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我是專門辦假結婚的皮條客。對外講,其實就是中介人(經紀人)啦!

    小姐都是從中國找來的....在中國找小姐很簡單,我都是自己去找,什麼地方都去......去到一個地方,不用什麼門路,我就可以認識人,很簡單,那時候中國的交通建設還沒有現在那麼進步,他們都會在路邊擺張桌子玩麻將,我就下去跟他們一起玩,他們都玩得很小,一次一塊人民幣,一天輸贏不會超過100塊.....玩著玩著,就會有人問「有沒有想認識小姐?」我都是等他們先開口,線就連上了。

    找小姐要看長相、身材、氣質,要親自看過還要講過話,有些女孩氣質看起來明明是酒店的料,一開口就煏空(穿幫)......一定要親自看過,才能談價錢。

    中國找小姐,台灣出人頭(我們都叫囝婿),人頭要出單身證明,再來就是辦假結婚。結婚證明要五份,法院、國安局、公安局、區公所、市長管理人口出入的公安部,各一份,接下來就等著來台灣上工;李登輝(總統)那時候最快,手續辦完後,310天就可以過來陳水扁就開始擋,要3個月到半年,現在中國結婚手續很麻煩,不能只有一張證明,還要有婚紗照、喜宴照片,而且要一年才能過來。

    這些小姐來台灣就是要賺錢,我那時候的行情,做一次1000元,一天5次,一個月30天,就有15萬,扣掉給囝婿的生活費3萬,這是每個月要給的,一直給到離開台灣,剩下的都是賺的,要怎麼存?存多少?那就各人打算......我介紹很多小姐來台灣賺,她們待個10年15年,每個人都油洗洗。

    我這個經紀人做得不錯,價格公道、品質保證,才有人找我做海外線。但也就栽在這裡,當然,這不是我第一次失敗。

    那一次,小姐是在台灣轉機飛美國,我在台灣準備身分證、護照、機票,跟小姐約好在桃園中正機場碰面,小姐不能出關,用手機連絡,在機場某個角落,把東西交給她們,小姐有10位,都很順利喔!結果,偏偏遇到911,原機遣回....要說啥?運氣歹!

    做海外線的行情,一個小姐我收40萬,小姐到了當地後,當地的給我80萬,做這行的,都要先墊,等小姐開始賺,每個月攤還,那一次,成的話,我可以拿到1200萬,不成,我了400萬。

    小姐只要出張照片,身分證、護照,我們都做得出來,都跟真的一樣…。

    這個政府,檯面下有多黑,你是沒辦法想像的....坦白講,你只要交出一張照片,區公所就可以幫你生出一張身分證,要不,去艋舺,也買得到身分證,錢多錢少而已....這區,有多少人報身分證遺失,區公所最清楚....。

    幕後牽連跨海人蛇集團多廣多深?不用知道。

    「調查站站長」跟「(親民黨)海外主任」,他特別強調是親民黨不是國民黨。陳水扁曾說這是調查局的長期生態、結構問題,非局長葉盛茂個人所能左右,其實做總統,對調查局很多情資也都無法判斷真偽,也一直懷疑調查局埋伏第五縱隊,很多報告是在分化政黨團結。       

    就是因為做這途,跟他們見過面…很簡單,調查站站長在外面開個公司,就做起來了。

    911那年(2001)賠400萬,還不是最慘,最慘是在2005年,那年我自殺三次,死無去。第一次,去藥房買安眠藥,我說我睡不著要買100顆安眠藥,不知道藥房老闆給我什麼藥,吃了居然沒死,第二天又醒過來,只是頭暈暈的;第二次,我騎機車逆向,要去撞人家的轎車,我明明都已經準備要撞上去了,就差一秒,那輛車的車頭歪了一下,居然就閃過了;第三次,我半夜去碧潭吊橋,喝得醉茫茫,都已經爬上欄杆準備往下跳囉!結果,下面有船....就算了....想自殺,都是一口氣,那口氣沒了,就不想死了。

    中介人做了15年,1995到2010,50歲那年決心不做,完全退出....我做人算是不錯,不然早就煏空(穿幫),那有可能都沒代誌。我的獨立是從經濟獨立開始,也就是那一年,我結束了「經紀人」的工作。

    我沒什麼理想,不過,我覺得我是可以做大事的,只是生不逢時,現在也沒什麼機會,只有想說把每天要做的事情用心做好....如果我現在30歲,我一定會從政,我一定會要求所有從政的人一定要奉公守法,要對天發誓,不可以烏西(お歳暮)......。

    我會有這樣的想望,應該是看了很多檯面下的黑暗。

    我今年59歲,做過很多生意,跑過很多地方,我是到50歲才真正獨立,怎麼會講這句話呢?以前,只要是做生意失敗,我就會去找我媽要錢,我知道她有錢,不要拿太多,一次拿個50萬、100萬...我媽很好哄,只要撒嬌,她就會把錢拿出來......我50歲那年,媽媽生病,我被嚇到,萬一我媽走了,我是真的沒得依靠了,那時候才下定決心,認真賺錢,至少要能養活自己,不再跟媽媽伸手要錢....這件事我是很認真的,我找了我媽跟大姊,當面咒誓(tsiù-tsuā)。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會繁殖的模因複製人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借鏡黨國式社會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