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馬躍比吼說:「原民自治,不需要議會,議會是你們的(想像),每個部落有各自的議決方式.....達悟人有達悟人的處理方式、阿美族有阿美族的處理方式....。」

    他的想像裡,原住民所建立的是小國寡民的部落國家,佈滿整個東部山區,顯然他們「不願歸化」或融入漢人社會,也不接受談到現代國家公民社會的概念,拒絕「中國」或「台灣國」的「身份認同」,就像法國穆斯林要自成一國,有自己的司法、財政與教育系統。 

    如果所有的原住民要成立國家,我的想像是需要先用議會來協商或處理公共事務,或許我把重點放在「自治」,而他目前訴求重點是「傳統領域」,當我把「自治」與「傳統領域」連在一起談時,表達應該是不夠精準,他更正我對「傳統領域」的誤解,「我們要的不是(土地)所有權,我們要的是傳統領域的協商(共管)權。」 

    「傳統領域」的「主權」概念跟「所有權」的概念不一樣,私有土地被劃入傳統領域時,這些土地的所有權不會改變,不會立刻變成原住民部落的土地。只有當這些私有土地要進行商業性的大規模開發時,例如興建大飯店或開採礦產,需要徵求部落的知情同意;如果只是小規模私人非營利使用這些土地,則不須徵詢部落的知情同意。 

    原住民自治而言,他覺得「司馬庫斯就已經辦到了,還有其他部落,司馬庫斯比較有名....司馬庫斯也不是全部的族人都同意共產,70%要共產,30%不共產,要共產的共產,不共產的就各自想辦法,但是他們還是同一個部落,還是可以繼續運作部落裡的公共事務....賴清德在台南市得票率是70%,不妨礙台南市政的運作,都一樣的。」 

    其實,部落頭目早已沒有傳統的見識、威望、公共責任感,部落裡公共事務的運作不與時俱進,絕不可能再有凝聚力量,拿司馬庫斯跟台南市長得票率比,很奇怪! 

    我跟他提到司馬庫斯盜伐神木一事,想透過這個例子來了解部落自治公權力?

    他說「部落根本沒有自治,《中華民國的原住民自治暫行條例》根本是假的,只是讓人綁手綁腳,如果真的自治,部落是可以約束族人的,根本不用警察進(部落)來抓人。」 

    他舉蘭嶼為例,「達悟人的習俗,人要是過世,一天內就要下葬,中華民國法律規定要經過檢察官驗屍才能下葬,結果,兩三天後,台東派檢察官到蘭嶼,還要把人挖出來驗屍,要再埋葬時,蘭嶼人不肯,說你們自己挖的就自己埋,後來只好把屍體帶回台東埋葬...這種事情到現在還沒有解決,中華民國統治蘭嶼多久了?你以為達悟人喜歡被中華民國統治?」 

    至於司馬庫斯的自治,那是「經過很多違法的爭取,上了很多次的法庭,才讓『非法』行為被接受。」 

    我把話題拉回現行的政治體制,「有可能透過政黨政治讓《原住民自治暫行條例》更符合原住民的現實需求嗎?」 

    他搖頭,而且是完全否定,他反問我「那些政黨推薦出來的立委,他們代表的是政黨還是原住民?」我覺得「兩者兼具,原住民的意志通過政黨展現」,他認為不是,「那些都只是黨意,沒有民意,國民黨民進黨都是一樣的。」所以他兩次出來競選,無黨籍的名義,2016年那次,他得9000票。 

    「現在的政治打的是團體戰....」,我還沒說完,他就說「我知道。」 

    馬躍自稱是無黨籍,還是需要跟執政黨合作才有可能通過進步法案,他所謂的「知道」是指什麼呢?他如何在現實的台灣社會建立他的理想? 

    幾次對話下來,我覺得馬躍的思考邏輯是「傳統領域→自治→獨立建國」,他會因應對方的用詞有不同的回應,一時間,我整理不出他所釋出的資訊,轉個念,我決定主動表達出我的想法,表示不贊成政府對原住民的優惠補助,我覺得重點在公共資源的平等。

    他問「連加分也不可以嗎?」

    我點頭。

    「你接受優勝劣敗嗎?」

    我點頭,「優不一定勝,劣不一定敗,但是,總是會有自然淘汰。」

    「但是,總是可以用些方法讓淘汰可以慢一些,不然,弱勢會更弱勢....你知道為什麼會加分?政府在鼓勵漢化,讀漢人的東西,跟漢人的思惟模式一樣。」

    我懂他的意思,以現在僵化的教育體制,原住民要既要跟主流文化競爭,又要保存自己的獨特性,是很困難的,但是,沒有相當的經濟獨立,只能靠漢人政府撥預算恩庇,不可能自治,更不可能獨立。 

    他懂,「至少該賠的要賠給我們,就像白色恐怖,賠了之後,就不會跟政府要什麼優惠了....德國就是不斷跟猶太人道歉,公佈當年迫害真,然後賠償....。」他說得很堅決。 

    賠給「我們」?怎麼賠?「我們」是誰?根據林媽利的系統分析,85%的臺灣人帶有平埔族裔的血緣,這樣高比例的台灣人到底算不算原住民?他們會不會也要爭取「傳統領域」?或者已經「漢化」的原住民就不算原住民? 

    他知道要爭取「傳統領域」是件不容易的事,不僅是英德政府為難,部落也不一定會認同,他說「沒有在部落裡面推動,就是因為很困難,所以在外面推動,在外面,除了族人會過來,還會吸引到非原住民....至於獨立建國,應該是有生之年看不到的事情。」 

    談話接近結束,我們站在公園一角,他指的周圍環境,說著怎麼整理會讓人感覺舒適會想親近,但就我而言,我好像在面對一個老想算舊帳分家產的兄弟,他們自顧自的「圍爐取暖」,平行時空、各說各話,實在很難靠近與交流耶! 

    「沒有人是局外人」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揣測馬躍的想法:原住民過去被漢人欺負夠多了,每個人都是當事者,沒有人是局外人;現在,基於轉型正義,基於該有的道歉與賠償,原住民要傳統領域的共管協商權,與一部尊重各族文化的自治法....還有,他已經很不爽跟漢人同一國。 

    但原住民憑什麼有共管協商權?! 

    什麼時代了?原住民還要拒絕公民社會與憲政民主?還需要靠血緣建立族群藩籬與種族認同! 

    延伸閱讀:原住民傳統領域的局外人(一心)


    普世價值 / 土地、居住正義

       

上一篇:可以對話的美術館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韋恩斯坦們的情緒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