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馬路邊,兩位警察攔下一輛裝載回收資源的拼裝車,車主滿臉不服氣,正跟警察理論著:「這棟大樓的垃圾是我在收的.....我只是停一下下.....車子被拖吊,就沒啦!」

    穿反光背心的女警說「這條路不能停,你只要停,這邊的居民就會舉發,只要有民眾舉發,警察就一定要受理,現在就等拖吊車來.....我已經跟你講過很多次,不要停這裡,你停遠一點,就沒事了...。」

    女警說完後,個頭小小的車主,沒有再說話,神情卻是有些複雜,看得出他跟女警有幾分認識,感覺得出他心急;三個人就這麼僵著,不知是在等拖吊車來,還是在摸索解套辦法?

    「這輛車是拼裝車,沒有牌照,一進拖吊場,就直接銷毀,不可能再領回....」, 女警解釋到這裡,我大概能夠理解她的為難:民眾舉發,登記有案,她一定要受理,但拼裝車又是車主的維生工具,資源回收一天不過三五百的收入,如果真的就這樣銷毀了,對車主來說,絕對是一筆開銷負擔。

    「法規太死了,拼裝車不安全需要取締,但是這些人就是因為買不起車養不起車,才買拼裝車,你銷毀了也沒有用,他還是會再買.....」,在她眼底,監理所是躲在辦公室不知民間疾苦的一群,「這個案子已經報到監理所,我們現在就只能等監理所派拖吊車來」,她不時打著手機,不知是不是在跟監理所聯絡。

    等一陣子,拖吊車還沒來,車主想到附近回收資源,把握時間,賺一點是一點,他說「很近很近,就在前面巷子,我不會跑的,等下會再回來的.....。」兩位警察商量後,女警留在原地等拖吊車,另一位警察跟著車主去回收資源。

    女警跟我說,「你知道警察要做多少事情嗎?只要打開報紙就知道,報紙裡的每件事情都跟警察有關.....拼裝車上路,警察要抓,然後送監理所,住家有噪音,有人亂丟垃圾,你告環保局,環保局找警察來處理,虐貓虐狗,動保局的事,還是要警察來處理....這些公務機關都是坐在辦公室、不用派人出來稽查取締,都是警察先處理,然後再一件件移交給他們.....。」

    「前幾天,立法院陳抗,我們要出勤,陳抗結束後,要處理一般勤務,你們逛燈節,我們還維持交通秩序....反正,大小事,找警察,好壞事,警察都有份。」

    即便是在說話,女警也從未鬆懈勤務執行,她突然喊住一輛逆向行駛的摩托車,摩托車騎士乖乖地將車停在路邊,拿出駕照,給女警檢查,兩人交談一會,騎士不斷地合掌拜託,女警交代幾句,放行。

    「他住附近」,女警跟我解釋,「他說他媽媽突然出狀況,他要趕著回去,才會逆向行駛.....我是選擇相信,我不知道他有沒有騙我,他要是騙我,我只能說他會有報應.....我今天連一張業績都沒有。」

    女警口中的「業績」是指「長官規定一個月要開50張交通罰單」,不過,她不太甩業績要求,「要開罰單很簡單,紅線暫停,隨便抓都有,開這種罰單沒意義」,她要抓的是逆向行駛、闖紅燈、並排停車,因為「這會有立即性的危險。」

    「要開單也不容易耶!現在民眾的情緒都很強烈,開張單子,都要和顏悅色跟對方講半天,不過,遇到會反彈的民眾,不管你的姿勢有多低,他都是會反彈的.... 。」我們聊到了警察的壓力,她說當了警察之後,每次看到「台灣最美麗的風景是人」或「台灣人情味濃厚」之類的話,都會覺得很諷刺。她能理解民眾被警察盯上心情超不爽,但是,「只要穿上這身制服,無緣無故就被民眾在背後罵臭警察,動不動就被幹譙,也會造成我在執行公務上的壓力啊!......長官也知道我們的工作壓力大,他們也沒辦法解決,光是警力不足的問題就已經拖很久了......」。

    她現在每天上班12小時,「8小時正常班,4小時加班」,而她唯一的舒壓辦法是睡覺。

    我們互動時,她的手機沒有停過,不是跟拖吊車聯繫,確定對方的位置?就是跟警察同仁討論,接下來要怎麼處置?

    等待的時間長了,車主一站一站地搶收資源,現在已經回到車主居家附近,「他(車主)現在正把垃圾資源卸下車,到時候,真的要拖吊,也只是拖吊一輛空車....」,女警跟我說著最新狀況,也猶豫著「拖吊車要到那裡拖吊?是要讓車主把拼裝車開回舉發地點?還是去車主居家拖吊?」

    最後,她決定把拖吊地點定在車主居家,或許是想為車主盡量爭取卸貨時間跟免拖吊的可能。

    「掰了!我要過去看看,謝謝你陪我說話」,她走到警用摩托車前,又回頭說了一句話:「我還在學習怎麼拿捏處理......。」我的眼眶瞬間濕潤。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威權體制殺人無罪?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探望海尪仔阿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