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前天聆聽邱顯智在舊城區辦的演說:非絕望工程——從七逃囡仔到人權律師。老中青小約20幾人(青年最多),塞爆小場地。從《鄭性澤案》講起,牆上放映著模擬案發現場的座位場景。

    粗獷的他,與太太是大學同學。太太去倫敦讀碩士,畢業後在園區找到工作。他在德國讀博士第七年,因大女兒出生要給保母帶,他捨不得,從德國奔回帶女兒,但是手忙腳亂,每天期盼妻子趕快下班…兩星期後,主動投履歷到羅秉成律師事務所。說他專於公法,對人權很有興趣。很忙,交給他一包《鄭性澤案》的資料,他認真讀了兩星期,覺得法官、檢察官、警察的證據確鑿,沒問題啊!他打電話給太太,太太說你都沒有實務經驗,就是有問題才叫你仔細看,從證人、證據、去找答案。喔!一路查下來不得了…

    >>你知道鄭性澤弟弟幫忙付了多少律師費嗎?100萬。他弟弟在工廠做工,要對兄弟好一點。

    >>那時,我們接案第9年,死刑定讞!我們就證據來說,知道他是冤案,但是法官、檢察官、警察一口咬定,所以我們可以做的就是非常上訴。每個星期五下午,是行刑決定日,有一次,在星期四晚上,我和羅律師在事務所忙到兩三點,就是要遞一份非常上訴狀紙給台中地院,讓他們槍下留人,可是小姐下班了,我們不會用影印機…好不容易搞定。第二天一早,我轉竹北搭高鐵趕到烏日,同學用機車載我到台中地院投狀,之後,再回高鐵,搭到台北,再到台北地方法院,遞上另一份,當下午三點再回到火車站,我整個人都軟了!

    >>一年後,住嘉義父親中風,身為長子的我很焦慮,太太建議我自己出來開業,方便行事。我選在台中。每個月固定的房租和高鐵車費要2萬出頭。我沒經驗,很閒,總是在月底的時候很有壓力。但每次都會有奇蹟出現,度過難關。

    >>因為鄭性澤被關在台中看守所,所以就地緣之便,律師可常去看他,但都是我向鄭性澤倒垃圾,說內心的壓力,都是鄭性澤在傾聽和安慰我。

    >>有次一個陌生人來電說要我幫她兒子打官司,才知道他兒子現在監獄,認識鄭性澤。後來會面,說到詐欺官司…我很陌生,不知會判多久? 鄭性澤私下告訴我:2年8個月。我就再跟那人說2年8個月,法官刑期判太久,我們可以拒絕。後來果真判2年8個月。 還有另外一件受刑人案件,也是鄭性澤告訴我要判多久。真的,不出所料!鄭性澤說,我在這裡14年了,太熟悉了!

    >>因為很閒,所以會去關心《關廠工人案》。630幾個被告,我接了一百多件,每次開庭,我上下庭都用跑的。後來有更多義務律師出來幫忙,團結一致,人數勝過那個幫資方訴訟的律師事務所。最後勝訴!

    >>話說鄭性澤案發現場,警察被打中三槍。死亡。主打者老大也身亡,他的白朗寧制式手槍,可連續3發,2秒之內完成(經過專家鑑識之後才知道)。由於死亡警察身上3處槍傷從不同角度槍擊,警方認定開槍者一定在兩人以上,所以刑求逼供在場的人。生殖器通電、從鼻孔灌辣椒水,灌到你肺要爆炸,若回答不是警方要的,一定是丟電視、冰箱、椅子、桌子、拳打腳踢…漏夜刑求,直到你回答他們要的答案!然後警方就宣布破案。檢察官和法官常自由心證判案。例如這些被刑求的人說自己被刑求,眼睛浮腫、身上很多傷痕,法官視若無睹。但是我當兵時,曾當過監保官,從看守所可以找到驗傷單。看守所,為了自保,所以會有體檢紀錄!

    >>因為台灣經過刑求造成很多冤案,所以人權律師們(還是立法委員)就要求全國156個警察局,簽訂不刑求犯人的切結書,結果只有50個簽署。所以當你不小心被抓,趕快找律師。要不就要好運,碰到那50個警察局。

    >>曾經請問美國鑑識科學專家李昌鈺博士、和警大的鑑識專家,說要檢查手槍的彈道有無發射痕跡,還有射擊者手上會留有火藥,雖然那天全部開了19槍,滿室的火藥煙霧,但是開槍者手上的性、量是不一樣的。後來槍枝檢驗,只有主要開槍者的白朗寧手槍,有彈道發射痕跡,開了4槍,3槍打中死者,專家根據死者閃躲姿勢中第一槍、隨著姿勢前傾中第二、三槍。子彈都在死者身上。這些都是可以模擬檢驗的。(其實死者身上的子彈也可比對是哪枝槍的啊!)

    >>而鄭性澤那天則是嚇得和旁邊的人抱在一起,而且小腿中彈,哪有能力如警察所說,接著去換拿老大的槍,去打員警? 走道上也沒滴血? 台灣的司法真的很黑暗,罄竹難書,真的需要轉型正義,如美國的陪審團,或是德國兩位參審員,而非只有法官的自由心証判案!

    >>其實我原本是讀自然組的,因為對物理開竅得晚,又愛玩愛看電影,偶然看到一部捍衛人權的律師影片,深受感動,…那年沒考上大學,但第二年轉考法律。我只是重考一次,怎麼卻要講那麼多次?

    一路走來艱辛,充滿血淚,但他卻一派輕鬆詼諧、搞笑。真的很不簡單!

    延伸閱讀:向不公義宣戰 邱顯智人權律師之路(2017-08-10師大青年報)


    普世價值 / 真劍鬥士

       

上一篇:大佛肚子裡的咚咚聲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討論政治是一種公德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