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前幾天一大早散步回到家,小狗轉頭就跑進隔壁枇杷園內,我知道牠聞到食物味道了,我趕緊追過去,但枇杷園樹木太密,而且小狗只要聞到食物的味道,任你如何叫喚,牠都不會甩你的。小狗荳荳的習性就是如此,一個刺激一個反應

    但我內心覺得不太妙,花了一些時間,在枇杷園內穿梭尋找,當我感覺腰酸時,就放棄了。沒想到,我走出枇杷園,再試著叫喚一次,荳荳終於現身了,嘴巴還在咀嚼,我懲罰了荳荳,牠也乖乖的趴在地上挨打,雖然荳荳知道這是錯的,但牠哪能控制自己的口腹之慾啊!

    懲罰完荳荳,叫牠回家,牠立即跑回家門口,乖乖的趴下,等我來繫繩索。

    等我上樓吃早餐時,不祥的感覺仍然存在,外出看看荳荳,結果荳荳躺在地上抽搐,口吐白沫。我立即拿起水管,往小狗的嘴內灌水,讓牠嘔吐。

    一般獸醫院都是九點半才開門,現在才不到八點,我真的無能為力,只能做自己該做的。

    吐完白沫,肛門放鬆了,我認定荳荳沒救了,準備好工具,等牠嚥氣後,再帶荳荳去牠最喜歡的山林埋葬。此時此刻,我只能陪著荳荳,讓牠少些折騰。

    經過兩個小時後,荳荳抽搐頻率降低了,我先把荳荳淨身,在整個過程中,我注意荳荳眼睛的變化。

    很奇怪的是,牠的瞳孔並沒有變化,依我的經驗,荳荳吃的不是農藥,也不是老鼠藥,應該是屬於除草與除虫劑之類的藥劑,這種毒是會傷害到神經系統,所以牠無法站立,一直抽搐。 

    但是吃了多少,這跟要不要命有關係。我只能在一旁幫荳荳加油打氣。

    等到了近中午,荳荳的痛苦減低了一半,我立即給牠灌牛奶,再看牠的反應。中午過了,荳荳竟然不喘了,我拿一點食物餵牠,荳荳也吃了,讓我安心不少。

    晚上有事忙,我沒時間帶荳荳下山去看獸醫,而且荳荳自己也恢復的蠻好,能吃能喝,只是走路不穩,所以我想觀察幾個小時,再做決定。

    第二天,荳荳能站立了,但是後腿仍然會抽搐,雖然能吃東西,但是沒精神。我確定這種反應是屬於神經方面的毒物,否則,一般毒物所產生的後遺症,仍然會讓荳荳沒命的。 

    早上帶荳荳下山看蔡醫師,獸醫聽了我的敘述,他也認為是神經性的毒藥,經過兩個小時的治療,蔡醫師才收我800元。不像以前的其他獸醫,都會趁機敲竹槓,收費都是近萬元耶。我們光是花在拯救中毒的狗狗上面,就花了好幾萬元

    蔡醫師知道我們跟他一樣愛動物,所以看診都會盡量的打折扣。

    上次傑克他們救了一隻流浪貓,送到附近的獸醫院,醫師開了高價,還好,傑克打電話問我,這隻受傷的流浪貓才送到蔡醫師的診所,而且只花了一半的醫藥費。

    唉!這兩天太太上台北去照顧父母的家(家裡施工,沒人打掃),我獨自一人照顧一隻中毒的小狗,真的累死我了。

    週五下午,太太回到家,看到病焉焉的小狗,太太說:我們都老了,無力去照顧一隻狗了,如果荳荳不幸往生了,我們真的不要再養狗了。

    荳荳病情慢慢轉好了,我對太太說:這是一隻魔鬼狗,因為我看到牠中毒的樣子,判定牠沒救了,我都把屍袋與工具準備好了,只等牠斷氣,我就去小狗平日最喜歡的步道森林,準備把牠埋葬在那裡。誰知道過了三四個小時,牠又活過來了,我從未看過已經脫肛失禁的動物能夠活過來的例子。 

    今天死神放過荳荳,早上起床,看到荳荳很開心的搖尾巴歡迎我,唉!還是雜種狗生命力堅韌、比較健康,抵抗力強盛

    像這種情況,如果是我家以前的小熊遇上了,一定非死即傷。奉勸大家,不要養純種狗,因為純種也是違反自然啊。


    人籟萬千 / 道法自然

       

上一篇:誠實面對不光彩的過去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改中學教育為技職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