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蓉姊洗腎已經17年了,當年這家洗腎中心開業不久,她就過來了。這裡有將近30個床位,分為三班制,我們的時段是中班,12:00來的時候,早班的病人已洗完陸續離開,當我幫蓉姐安置好,讓她躺好開始洗腎時,我看到周圍的床位也幾乎躺滿人了,到了傍晚,我們要離開時,又有一批病人正要進來。 

    第一次接觸洗腎的現場,真的有點嚇到,看到前後左右病床上躺著的男男女女,血液透析機上流著每個人紅通通的血液,他們有的還只是壯年,就註定得終生洗腎了! 

    台灣是「洗腎王國」,洗腎的人口逐年在增加,今年第一季洗腎人口已突破7.8萬人。自洗腎納入健保全額支付後,確實幫中低收入戶減少很大的經濟重擔,但不斷增加的洗腎支出,卻也造成健保龐大的壓力。如何從病因上根本解決,讓健保得以持久,這是政府和人民都不得不面對的問題。 

    在照顧蓉姊的過程中,隨時提念單純、浪漫,每個當下只想要對人好,不想對人不好。當她身體不舒服時,透過雙手拿捏適合的力道替她按摩,她的身苦太多了,我只能盡微薄之力,幫忙少些苦;並在傾聽其細訴之中,幫助她的心打開、重建對生命的信心。同時也感謝在她病苦的示現中,看到自己的心能夠如此謙虛、柔軟。

    在蓉姊床的右邊躺著的是一位退休老師,大約80歲,有時洗到一半,他會因為身體的痛而發出呻吟聲,我轉過頭時,由衷自然地與他對望、微笑,他也會眼睛瞇成一線,回報我一個善意的笑容,好一位勇敢的長者。 

    左邊區隔一床的病床,躺著的是一位60多歲的婦女。我看到她的機器跟其他人的機器不同,就過去請教她,她告訴我,這台機器是最新型的,可以將體內微細分子也洗乾淨,但要額外自費付800元。 

    這一對話,彼此不再陌生了,才知道她已經洗腎15年了。接著,她用很微細的聲音、好意跟我分享說,我照顧的蓉姊是一位難纏的人,以前她們兩人曾為了什麼事而鬧得不愉快,後來即使同一時間來洗腎,但從此就不再講話了,連眼神交會都沒了。 

    我的前一位照服員告訴我,這位案主脾氣很不好;此刻,又聽到同樣的訊息,我還是選擇六根知量(空),聽到就是沒有聽到,因為很多背後因緣我不清楚,我唯一清楚的是:相信人心都嚮往真愛,相信慈悲喜捨才是最好的出路。因此,我主動切換,不讓她繼續談關於與蓉姊的恩怨,而是欣賞她的熱情,不久就在笑聲中,我們結束了話題。 

    十幾分鐘後,這位婦女洗好、下床時,蓉姊叫了她的名字,叫了三次,她才停下腳步,然後回頭過來和蓉姊說話。哇!那麼多年了,她們之間閉鎖的心靈就此打開了。 

    當我在休息區吃便當時,這位婦女剛好走過,她跟我說:蓉剛才會叫我,我實在太意外了,一開始我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直到她叫了好幾聲,我才確定她是在叫我,才敢靠過去跟她說話,現在仍覺得難以置信!那麼多年了,我們到底在氣彼此什麼啊?」 

    看著她開心的臉,覺得眼前的世間好真好美!


    人籟萬千 / 職場即道場

       

上一篇:知名老店關門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台語的「看有不看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