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打了一通電話與母親聊聊,這週自己忙,好幾天忙到忘了要打電話給母親。最近,感覺母親逐漸從喪偶的傷痛走出來,現在自己可以好好的照顧好自己,快樂的過生活。母親在四月19日至22日,參加老人會舉辦的三天兩日的旅遊活動,第一次在沒有父親陪伴下,單獨參加旅遊,很想知道母親這趟行程心得。

    從電話中,母親直誇這樣的價位與行程好值得,每個老人才出兩千元而已,其他都是政府補助的吧!

    「這趟旅遊,一共有七輛遊覽車,吃好,住好,玩好。住的飯店是四人房,跟下庄的鄰居—小蘭、阿珍、富妹、阿水的老婆住在一起,以前大家都很熟,阿珍快七十歲,最年輕;我88歲,年紀最大,不過走起路來不會比小蘭、富妹、阿水老婆慢,她們不過才80初頭,有的走路還拿拐杖,我的枴杖放在包包,都沒拿出來。阿珍年紀比較輕,對我們很體貼,很會幫忙照應,顧前顧後的。」

    母親又說:「我們去了好多地方,有帶著手電筒夜走,有搭船到小琉球,還有去了好多的寺廟,需要走上一段路,通通都有跟到。自己平常有種菜,有空常活動筋骨,所以我的體力還算好,還有這些年,每天一大早養成晨走的習慣,旅行時,才發現這樣的練習,讓我的體力與腳力變好,根本不會累。

    雖然這些天,吃得很好,不過我們年紀都大了,飯量和吃的菜都有限。吃合菜時,桌上盛的一大碗公的飯,十個人都吃不完。

    昨晚要回家的時候,還吃完晚餐才回家的,主辦者說是體諒我們回到家晚了,還要麻煩兒子媳婦做菜,讓我們吃飽晚餐才回家。如果沒有吃晚餐,回到家,也不過五點多而已,為了這頓晚餐,足足吃了快兩個小時。聽說有一位國民黨籍候選人要繼續競選下屆,晚餐是他買單的,菜色非常的好,前幾日已經很好了,哪知昨晚的晚餐更豐富,不過我們這群老人其實吃不了這麼多,實在可惜!」

    我這時才明白,為什麼會有這麼好康的旅遊,以現在一般旅遊的行情,光是一日遊,光是搭車跟午餐費,就要上千元了,更不用說還要住宿之類的,怎麼可能繳兩千元就夠,以前我參加學校的旅遊活動,三天兩日一位眷屬的費用,繳六、七千元是很正常的。

    聽完母親的分享,我很讚嘆她「賺很多」。告訴她,如果是政府有補貼,每位老人補貼至少好幾千以上,老人會常常辦這類性質的活動,我很納悶我們的政府怎麼能像個凱子一般隨時在撒錢?

    聽到最後一天的晚餐,有某位民意代表想競選連任的候選人出錢請吃飯,認為這樣的旅遊不單純,這也是台灣政治不會進步的地方。在選舉前,總是有民意代表立名目來用各種名義方式收買人情,特別是針對一群年紀很大很老的老人,鄉下的老人心思單純,還保有「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短」的老舊觀念,不清楚自己已經被賄選了,變成人家收買的對象。

    我跟母親說無論吃人家什麼,這都不是你想要佔人家便宜的,千萬不要被這樣一餐飯就收買了。想想這些民意代表願意花大錢請你們吃,他們總會想辦法撈回來,他們不是很想為台灣做點事的人。他們只想選上,撈回老本。吃歸吃,投票歸投票,不要把這兩件事混在一起。投票時,要想到下一代的子子孫孫,希望他們未來要過得更好的生活,一定要選有能力的人。

    母親聽完我的話,很認同的說,這位民意代表有點老了,她也覺得讓他繼續做下去不好,應該換年輕一點的人出來,至少年輕一點的,比較有體力做事。

    前幾週到獅頭山健走,在獅山古道遇到一位出家的老和尚,跟我聊台灣的政治生態,特別提到苗栗縣屬於山城,地屬偏僻,苗栗縣的縣民,許多年紀大的老一輩,很缺乏民主政治的理念與觀念,見錢眼開,國民黨的縣長連續執政多年,不是國民黨的縣長候選人有多好,而是苗栗縣的老人有待呼喚,選舉時,常被區區一點錢就買走神聖的一票,這就是台灣政治不會進步的原因,他認為很可惜只有民主政治的外衣,還沒有真正落實民主政治的精神。想起他的這番話,的確發人深省,如果台灣的選舉無法杜絕賄選,台灣的選舉政治還是會繼續黑暗下去的。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憶我第一次票投民進黨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忘年的純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