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日前,英國《金融時報(FT)》和紐西蘭媒體《Newsroom》聯合調查報導,中國出生的紐西蘭國會議員楊健和中國一所菁英情報人員訓練機構有關,成為紐西蘭情報單位調查的目標。楊健譴責這些「詆毀說法」,並質疑這項指控在9月23日大選前夕曝光別有居心。楊健所屬的執政國家黨(National Party)目前選情緊繃。 

    所以,9月19日,《Newsroom》又發表了另一篇報導,標題是「專家呼籲調查中國威脅(Expert calls for inquiry into Chinese ‘threat’)」,摘譯如下: 

    紐西蘭坎特伯雷大學(University of Canterbury)教授Anne-Marie Brady表示,澳洲國會計畫於今年底,立一條反對《外國干涉活動(foreign interference activities)》的法律,並且有可能禁止任何外資的政治捐獻,她呼籲,紐西蘭應該跟進。 

    Brady教授是國際知名的中國事務專家,最近剛在美國的一場研討會中發表了論文,標題為「神奇武器:習近平統治下中國的政治影響力(Magic Weapons: China’s political influence activities under Xi Jinping)」,多年來,她觀察中國在國際上逐漸擴大的影響力,她認為,現在應當是紐西蘭成立特殊委員會、來調查中國對紐西蘭民主的衝擊的時候了。 

    最近媒體揭露,國家黨(National Party)國會議員楊健在申請紐西蘭公民身分時,並未表明自己曾經在中國軍方情治單位工作的背景,這件事很令人擔憂。

    昨天,楊健寄給Newsroom一份聲明說,他在2004年申請公民身份的陳述,都是「正確及如實的」。 

    楊健表示:「我沒有提供完整的教育資歷,因為內容太多了,我覺得並不是全部都跟證明英語能力,或我能否融入紐西蘭社會有關。」 

    上週,楊健告訴媒體,他在申請書上只有寫「合作大學」、而不寫他就讀的軍方大學,因為,這個系統告知他這麼做。 

    在同一場記者會,他承認曾經教中國間諜英文。 

    Brady教授說:「他的隱藏歷史被公開後,楊博士向記者承認,他是中共黨員,不過,他堅持自從1994年離開中國後,他就不是活躍黨員了。然而,入黨審核是非常嚴格的程序,一旦被接受進入中國共產黨,不管當事人感覺如何,都會繼續被視為成員之一,除非被正式開除黨籍,但這也很少發生,通常需要是背叛了黨才會發生。」 

    楊健1994年到澳洲國立大學就讀,之後才搬到紐西蘭,在奧克蘭大學任教。 

    「在正常情況下,人民解放軍不會讓任何有楊健這樣軍方情治背景的人去國外就讀--除非他們有官方許可。」 

    2011年,楊健被國家黨提拔,進入國會,2014到2016年間,並服務於外交國防和貿易委員會。 

    Brady說,從2014年開始,楊健就在政府對中政策上扮演了關鍵角色: 

    楊健隨同紐西蘭首相John Key和之後繼任的BillEnglish出訪中國,參與跟中國資深領導人的會議,他的這個角色,會給他特權,看到所有紐西蘭政府對中政策的簡報筆記和立場。」 

    Brady說紐西蘭政府低估了自己對於中國的重要性,錯誤的認為自己只是世界底端的小角色: 

    「首先,紐西蘭政府對於南太平洋另外三個地區具有國防和外交上的責任:庫克群島、紐埃、托克勞──這對於中國來說,就是在國際組織中潛在的四票。紐西蘭在南極也有領土宣稱,和最接近的進用點;中國對於南極有長期性的策略議程,將需要像紐西蘭這樣已經在南極有屬地的國家的合作;紐西蘭擁有便宜的可耕地和稀鬆的人口,正是中國為了增加糧食安全在積極尋覓的。紐西蘭目前就提供了中國24%的進口牛乳,而中國也是紐西蘭酪農業最大的外國投資者。 

    Brady說在會議上其他的國際研究同伴們,也都有深深的憂慮,認為中國在干預他們國家的事務,包括澳洲,美國,英國,加拿大,歐盟各國,還有日本。 

    她說,中國在這些國家,包括紐西蘭,使用的不外乎以下幾種手法:

    -增加對其他國家的中國移民的影響力(有一千萬中國人住在外國)

