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接觸普世價值之後,整個視野、心胸都大開,內心不時對生命、對世界發出驚嘆,而不只我如此,一起修行的的朋友也都這樣的分享,連平常時會鬱卒收縮的韋淇,講到普世價值,整個人會活了起來,整體而言,大家都變得更主動、更有勇氣了。 

    上個月,西拉雅族老友哀景堂的爸爸過世了,辦完後事,處理爸爸遺產的過程:他主動跟兄弟們提說「建議爸爸留下的錢,兄弟姊妹平分(而不是只有兄弟)」,「有不認同的,就現在說出來,不要以後講背後話。」「哇!」我說,「你真的這樣講?」他說「對啊,現在學了普世價值,覺得該講的就要主動講」,喔買嗄…我感動得眼眶蹦出了淚:以前的他不是這樣子的! 

    榮富聽到後跟景堂說「你真的好勇敢!」 

    自己的受用,就更是點滴在心了,比如,那位來一個禮拜的顧問,在報告裏說我們中心「需要一位風險管理師(Risk Management Coordinator),可以是本國員工,第一年最好全職,之後可以看狀況」,副主任告訴我,主任第一個就想到我。我推測這是因為我在一些場合會主動承擔、主動開口/詢問/解決問題的緣故。 

    此外,川普上台、確定明年開始我們固定從USAID得到的贊助會巨幅縮水(過去一直都是非常重要的經費來源),以致中心人事都必須精簡的時候(好幾位國際聘任的專家,合約到期,都已被告知不再續聘,下一步就是精簡本國員工),副主任告訴我,明年他的秘書退休後,預計叫我接那個位子,以及,我們中心在新政府的『新南向政策』有很重要的角色,我們會有個特別任務分組(task force),到時我也會接相關的工作… 

    這目前都只是口頭說而已,以後還是可能有變數的,但,能夠有這些可能的工作機會,而且都算是我蠻有興趣的,我真的覺得是歸功於薰習義饒益普世價值後生出來的「勇氣」跟「主動」啊! 

    是說也幸好腰疾有好轉了,不然,聽到這些工作,聽到的不是「陞遷機會」,而是壓力,會想辭職呢!還有,如果不是學習了普世價值,對這些大概也就不會覺得有興趣,多半會覺得是壓力的。

    想到以前一位辭去工作的同修,覺得他就是很可惜沒學到宗教的特性:要有放諸四海而皆準的普世性,以致於一直不太能主動,心胸也無法開闊,因而當新進同事竟然比他薪水和職等高,他再也受不了了。此所以內心常感嘆:在台灣,很多宗教徒沒學公民就學宗教,反而讓宗教變成了與社會進步脫節的一堆禁忌與精神鴉片。 

    
    
    


    人籟萬千 / 文化主體性

       

上一篇:日常活動勝過健身房?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年輕時代吃的悶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