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九月初,美國小說家兼廣播節目主持人庫爾特·安德森(KurtAnderson),出版了一本叫 Fantasyland:How America Went Haywire—A 500-Year History 的書。 《大西洋月刊》2017年九月號節錄其中一篇名為「美國何以失心(How America Lost Its Mind)」 

    美國何以失心?美國民心從何時起與現實脫節?根據作者的估算,真正根據實相 (the solidly reality-based) 判斷事情的美國人僅占少數~大約只有三分之一。譬如說,三分之一的人不只認為全球暖化不是什麼大事,甚至還相信這是科學家、政府和記者集體編造的陰謀。三分之一的人相信我們人類最早的祖先就是與我們同樣的人類(人類完全沒進化);三分之一的人相信美國政府和大製藥公司合夥掩藏了癌症自然療法的證據;三分之一的人相信外星生命曾造訪地球,說不定此刻還在。將近四分之一的人相信疫苗會導致自閉症(川普曾公開如此說過),還有將近四分之一的人相信川普在2016年大選贏了普選票。… 

    他引述《公共政策民調(Public Policy Pollin)》,說15%的人認為「媒體或政府在電視信號裡秘密加上了控制人民意念的技術」、四分之一的美國人相信女巫的存在、四分之一上下的美國人認為《聖經》裡大部分都是神話故事和寓言、也有約四分之一的美國人相信美國政府官員合謀參與了9·11恐怖攻擊。 

    為什麼美國人會變成這樣?他歸咎兩個主要因素:一個是60年代後思想的改變,一個是網路的興起。 

    在1960年代的美國,發生了很多事情:美國人開始開始談論「嬉皮士」、飛越杜鵑窩一書出版了(後來拍成同名的經典電影)、伊莎蘭(Esalen)在加州被創建了。伊莎蘭的地位,曾經如同聖城麥加於伊斯蘭文化。成百上千的年輕朝聖者來到伊莎蘭,追尋超脫、超意識、迷幻藥、性革命、邂逅、認識自己的身體、瑜伽等等。太平洋彼岸的台灣人也深受影響。 

    美國人開始轉向一種「做你自己的事、發現你自己的真相、一切都是相對的(Do your own thing, find your own reality, it’s all relative)」的思維。每一個人都更可以量身定做現實、更可以相信他想相信的任何東西,假裝成他想做的任何人。現實和虛構之間的邊界很容易愈來愈模糊,真相愈來有彈性、愈來愈個人化、愈來愈主觀。愈來愈多美國人相信,大部分的科學,是為了壓迫人民所編造出來的險惡陰謀。 

    在60年代,大批美國的學者偏離了他們傳統上代表的邏輯和理性主義。他們的的論點開始散播;譬如說,他們宣稱,「所有對真理的接近,無論科學,寓言或宗教,都只不過是編出來為了人的需求和利益服務的故事」;「現實純粹是一種社會構建,是一系列用於欺騙社會或部落成員的一些有用或者癡心妄想的神話畫面 (Reality itself is a purely social construction, a tableau of useful or wishful myths that members of a society or tribe have been persuaded to believe) 」。瘋狂的、迷信的、魔幻性思維的妄想,和西方科學和理性構建的事實變得同樣合理。 

    兩個很有名的社會學者(Peter Berger, Thomas Luckmann)在他們合著的一本書「現實的社會構建(The Social Construction of Reality)」裡,寫到「任何部落或社會的統治者不僅僅主宰習俗和法律,他們還主宰所有臣民的感知,真相由他們定義;為了創建這個所有人居住其間無所不包的舞臺佈景,統治者最先使用的是粗糙的神話,然後是更縝密的宗教,最終是現代科學這『極端的一步』」。 

    加州東灣分校著名歷史教授西奧多·羅斯扎克(Theodore Roszak)也在他深具影響力的《反文化的形成:反思技術社會及其年輕人的反叛》The Making of a Counter Culture: Reflections on the Technocratic Society and Its Youthful Opposition(反文化的形成:反思技術治國體制及其對年輕一代的壓迫)寫到,所謂專家,不過是一群支領國家或企業(因此聽命於他們)薪水的人。他說,科學其實不過是另一種國教。 

    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哲學教授保羅·費耶阿本德(Paul Feyerabend)也在他1975年最有名的論述「反方法論:無政府主義的知識理論大綱(Against Method:Outline of an Anarchistic Theory of Knowledge)」裡說,科學是「一種特定的迷信」。 

    隨著越戰戰事升高,美國的反理性主義愈來愈興旺。在1963年甘迺迪遇刺身亡後,陰謀論也在美國政治圈各黨各派中蔓延。影響所及,很多美國人也流行陰謀論。很多人開始相信有一群邪惡的精英串聯起來、暗地建立一個惡勢力跨國政權;一個極端強大的陰謀集團——其中包括國際組織、智庫,大企業和政治家們——在秘密地統治美國。 

    相信有巨大的秘密陰謀存在的人愈來愈多;到最後,這種原本是邊緣的、毫無理性基礎、沒經過學術、科學驗證的瘋子信念,風行無阻。 

    再加上80年代「公平法則(Fairness doctrine)」被廢除。原本依據這個規定,任何公共廣播電台/電視台都有責任誠實、公平、公正的報導具有爭論性的公共議題用),現在一度防止明目張膽散播謊言的社會力量和機構(媒體、學界、政府、大公司、等等),以言論自由之名,開始縱容甚至助長各種無稽之談,好像台北街頭容許五星旗與解放軍進行曲招搖一般。 

    作者說,自由的代價,是美國的大眾傳媒中充斥著大量不正確和荒謬的言論! 

    然後是新網路時代的到來,「數位科技使披著真相外皮的虛構如虎添翼」,不管是意識形態上的、宗教性的,還是與科學有關的。在十億個網站中,任何荒誕言論都能找到成千的同好或信徒,他們把想當然耳的事實拼湊起來、彼此互相取暖。在網路出現之前,瘋子們互相隔離。想要一直保持對自己那套另類現實的輕信並不容易。但現在他們「虔誠抓取」的觀點在整個網路世界同聲相應同氣相求,弄假成真,簡直就像「預言自驗」(Self-fulfilling prophecy)。如今這樣毫無科學證據、沒有邏輯、沒有經過縝密學術研究的「似是而非(truthiness )」的操弄性瘋話,充斥網路! 

    到底有多嚴重呢?「美國何以失心」這篇文章直指,就是因為美國人失去理智了,才讓川普有機可乘!    

    媒體亂象,台灣有中共水軍與第五縱隊,美國有俄國駭客與白人種族至上主義!他們像被置入晶片的複製人,像會繁殖的模因(Meme)植入心智演化繁殖!怎麼挽回呢? 

    作者對美國人的諍言是:每個人都需要在自己的私領域努力。如果你有孩子或孫輩,你一定要竭盡全力教會他們區分真實與不真實,就像教他們區分對與錯、智慧與愚蠢那樣;我們需要採納一個新的「衛生標準」來保證公領域資訊媒體的衛生。而台灣人這方面的需要不比美國人少! 

    小的可以影響大。每個人都需要維護自己那股涓涓細流的清澈透明,然後讓這些涓涓細流慢慢的匯聚成一股巨流。最後,這股巨流,才能讓政策制定者能以理性、科學論證的態度處理公共議題,而不是一味為特定團體的利益犧牲國家整體的未來! 


    普世價值 / 趨勢觀察

       

上一篇:年輕時代吃的悶虧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辦假結婚的皮條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