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紐約客雜誌》David Remnick 訪問希拉蕊,訪談大部分談到希拉蕊新書《 What Happened》的內容,分析她為何輸掉了2016的美國總統選舉,這些內容我沒有特別興趣,不過,當她講到她出任國務卿時,曾經幾次跟普丁交鋒,這些橋段滿有趣的。

    普丁很大男人,每個動作都要表現出這是我的地盤的樣子,坐下來腿開開,大手一揮,加上一個輕蔑的表情…,她觀察,普丁幾乎都不看她的眼睛,也似乎不知道要怎麼跟女性連結,所以,每次要見面前,希拉蕊都要非常用功地準備可以引起普丁興趣的談話內容。

    有一次,與普丁在莫斯科郊區的鄉間別墅會面,等到媒體都離開後,希拉蕊立刻拿出她準備好的話題說:「總統先生,我們有一個共通之處,那就是對於野生動物的保育,我有注意到您對於西伯利亞虎和北極熊的保護,這是一個很重要、需要您繼續領導的議題。」普丁看了她一眼說:「跟我來!」然後倏地站起身,帶著希拉蕊和幕僚們往別墅內部走,驚動了沿路的侍衛們,最後來到一間巨大的戰情室,裡面有一張超大會議桌,牆上掛著一幅她所見過最大的俄羅斯地圖,然後,普丁精神抖擻地指著地圖,一一解釋,他們在各個地方做了什麼保育工作。講到法蘭士約瑟夫地群島的時候,普丁轉身對希拉蕊說:「我要去那裏抓北極熊,比爾想不想一起來?」希拉蕊回覆說:「總統先生,我不知道,我得要問問他,但如果他不能來,我會很想來。」普丁沒表示什麼,不過,美蘇之間的關係本來就很複雜,普丁常常給她一種心不甘情不願坐在那裏討論事情的感覺,這次因為話題對了,而有了罕見的熱烈對話。

    另一次,是2012年九月,美國和俄羅斯正因為敘利亞的內戰,而陷入膠著,普丁根本不想見希拉蕊。但在一場國際經濟會議的晚宴中,普丁的座位被安排在希拉蕊隔壁(希拉蕊笑說,國際禮儀比恐怖份子還沒有彈性),希拉蕊當然又是有備而來。

    她說:「總統先生,我來之前,順道去了聖彼得堡的列寧格勒保衛戰英雄紀念碑。」普丁問她有什麼感想?希拉蕊讚美了俄羅斯人民的勇氣和毅力,接著,出生在列寧格勒(今聖彼得堡)的普丁,就說了一個關於他父母的動人故事。聽了這個故事的希拉蕊,又驚又喜,拿這個故事去問很多所謂的俄國專家,結果大家都說之前沒聽過。

    希拉蕊想藉由這些例子來說明,只要好好準備,普丁是可以對話的。

    其實,2014年,希拉蕊有把這段對話寫在她的《抉擇:希拉蕊回憶錄》中,當時,英國《泰晤士報》長於歷史、間諜史的的專欄記者Ben Macintyre就有寫文章回應,標題是「普丁媽媽的感人故事是神話/The moving tale of Putin’s mother is a myth」(泰晤士報要登入,所以可以看這個不用登入的轉載連結),文中指出,普丁早就說過這個故事的很多不同版本,對於他這個經驗老到的間諜來說,歷史事實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講故事可以拿來服務政治,營造出某種有利於統治的個人形象。Macintyre在文中說,從政者也常常會用這一套美化過去的手法,比如說,希拉蕊就曾經誇飾說,1996年她降落波士尼亞時,在狙擊兵的槍林彈雨中跑到來接他們的車上,但新聞畫面完全沒有那樣的景象。

    如果說,政客們是直覺地編故事,間諜就是專業地編故事了。對於普丁來說,真實性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信了,而希拉蕊就是做了最令普丁高興的事,她信了。不知道希拉蕊是不是沒看過這篇評論,所以在2017年的今天,還繼續津津有味地說這個故事呢?還是,對希拉蕊來說,真實性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可以透過故事塑造出自己專業睿智的形象?


    普世價值 / 信息倫理

       

上一篇:紐西蘭國會的中國統戰威脅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列強防堵中資的默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