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電影《青年馬克思(The Young Karl Marx)》演兩個青年意氣相投的故事,像似一對憤世嫉俗的明星,在彼此的即興表演中互相交流,一個29歲,一個27歲,1848年發表了撼天動地的《共產黨宣言》。

    馬克思在影片中意氣風發地說:「資產階級嘴上掛著自由,但自由歸他們,不屬於你們。」你們(無產階級) 的勞動成果絕大部分給資產階級剝削掉了。

    我想像馬克思會如何經營餐館。與現實做一對照。

    ~~~

    在有「地王」之稱的黃金地段開餐館的他,最自豪的是「開店5年,隔壁都已經換過七個老闆啦!」因為他經營得法。

    他的企業經營很簡單,「人都是有惰性的,不能只有論時計酬,一定要鼓勵員工學習,學英日文、學技術,都可以記點加薪升級,實習服務員、服務員、組長、店長、實習廚助、廚助、代主廚、主廚.....,只要有本事,一路直升,絕對沒問題,最重要的是讓員工看到願景,讓員工對未來抱有希望,只要肯認真努力,一樣有機會開店擔任店長,要不斷地誘發出員工對工作的熱情跟主動性。」

    他的抱負是開分店,希望能把員工培訓到可以獨立作業,以確保分店的品質要跟總店一樣好。

    「2016年2月,我準備開分店,同時雇請兩組員工在餐廳實習,沒想到人一多,事情反而變亂了,大家推來推去,工作態度變得很鬆散,餐廳完全無法品管,兩個月下來,賠了200萬,計畫失敗。」

    他的實驗計畫心得是「有些員工,你覺得他已經夠了,可以出來獨立作業了,但他就是沒有那個心,有些員工很想學,但總是不開竅,怎麼就是少了一點。」他還是想開分店,只是現階段還沒遇到合適的員工。

    「勞動能力是需要學習鍛鍊的,但是,也不是每個人都鍛鍊得起來,即使我很有心、都不藏私,員工也不一定會改變或改變到我的預期....」,這是老闆的心聲,200萬,認賠,職場的現實!

    ~~~

    如果這家餐廳是由馬克思來當老闆呢?

    馬克思第一步會先取消餐廳裡的職等位階,實習服務員、服務員、組長、店長、實習廚助、廚助、代主廚、主廚一律改成同志,然後是取消加薪升級等等的獎勵制度,改採同工同酬,他認為這樣就是平等,就是在實踐心目中沒有階級「各盡所能各取所需」的共產理想。

    結果是:能力強技術好、一個人可抵兩個人用的勞動力,跟能力差技術弱、一個人只能當半個人用的勞動力,領的薪水是一樣的。客人上門,熱情招呼,迅速上菜,時薪140,客人上門,愛理不理,滑手機耍廢,時薪也140...。

    這樣的餐廳經營管理,在有「地王」之稱的黃金地段,與同業競爭,馬克思有可能開業五年嗎!

    馬克思的問題在,他沒想過個別差異,每個勞動力的勞動質量不同,每個勞動力所換取的生產價值也不同。職場裡的勞動力,不可能人人等值的。

    憤青馬克思只是開口閉口無產階級的勞動成果絕大部分給資產階級剝削掉了,他要的是無產階級有分配公司盈餘的權力,但權責是對等的,當公司虧損時,無產階級不需要分攤任何責任。他不想知道他所倡議的同工同酬會不會變成表面的齊頭式平等,一旦有工資等差,誰來決定什麼是公平!當平等不等於公平時,誰還有奮發圖強的動機,其實扼殺的不只是每個勞動力的自由競爭,也阻礙了個人的創意與冒險犯難的創業動機。

    ~~~

    「做生意,不能老想著接訂單衝產量,尤其是食品業,很有可能產量一衝高,接下來就倒閉,很多食品製造業,中秋節前趕工出貨,中秋節一過,就關門了。」

    她分析,「食品製造,只要是增產,品質很不容易把持,現在又是網路世界,只要留下一則客訴,不管多少年,google都會幫你記錄,多多少少會影響客源,不要老以為產品會像預期中賣得好,增產又一定會增加材料水電工錢的支出,進少出多,如果客戶再把支票期限押了四、五個月,短時間內要週轉多少資金才能補這麼大的漏洞?過節熱賣,很多都是表面,常常節一過,公司就要忙著跟銀行票貼求現,忙著跟同業借錢調頭寸,才熬過得去。」

    她是糕餅老鋪的第二代,家業剛接手,訂單會讓她熱血沸騰、腎上腺亢奮,老想往前衝,20年業界磨練,現在的她對訂單很淡定,她的公司有二不接原則,「趕貨、不接,增產、不接。」

    在她眼裡,訂單內含著誘惑跟危險,小心為要,「不能只有想著賺,還要想著賠」是她的至理名言。

    投資不一定會賺錢回本,極有可能是血本無歸;投資必然有風險存在,這是鐵律。由勞動生產所獲致的營收利潤,固然屬資本家所有,但當投資誤判導致連連虧損,資本家也需概括承受。企業的營收利潤不僅只是支付勞動力人事成本,還需考量廠房、材料、機器、研發、再投資等等費用。

    ~~~

    如果糕餅老鋪是由馬克思接手經營,那會是什麼模樣?

    首先,他會把每年營收利潤全部分給員工,分文不留,因為他覺得企業營收利潤來自資本家對勞動階級的剝削,他當然要遠離剝削罵名。不過,早在他為員工加薪前,最有可能出現的場景是,會計師跟他報告年度虧損時,他一臉錯愕、無法回應,在他的邏輯裡,所有的資本家都是在大賺黑心錢,這是天經地義,怎麼可能會有投資風險?怎麼可能賠錢虧損?馬克思好像從不討論這些事!

    企業營收利潤既然屬資本家所有,當企業賠錢虧損時,資本家自然需負起責任;但馬克思沒想過資本家有可能會慘賠,既然沒想過,就不可能在他所規劃的共產社會設計出解決機制,這下,問題可大了!

    ~~~

    所以,當糕餅老鋪或餐廳管理不善,倒閉關門,留下一堆呆爛帳,就會有另外一種現象發生.......沒有人會為此焦頭爛額,也沒有人需要負責。「全民買單」,萬事大巨蛋,中鋼、中油、台電、台鐵、兆豐金、拉法葉軍購案、雙子星弊案、慶富獵雷艦案,查無不法就是這麼回事。



    普世價值 / 勞資關係

       

上一篇:替代役的人力錯置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疾管署買不起流感疫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