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這次回家,我跟媽媽談爸爸,談一件媽媽應該不知道的事。

    「17年前,我搬出去住,每次回來看爸爸,他都跟我說他很孤單,都是一個人在家....」,那時的媽媽青春有活力,爬山、運動、出遊、交男朋友,活動滿檔,常常不見人影。

    「聽爸爸這樣對我說,我很難過,但是也沒有辦法改變什麼。」

    「應該是最後一次回家看爸爸,印象很深刻,爸爸坐在椅子上,我蹲在地上幫爸爸剪腳趾甲,爸爸跟我說,他現在很會照顧自己,他會注意健康,會沖泡高蛋白奶粉,有空也會出去運動,要我不要替他擔心.....」。

    我沒跟媽媽說的是,那時,爸爸的聲音就從我頭頂飄過,我邊剪趾甲邊掉淚,哭到不行,頭都不敢抬起來,但是,我感覺得到爸爸說話的聲音是開朗的,他在跟我分享生命的喜悅,他的氣很沉穩。

    媽媽19爸爸40,兩人相差21歲,媽媽大概婚後沒有比較快樂,怨懟削薄了感情基礎。爸爸最大的掛礙就是媽媽外遇,他的擔心,我從小聽到大;當爸爸跟媽媽的男朋友說「她很善良,是個好人,你要對她好」時,我相信爸爸已經揮別過去,他的感情已經獨立,不因依賴而佔有,對媽媽只有祝福。

    爸爸的蛻變,我永遠記得,這是他送給我最美麗的臨終禮物。

    我看著媽媽的臉龐,很認真的跟她說「每個人都會有孤單的時候,要走過這一關才會轉大人,走過這一關,不是不會孤單,而是不會怕孤單。

    媽媽跟我點頭,我們相約「一起轉大人」。


    兩性關係 / 非關風月

       

上一篇:梵蒂岡忍辱負重為1984添新章   移至文章頂端  無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