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天主教作家遠藤周作與大導演馬丁史柯西斯Martin Scorsese)的《沉默》告訴世人:在最卑屈的時候也許最是榮耀神! 

    宗教式的表達,山不轉路轉、路轉不轉人轉、人不轉心轉,總是很像喬治·歐威爾1984》操控輿論的「新語」(newspeak)和「雙重思想」(doublethink):戰爭即和平、自由即奴役、無知即力量。 

    梵蒂岡宗座科學院(Pontifical Academy of Sciences)院長馬塞洛.索龍多主教(Marcelo Sánchez Sorondo)在接受西班牙媒體《Vatican Insider》訪問時稱,中國是目前「天主教社會教義最佳踐履者(Best implementer of Catholic social doctrine)」。他的理由是,中國沒有貧民窟(shanty towns)和毒品問題,年輕人不吸毒,且中國國民具有「正面的民族意識」。英國天主教媒體引述說:中國政府在維護人類尊嚴和氣候變化方面做得比很多西方國家好。加拿大天主教紀事網站指,索龍多在採訪中稱讚中國在「維護人類尊嚴」方面做得比很多國家都好,中國在氣候變化領域「承擔起道德領導角色」,與放棄承擔責任的一些其他國家形成對比。他更指摘美國等西方國家的經濟凌駕於政治之上,例如美國總統川普給跨國石油公司「操縱」。讚美中國的民族精神十分「積極向上」,中國人普遍做到了聖保羅帖撒羅尼迦後書3:10的吩咐:若有人不肯做工,就不可吃飯的「核心價值(central value) 即工作、工作、工作」。

    《約翰福音8:32》講「真理(αληθεια)必叫你們得以自由」。納粹猶太集中營大門的老大哥新語將Die Wahrheit wird euch frei machen中的「真理(Die Wahrheit)」改成「工作(Arbeit)」,偷換概念說「工作即自由(Arbeit Macht Frei)」,索龍多主教的新語邏輯「核心價值(central value) 即工作、工作、工作」與納粹相映成趣。  

    所謂天主教社會教義最佳踐履者」,等同說中國是天主教教義落實人間的理想社會 

    儘管中國有龐大低端人口群(低收入弱勢及外來打工族的流動人口)在許多到城市討生活、棲身大城市邊緣,他們住的是自行搭建的臨時窩棚,稱做棚戶區,不叫貧民窟,但跟貧民窟一樣環境惡劣、垃圾堆積、治安混亂、基礎設施落後。 

    儘管中國是「類鴉片止痛劑」芬太尼(Fentanyl)毒品走私的最大來源,這些毒品會經由墨西哥或加拿大,再穿過邊境到美國。去年JFK機場截獲的這類包裹全來自中國。 

    根據公安部國家禁毒辦發佈《2016年中國毒品形勢報告》截至2016年底,全中國現有吸毒人員250.5萬名(不含戒斷三年未發現複吸人數、死亡人數和離境人數),同比增長6.8%。其中,不滿182.2萬名,占0.9%18歲到35146.4萬名,占58.4%36歲到59100.3萬名,占40%60歲以上1.6萬名,占0.7% 

    18歲到35146.4萬名,占58.4%,叫做年輕人不吸毒」? 

    只因1949年至今,基督教新教徒已從100萬增至至少5000萬,梵蒂岡天主教郤僅從300萬增至1200萬。不再改善中梵關係,就無從確保信友能夠上教堂,對教廷而言,有上教堂的自由,比任何人權尊嚴與自由民主都重要。為了宗教市場與基督教爭鋒,梵蒂岡不得不學喬治·歐威爾1984》操控輿論的「新語」:屈從政權也許最能榮耀神!既然飛不出「鳥籠」,何不在「鳥籠」內爭取最大自由 

    主教人選必須「政治上靠得住、宗教上有造詣、品德上能服眾、關鍵時起作用」。特別是「政治上靠得住」,「關鍵時起作用」的先原則。 

    為了「中國天主教會不再有地上和地下兩個教會團體分庭抗禮」,教宗決定承認中國七名違反教會法的「自選自聖主教」,平衡北京的要求和教會的團結,達成和解與共融  

    教廷讓忠貞的主教們辭職,讓非法、絕罰的主教們(黃炳章、岳福生、雷世銀)坐正!接班7名「獨立自主自辦的教會主教」,除廣東汕頭教區、長期擔任人大代表的黃炳章與現任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副主席、全國政協委員詹思祿外,包括三自愛國會副主席兼中國「主教團」團長馬英林、雷世銀、郭金才、岳福生和劉新紅。絕罰近似佛教默擯,拒絕往來戶。 

    梵蒂岡國務卿帕羅林樞機在專訪中表明不希望再分別「合法」或「非法」、「地下」或「官方」主教,讓大家都以「兄弟姐妹」相稱,講求合作與共融。 

    天主教近70年,一直為了信仰而拒絕讓步與妥協,從今而後,勢必揚棄自身底線,痛改前非,接受中共對天主教會的「管控」體制。 

    帕羅林樞機說要將「那種權力、背叛、抵制、投降、沖突、讓步、妥協等表達方式」改變成「服務、對話、慈悲、寬恕、修和、合作、共融」,他還指摘不願改變者為「只根據政治去思想和行為」。在這個「修和」與「合一」的基礎上,所謂為信仰而被黨國逼害的受苦者發聲」只是不認清本份,說什麼「悔改」、「認罪」和「停止迫害」都是高調褻瀆,都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根據教理,主教是使徒(Apostles)的繼承人,主教的首要職務是牧養信眾,做道德楷模,是維繫教會「至聖、至公、從宗徒傳下來」之本質的必要一環。如今主教的主要工作就是牧養教會信徒,讓信徒先有上教堂的自由」,別再把教會社區組織或非政府團體,別再與政權對抗 



    普世價值 / 文化主體性

       

上一篇:親子情緒勒索有解?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走過孤單這一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