    -接手管理或是以中共控制的媒體併吞當地中國族裔的媒體

    -鼓勵中國政府覺得合適的人,進入當地的政壇,一旦選上,就可以幫助推動中國利益

    -讓當地卸任的國會議員進入中國公司或是中資背景的機構,擔任重要職位,賦予政治權力 

    Brady說,中共對於紐西蘭當地中國族裔的監管程度,可以說「是一個出色的成就」。 

    「在紐西蘭跟中國關係最緊密的組織就是2000年成立的《紐西蘭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the Peaceful Reunification of China Association of New Zealand 簡寫PRCANZ) 。》」 

    Brady說PRCANZ從事各種支持中國對外政策的目標,包括,集團投票,資助當地願意與中國合作的華裔候選人。 

    Brady也說PRCANZ組織反示威,以壓過支持法輪功、支持圖博,或任何其他批判中國、會趁中國高官來訪紐西蘭時去示威的團體的聲音。 

    「PRCANZ現任會長是黃瑋璋(Steven Wai Cheung Wong),也會用Huang Weizha這個名字。黃先生在紐西蘭以及在中國的許多統戰組織中,都扮演資深的領導角色。」 

    黃瑋璋 1972年移居到紐西蘭,是奧克蘭第二大薯條薯片製造廠(New Zealand Fresh Food Co. Ltd的)總經理,以洋芋片生產而致富。 

    他是中國觀察家所謂的「紅色資本家」-愛國的富有旅外中國人,為統戰工作提供進一步資金。 

    Brady蒐集了一個紐西蘭政黨主要贊助者的個人和公司名單,其中就包括很多這樣的紅色資本家

    Brady也對紐西蘭的中國族裔媒體進行廣泛研究,認為,這些媒體現在基本上已經完全被北京控制了。

    「紐西蘭當地的中文媒體平台(除了支持法輪功的大紀元以外)現在都有跟《新華社》的內容合作協議,跟中國有關的新聞,來源都是《新華社》,也會參加在中國舉行的年度媒體訓練會議。部分媒體也雇用了跟中共有密切關係的資深員工。」 

    「奧克蘭最主要的中文報紙華文媒體《中文先驅報(the Chinese Herald)》,跟中國大使館緊密連結,並且與中華全國歸國華僑聯合會All-China Federation of Overseas Chinese合作。這份報紙最早期是完全獨立的,不過,就像許多其他報紙,被中國媒體控制單位給漸漸地『和諧』了。」 

    據Brady所說,其他落入中共影響下的媒體平台,還有主要的當地中文網站Sky Kiwi(新西蘭天維網)和傳媒機構World TV(中華電視網)。 

    「2015年,這個在1998年由港裔和台裔紐西蘭人所出資創立、有七個電視頻道和兩個電台廣播的World TV,做出了一個有爭議的決定,把台灣節目下架。World TV從2010年起跟中國國際廣播電台(China Radio International)展開合作,2016年,中國新華新聞電視網(China Xinhua News Network TV)在紐西蘭有了自己的電視頻道,TV33,2017年,兩位年輕的中國創業家成立了年電視頻道,也接力轉播新華社新聞以及中國官方製播的節目,並致力於製作出在中國也可以播放的節目。」 

    當被《Newsroom》質疑她的研究論文發表時間點(大選前)是否故意要造成政治影響力,她說,她之前就被邀請參加這個國際會議,大選在一週內舉行,只是湊巧。此外,她相信,國家黨和勞工黨被中國影響的情況很類似。 

    比如說,勞工黨的國會議員霍建强(Raymond Huo)也有跟統戰工作相關的連結,還有另一位中國族裔的候選人陳耐鍶(Chen Naisi)女士,是奧克蘭大學的法律系學生。 

    陳耐鍶是紐西蘭中國學生會的會長,也是該組織奧克蘭分會的聯合會長。她在一個紐西蘭的中文電視台的訪談中說,她「對於政治一點興趣都沒有」,但是,國會議員的工作,會給她一個平台,為她現職的學生會爭取權益。 

    所以,如果陳耐鍶霍建强楊健當選,根據他們在各自黨派中很前面的排名,也很可能當選,那麼,2017年選舉後,紐西蘭的國會中,將會坐著一個負責管理海外中國學生及學者的統戰相關組織的領導人,一個在中國軍方情治單位工作了15年的人,還有一個非常積極參與中國統戰活動的人

     


    普世價值 / 自由平等、憲政民主

       

上一篇:市容被醜慣了沒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希拉蕊不是普丁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