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昨天是228紀念日,台灣人菁英在71年前,遭受到國民黨外來政權和軍隊的屠殺,但是到今日仍然沒有轉型正義,國民黨當政時沒有真正懺悔過、道歉過,連給受難者家屬一個交代都沒有,只有形式化的國家賠償。

    公視「有話好說」談二二八受難日。花亦芬教授認為,要追究的是背後那個威權體制。但就像希特勒不用直接拿刀來殺人,但幾百萬人因他而死,總不能說行凶者是納粹體制!此所以薛化元教授認為,威權體制背後還是有一個決策者。我們要找出決策者元凶,他必須負起責任。二二八事變死傷最慘的是在3月10號之後,也就是蔣介石同意派兵到台灣之後,蔣介石當然是加害的人。

    從以前到現在,國民黨歷代黨主席到228受難者紀念會上,都只會要求台灣人忘記仇恨,但是一個只有受害者,而沒有加害者的事故報告,如何讓受難家屬和台灣人民接受。被揭露文件證明為當時一意孤行聽信台灣行政長官陳儀報告而增兵來台蔣介石,甚至到現在還安厝在慈湖讓人膜拜,不但極度無視上萬慘遭冤殺的臺灣人,更是在嘲弄臺灣人就是命薄該死。

    一群台灣獨立陣線的青年,昨天到慈湖的蔣介石靈寢潑紅漆,並召開記者會,堅決表達蔣在228殺戮的罪行重大,不應再被供奉的立場。

    今天同時也是林義雄一家祖孫三人在1980228當日遭到殘酷殺害,而至今兇手不明,林義雄當時因為美麗島事件而入獄,而此事件分析證實為專業殺手製造的滅門血案,絕不是強盜殺人。每年的今天,義光教會都會舉辦追思紀念活動,祈望這樣的事件永遠不會再發生。

    一篇由北美台灣教授協會(NATPA) 會長李中志所寫的《Journalism & Scholarship Force Us to Bear Witness to Taiwan’s Darkest Era (記者和學者強迫我們要見證台灣的最黑暗時期)》,裡面就提到國民黨利用全球的新聞檢查掩蓋在228的屠殺,甚至將紐約時報的台灣人死亡人數減少為500人,並稱陳儀會主導改革出一個參議政府。直到38日國民黨軍隊開始大屠殺之後,美國人才在早報上看到爆發衝突的新聞。之後,中國國民黨再也無法掩飾他們大屠殺的罪行,3 11日大屠殺出現在報紙的大標題,3 12紐約時報的標題出現新增軍隊攻擊在台灣的暴動的標題,而內容則詳述了來自上海的12,000名中國軍隊受命實行軍事戒嚴並消滅非法組職而該組職卻是台灣行政長官陳儀不久前才鼓舞成立的。

    紐約時報記者達汀(Tillman Durdin)是少數幾個報導台灣動亂事件見證的記者:

    在一個師的中國軍隊抵達後,3 8日陳長官就開始嚴厲鎮壓。軍隊在基隆展開三天的無差別殺戮,任何在街上的人都成為步槍和機關槍的目標,當時台灣人完全沒有任何有組職的對抗。

    接下來是有系統的整肅台灣的領導菁英,教師、學生和商界領袖被逮補,很多是集體殺害,包括那些在3 月初被陳儀邀請去溝通協商的,像茶業公會理事長王添灯遭先是給國民黨軍警酷刑折磨,其後再淋上汽油活活燒死。在3 29日,美國記者鮑威爾(John W. Powell)發表了第一篇台灣島屠殺的綜合報告,他的標題是台灣血浴目擊的獨家報導(An Exclusive Account of Taiwan's Bloodbath As Detailed by Eyewitnesses)

    市區經歷如過去軍閥時期的殺戮,軍隊看到台灣人就殺。一輛輛卡車,載滿配備機槍和自動步槍的士兵,在街上呼嘯而過,見人就殺,連躲進商店和住宅的都不放過。在這段時間,最無法想像的暴行都被國民黨軍隊做盡了。白天進行搶劫,夜晚進行搜索,造成很多人的死傷,而這些搶劫、暴虐、殺戮的事件並不儘止於台北區。在見證的事例中,最恐怖的是在台北和基隆之間的一個村莊20個年輕人被殺,他們的屍體被丟到河裡好幾天,幾乎每一天都有更多的屍體被發現,有些隨著潮水被沖上來,有的從河裡浮出來,還有一些在垃圾堆和墳墓中發現。

    達汀後來成為第一個公開質疑國民黨是非法侵佔台灣的記者,並警告美國正視這個狀況的嚴重性。


    國民精神 / 轉型正義

       

上一篇:「兩岸一家親」的危害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基層警察遇上拼裝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