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這很奇怪,卻是真的,真正的事情總是很奇怪,比小說更奇怪,如果現實的光怪陸離能寫出來,小說會變得多麼精采。我們所看到的世界會多麼不同!」──拜倫男爵的《情聖唐璜》(1823)
    這是美國人傳教士唐培禮在「撲火飛蛾」最後一章「訝然依舊」裡的小標,很有味道!
    2008年國民黨候選人馬英九當選,唐培禮很驚訝這種事怎會在亞洲最新又最具活力的民主國家台灣發生,說他簡直無法相信所讀到的新聞。國民黨是世界上最有錢的政黨,國庫通黨庫之外,尚有軍友社(蔣太子)與婦聯會(蔣夫人),各有從台灣人身上搜刮來的數以百億計的資產!陳總統執政,國民黨仍然掌控大部分政府部門,司法系統仍由戒嚴時期的司法官主導人事,所以這是一場不公平的選舉。
    2003年,唐回台灣時,有一個年輕的國民黨官員對他說:「我們已經不是你當年在這裡的國民黨了。」唐回說:「希望不是!」但他心裡想:「花豹能改變自己的斑點嗎?」
    是啊!時至如今,國民黨更懂得媒體的包裝了,但他的本質並沒有改變,為了政權保衛戰,不斷抹黑、醜化在野黨,甚至連國家主權都可以出賣…。可是,他們的洗腦教育太成功,很多人至今仍對台灣處境的艱難無感,其實只要不關心、不發聲、不展現公民的行動力,我們就成了反民主的幫兇。
    1964年3月27日唐培禮在波士頓,準備要到台灣,那時讀到兩週前發生在紐約皇后區一起謀殺案的新聞。一名叫凱蒂.吉諾維斯(Kitty Genovese)的女子被殺時,她尖叫求救,還被亂刀刺殺達30分鐘之久,許多鄰居都聽到了,但直到兇手開車離開十分鐘後又回命案現場繼續殺人,才有人報警。所謂「旁觀者效應」、「吉諾維斯症候群」這一種社會心理現象,意思是有人就在緊急事故的現場,卻沒有伸出援手。
    身處美國東北部市區,要責怪紐約皇后區那些鄰居很容易,但唐的良心也告訴他,那些冷漠鄰居可能就是他自己。他常想起死者臉部的影像,自我惕勵能幫忙時一定要伸出援手。
    在台灣那些年,他看到很多事情,無法明白為什麼那麼多神職人員、美國學生、美國軍方和大使館人員,當他們聽到台灣人民的哭喊時,竟然能夠像凱蒂.吉諾維斯的鄰居一樣,合理化自己的冷漠。
    從最親密的朋友──彭明敏、魏廷朝和謝聰敏身上,唐看到那是真正的人格者,那種正義與慈悲的理想特質就展現在他們的行動中,讓他感覺到聖經裡耶穌以「好撒瑪利亞人」或「好鄰人」的預言,就是在講那樣的善人,而凱蒂吉諾維斯的鄰人之冷眼旁觀,就是這教義的反證。
    「你只是別的國家的客人」,這句話像格言般經常被掛在很多美國人的嘴邊,用來合理化不想關心台灣政治事務的態度。但是台灣,在唐的眼裡,一個野蠻又腐敗的政府,他之所以能夠維持政權,完全是因為美國提供相當的支持…。唐很愛他的國家,也愛他的教會派他到台灣來傳教,但是他的良心告訴他在上帝的愛裡做對的事情,上帝的愛讓他無法不涉入政治,面對台灣人民被迫害的痛苦,他如果選擇袖手旁觀,那就表示自己默認了美國政府當時在台灣的作為,給予肯定和背書。基於信德,他選擇站在政府的另一邊。
    終於將唐培禮的心血之作讀完了,正如他說的,這是一本國民黨不要你看的書,當你真的看了,才知道國民黨對人權迫害的恐怖,而在軍警特嚴密監視的環境下,彭明敏師生與唐培禮不畏險阻,患難中的真情相挺,活出人性的尊嚴與傲骨,這樣的生命好美!


    國民精神 / 真劍鬥士

       

上一篇:2012法語之七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更八審「重新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