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讀紐西蘭裔牛津大學布拉瓦尼克政府學院(Blavatnik school of Government)的院長奈奧莉•伍茲(Ngaire Woods)教授最近po文《新自由主義資本市場正受審判》The Case Against Free-Market Capitalism談到蘇聯解體後的世界,說本來讓全世界以為國家管理式社會主義不如自由民主式資本主義,但在中國的「崛起」之後,「證明了」國家領導策略總是失敗的看法是錯誤的。

    「2017年,高速成長經濟體(衣索比亞、烏茲別克、尼泊爾、印度、坦尚尼亞、吉布地、寮國、柬埔寨、緬甸和菲律賓)中極少數有自由市場。許多自由市場經濟體同期間則面臨經濟動能減速、不平等迅速加劇。」

    這樣的看法刻意忽略人為的低工資、低福利、低人權的「優勢」,當全世界因為蘇聯解體,冷戰結束而進入全球經濟,開放自由貿易的結果,原來已開發國家的自由市場,整體經濟的競爭是不利的,成長當然會停滯。而未開發國家藉著這樣的全球化自由貿易更是如饑不擇食,中國所以能在極短時間成長而瞬間膨脹,靠的不就是拒絕民主、壓抑參與、蔑視公正並壓低人力、土地、資金和非再生資源價格,吸引外資,大量生產外銷,這也是金磚四國崛起之必然!簡單地說,這些國家得到可控制的「自由化」之利,也保留了原先國家掌控主導經濟政策的效率,確保經濟投資與成長之利。

    談到分娩死亡率,中國從1999年每十萬人死亡114.2人下降到2015年17.7人,而美國則從1990年的16.9人變為2015年的26.4人,因此而說中國是國家領導型成長模範國。但這裡面忽略了中國因為強行實施一胎化,人口出生率陡降,生育更加好掌控,而且還有很多非法墮胎,墮胎跟分娩死亡就很容易模糊不清,最重要的是這些數據不但不可能透明,而且極可能造假。倒是美國分娩死亡率不降反升值得研究。

    還有自由市場地區如英國的成人識字能力不足,孩童寫作能力和識字能力退步,在美國也有類似的狀況,包括有一到兩成的成年人有交流能力不足、文字處理能力不足和計算能力不足的問題,也只有13%的成年人在這三方面都達到正常水準。

    這些在網路開放,資訊過度膨脹的情況下是有可能的,自由的學習環境下,比起強迫的學習環境,識字、寫作和計算能力是會因為注意力的分散而減弱。

    新自由主義的資本市場需要公正的遊戲規則,政府放任不管,就讓財團與跨國金融企業為所欲為的權力過大,造成政府功能幾乎只剩對權貴集團的行政配合權,沒有保障員工與投資大眾的立法權與司法權,甚至忽略一般素民的教育權與醫療權。問題出在政府失去公正監督約束的功能,出在政黨和政治人物依附財團的大力或長期支助,使得政府的公權力受財團挾持,造成稅賦不公、薪資太低、物價和房價居高不下,甚至環境污染問題也不敢處理,這些都是有待解決的大問題,但比起中國「房地產崛起」的泡沫與權貴集團的貪瀆,還是好太多了。

    社會主義講福利平等,資本主義講自由獨立,但這些「崛起的」高速成長新經濟體,有什麼福利平等與自由獨立的優勢呢?有什麼遊戲規則可以借鏡呢?我實在看不出。


    普世價值 / 趨勢觀察

       

上一篇:辦假結婚的皮條客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大佛肚子裡的咚咚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