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晚上聽哲五台中場的「思索《政治的承諾》──找尋後極權時代的政治出路」,談到漢娜鄂蘭說政治是眾人的事,但不是由一群菁英來管理,而是由眾多的公民來管理。鄂蘭認為蘇格拉底是哲學家,但卻沒有自是而人非的想法,他想要完全瞭解別人的想法,也希望自己的想法徹底被別人瞭解。柏拉圖的哲學家皇帝,雖說有自己的政治理想,卻是菁英政治,這是誤解了蘇格拉底的想法。

    鄂蘭談到西方兩千多年只有孟德斯鳩說政治是人人平等而且每個人都是獨特的,這樣才是真正的政治,極權的方式──將決定眾人命運的事交給少數人寡頭決定──絕對不是政治。

    很多學者都把政治當成是一種政治菁英的專業工作,而完全忽略了政治是一種日常生活的行動,是一個集體共同參與,一起創造出從未發生的事情。政治不應被理解成少數菁英的工作,而必須理解成是一種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個性與意見,每個人都可以平等共同參與和決定,最後達到開創未來、創造不杇與奇蹟的行動。就像過去蔣渭水所帶領的台灣民眾,希望做自己的主人,決定自己的命運。

    在極權國度,政治兩個字只屬於統治者與他的班底或接班人,一般人議論政治就是僭越或有顛覆政府的意圖。在民主國家,討論政治是一種公德心,非常有助建立社會共識、公共輿論與團結。在台灣,討論政治不一定有助於建立社會共識、公共輿論與團結,常常是討論政治就足以為「政治意見」反目、翻臉成仇,老死不相往來。由此可見,台灣的民主程度還很差勁、亟待翻轉。



    普世價值 / 公民行動

       

上一篇:都是我向鄭性澤倒垃圾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洛杉磯的墨西哥亡靈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