是最差的。當時學徒工作是沒日沒夜的,老闆接很多工作,交代下來,就得完成。薪水是一個月1500元,吃他住他

    現在的學徒,根本不能教,工作不夠認真,還有學習也不主動,最糟糕的是,家長太寵,不能讓孩子吃點苦頭。以前我也曾收過兩個學徒,第一個學徒會離開是因為,那天五點就下班了,到十一、二點還接到他老爸的關心電話,問說:「怎麼工作這麼晚還沒下班,怎麼孩子還沒回家?」我坦白跟他說:「五點就下班了,可能他出去外面玩吧!」他老爸丟出一句話,「孩子在你那裏當學徒,你就要負責孩子的安全……」我聽了傻眼,我怎能擔負得起這麼大的責任,你身為老爸都管不住孩子,卻要我來承擔這個責任。第二天學徒來上班了,下班當天就結清他的薪資,請他回家去了。第二個學徒離開原因是,有一天案子多,加班到九點。第二天他老爸打電話給我,希望讓孩子睡晚一點,中午再過來上班。當然我很大方,讓他在家睡到飽,從此不必過來了,這裡環境不適合他。之後,再也沒有收過學徒了,現代孩子總希望事少、錢多、離家近,根本沒有心要學,教起來很辛苦,乾脆自己做。

    工作十幾年,攢了一些積蓄,才出來自己開修車廠。那時的設備相對的低,現在如果要自己開修廠,光是設備器材的費用,可能要上百萬。我一個人做,通常工作時間是早上8點到晚上8點多,12個小時左右,習慣了就好。

    我們這一行也有大月小月之分,大月快要接近過年的月份,最好的狀態,營業額有30萬,平常一般的營業額在15-20萬,扣掉一些器材與成本,工資加上利潤大概接近有1/2左右。小月出現在報所得稅的5月,繳牌照稅的7月,還有開學季的9月。9月是最慘的,像我今年暑假小兒子要讀五專,雙胞胎女兒已經在苗栗縣讀仁德醫專,光是學費就要繳15萬(可能有加上住宿費用?)家庭負擔很重。這個月修車能緩就緩,每年的九月,我的工作量大概只工作15天左右,幾乎少掉一半,是一年最慘的小月。

    修車廠也很競爭,每年材料、機油都會漲,我也會體諒顧客的負擔,能少算就少算,有些漲幅就自行吸收,我們也希望每一位顧客都可以長長久久的服務往來。

    我當學徒當了一年半,也遇到一些瓶頸,讓我很煩,就跑回鄉下躲,兩個禮拜後,老闆又跑到鄉下把我抓回去工作,之後就沒有離開這個工作。自己還蠻喜歡這個工作,把一輛很多毛病的車子找出問題修好,是很有成就感的,遇到很多棘手的問題,同行會互相幫助,如果找不出,只好把線路拆下來,一根一根的測,這也是很磨人的耐性,找到了比中樂透還要爽快。

    我和幾個同行成了好朋友,互相分享經驗和資源,像我比較少接歐洲的車系,測試的一部電腦設備都要花上十幾萬,覺得不划算,通常接了歐車車系都會跟同行借電腦,我有日系的電腦設備,同行需要,我也會借給他們。以前我有參加全國維修車場的會員,有客戶車子在花蓮拋錨,打了電話給我,我會提供他在花蓮的會員的維修廠,甚至還跟對方說,如果對方錢帶不夠,修好不要擋他,我這邊可以把錢先匯過去給他,客戶回到新竹再把我先墊出的錢還我,讓客戶放心又方便,也是我能做到的。

    很可惜,那個全國會員研習就停辦了,不然可以提供很快速又方便的服務,現在我這裡可以幫忙到的範圍,新竹以北的地方,大概都可以服務。

    至於現在的年輕人的薪資是否會太低?我不認為,我認為現代年輕人最大問題,就是還沒有能力就想賺人家很多錢,為什麼不先提升自己的能力再來談薪資問題呢!

    我有朋友在中國開公司,他回來都會跟我分享對岸的問題很大,絕不是媒體看到的,習近平的經濟理論是很原始,就是拼命印鈔票,把許多問題與真相都掩蓋起來,不讓外界知道。在中國經商久一點的台商,自然會知道真相,許多人睜眼說瞎話。我朋友已改變中國經商策略了,不再拿老本出來貼了,只要工廠打平發得出薪水就好,賺不賺不重要了,聽說許多大廠都暗暗有撤場打算,媒體上的新聞聽聽就好,都是一堆謊言。



    人籟萬千 / 職場即道場

       

上一篇:他在求救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父親保羅變寶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