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參加清大綠市集活動,「阿金姐(桔醬)工作坊」的攤位義工,主動接受我們的問答。

    聊開之後,才知她就是老闆阿金姐。

    「我是人家的養女,從小養父母和阿公阿嬤都很疼我。因為他們很疼我,所以我也很貼心,我每天都會幫阿公清理痰盂,裡面放滿了炭灰,這樣子痰在裡面才不會覺得噁心。」

    「養母因為孩子夭折,産後脹奶很難過,就透過親戚找了一個剛出生的小孩要認養,但看了不喜歡。剛好在麵攤吃麵的時候,麵攤的老板娘生了五胎,因為做生意,無法照顧不到一歲的小女兒,就主動表示願意送給他們領養。」

    「在養父母家,連他們親生的妹妹都會說父母好偏心,特別疼愛她這個姊姊。或許因為自己跟他們特別有緣。我覺得是不是親生,真的不重要。」

    她是養女,養父母跟養祖父母都很疼她,甚至養父母後來又生了個女兒,那個妹妹還抱怨父母偏心姐姐…

    她嫁給客家人,婆婆教她客家婦女醃紫蘇梅等事,她認真的學,認真的做,不久就贏得公婆的歡心。…

    問她:為什麼這麼認真做事?

    她:因為不想讓我的養父母丟臉;要讓他們有面子…希望他們以我為榮。

    「我是台灣人,嫁到客家當媳婦。後來才知道,剛開始婆婆很不喜歡我,覺得我一個台灣女孩,家人不同意,卻自己願意嫁到客家人,一定受不了客家的刻苦耐勞。有一天,婆婆拿一形狀像葫蘆的瓠瓜給我煮,我在家裡不會做菜,也聽不太懂婆婆的話,剛好嬸婆會講一點台灣話,就去請教他。才知道要先切半,再削皮。」

    「我先生是過繼的,同樣住在一個大家族裡,所以我等於有兩個婆婆。我跟他們建立很好的婆媳關係,得到他們的信任和疼愛。我從婆婆們身上學到很多客家女人會的事情,除了醃梅子、醃蘿蔔、做桔醬等,我還學會很多客家菜,還曾經做過國宴。」

    「我把從婆婆們身上學到的傳統方法加以改良,然後用契作的方式,找親戚朋友一起成立工作坊。我的想法不是只有賺錢,而是怎麼樣可以做得更好,做得更有品質。讓大家可以長長久久,更快樂、幸福。」

    「那些跟我一起契作的農家,還有一些合作的團體,還有我的員工,都必須要考慮到讓他們有合理的收入。做桔醬的桔子,要人工剝皮,剝完皮還要清洗。我給一般人的工資是一百元,但給世光(教養院)的工資就提高到兩百元。我雇用的員工裡面有一個有點心理障礙,他常常會覺得別人看不起他,或想要害他,對於這樣的員工,我也要特別關照。」

    「我的先生本來是公務員,退休後也回來幫忙。先生不久前到中國去旅行,有一天突然心肌梗塞,就走了。生命真的很無常,所以要懂得快樂地活在當下。我年紀也大了,本來有一個女兒一起做,後來本來在科學園區上班的兒子和另一個女兒也都回來幫忙。我看到很多企業的第二代很難在一起共同經營,就讓兒子負責門市,大女兒原本和我經營工廠,就讓他負責工廠。小女兒的專長剛好負責業務行銷。大家口分工合作,各司其職。」

    「前一陣子,在拖拉一整車的罐料時,因為員工沒有上固定鎖,整車的玻璃罐傾倒在我頭臉和身上,我以為只有擦傷,收拾好繼續工作。到了晚上還是痛,第二天更痛。女兒堅持帶我去給醫生看,第一個醫生照X光檢查說沒有問題。回家過幾天臉部還是很痛,就去找牙醫用3D照相才看出臉骨和牙根撞裂,經過開刀並裝了四根鋼釘。現在還在復原中。」

    「還好這樣子的傷是在我自己身上,如果是發生在員工身上,那真的是賠不起!」

    老天作美,今天天氣很不錯。太陽不大,又有綠蔭,加上大大的帳篷,雖然沒有什麼風,一整天下來,一點也不覺得熱。人潮雖不算太多,但也不會太少。



    人籟萬千 / 人際關係

       

上一篇:炒菜的最高境界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憶我第一次票投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