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早上在區公所散步,看見六個替代役,拿著工具,要去清掃落葉,他們很自然的排成一整排前進,正當要開始動手掃的時候,就停在那邊聊天,有一個專門負責打掃的區公所人員為了不讓他們在那邊聊天,就走過去呼喚他們工作。 

    分配他們幾個人去鋸樹,只要時間一到就離開,完全不管事情有沒有告一段落,事情沒做好、東西也沒收拾,留下區公所的人員自己一個人一邊做一邊碎碎念說:出來什麼事都沒有做。 

    他念得很大聲,我站在旁邊運動露出微笑,他看到我在看他也跟著笑了,跟我說現在年輕人真的是哦,一批來一批去,每一批都一樣,都是在聊天、在玩,沒幾個是會認真做事的。他覺得替代役對他們沒什麼鳥用,愈幫愈忙,反而工作量增加,倒不如請一些會做事的契約人員。 

    「替代役」已實施17年,原意是藉助其專業提升產業競爭力並帶動整體國家經濟發展,但實況完全不是。與其放任基層軍官缺額將愈來愈嚴重,不如好好提振部隊素質,讓年輕人服兵役有學到東西、有光榮感。 

    內政部將高素質、高學歷「替代役男」轉變為私人企業與公家機關的「廉價勞工」,不但是國家人力資源的濫用,更顯示替代役與募兵政策的接軌落差,台大教授李茂生曾在臉書發文,說「替代役是純淨無邪的勞動力。」替代役是不是純淨無邪,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替代役於國家是資源錯置,於個人是浪費生命。 


    普世價值 / 社會觸角

       

上一篇:那年我15歲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想像青年馬克思在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