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有關好萊塢名製片人哈維‧韋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性侵指控的醜聞和在辦公室對職員的暴力,令我想起家庭,學校和職場中十分不愉快的經驗。

    小學四年級為了升學轉到一所「菁英」學校,只要沒有考一百分,老師的竹籐子就會鞭在我和其他的同學。有次被點名到黑板做算術題,沒做對,一雙手指被打得腫起來,回家後,媽媽也不忍心,到學校要求老師不可打得連寫功課都有困難。

    有一位同學常常考很低的分數,有一天老師竟然氣得拿籐子失控揮掃在她身體各個部位。我剛好坐旁邊,清楚看到她臉上倔強隱忍的表情,和她揮手跳腳想避開的樣子,內心的驚嚇,不可言喻。

    初中時,哥哥火爆的脾氣,只要一言不合,拳頭就揮了過來。父親長年不在家,母親多病軟弱,無法保護我。如此打鬧,直到進入高中,下定決心,不再和他講話才停止。20歲生日時,哥哥送生日蛋糕到大學來,關係才恢復。

    高中游泳課的男老師,藉著在水裏教仰泳時,趁機用手觸摸女學生的陰部,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剛開始新的工作時,有一天沒來由的,一位男同事突然從後面貼身上來,又很快的走開了。年輕的我,當下呆著不知如何反擊,非常不甘心。

    另一位男同事在幾次寒喧的場合中,喜歡把他的手搭在我的肩上,私下告訴他不要這麼做,卻依然如故。有一次其他同事也在場時,又把手搭在我的肩膀,我馬上沈下臉,鄭重聲明「我告訴過你的,不要碰我。」以後他再也不敢了。

    剛升遷做管理職時,有一次被叫到副總辦公室討論一項政策的可行性。在十幾分鐘,一來一往討論實施的利弊時,突然副總大聲吼叫起來,怒斥我抗拒政策的實施。本來還以為她心胸寬大、海納百川,熱情的心一下子就涼了。

    成長過程中不愉快的經驗,林林總總,當下大多是是被嚇到,不知如何馬上回應或反擊,常常覺得吃了悶虧。儘管如此,也學到從各種負面情境,找出自己的一條路,一條不必使用武力,不必口出惡言,不必侵犯人家的無害之路。


    人籟萬千 / 人際關係

       

上一篇:新工作是「機會」不是壓力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會繁殖的模因複製人





作者其他文章

該作者無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