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才剛開學5天,一個15歲的北一女新生從自家頂樓一躍而下,結束了自己的生命!女學生父母告訴警方,女兒原本想唸師大附中,但父母希望她能跟姐姐一樣,去讀北一女(媽媽也是從北一女畢業的)沒想到進北一女不到一個禮拜的時間她選擇了。

    新聞報導沒有提及為什麼女孩想唸師大附中而父母卻希望她選北一女親子間到底有沒有好好溝通過父母強迫孩子去唸她不想去的學校?孩子表面屈服了、順了父母的意、最後卻選擇跳樓明志? 

    都已經實施十二年國教了為什麼高中還有優劣排序之分?是因為每次大考結束,媒體競相報導各校的「戰績」、滿級分與各類組「最高分」「英雄榜」嗎? 

    想起前幾天在網路上看到的一篇文章家長打雞血的幼升小牛蛙戰爭之殤》。 原來,兩岸華人的父母,在兒女教育這方面,竟然都還持著以前「我都是為了你好」的令箭,迫使孩子乖乖走父母替他選擇的路。  只是,有孩子走著走著,竟走上死路一條,像這位北一女新生!而在網路這篇文章裡的小牛蛙,則在飽受三年填鴨式教育後,在六歲那年換來「小兒抽動穢語綜合症」(又稱妥瑞氏症)! 

    文章作者自稱68歲,「在國家級研究所為祖國的科研事業奮鬥了一輩子」。三年前,他的外孫才三歲,他就和女兒、女婿(孩子的父母)啟動了「牛蛙模式」計畫,把孩子送進各類補習班、才藝班、培訓機構,要把外孫推向一條「成功」的路:著名民辦小學→著名民辦初中→著名公立高中→清華北大交大復旦和海外常青藤的名校! 

    三年中,家裡三個大人傾全力培養這孩子。他的每一天,都被他們~特別是孩子的媽~用各種「跨年齡層的知識」填滿了。媽媽甚至「對孩子的每一天、每一周、每個月都設置著不同的考核,她將這叫KPI,她要求孩子記的第一個單詞就是「關鍵績效指標(Key Performance Indicator)」! 

    這一切,都是希望小孩考上上海四大民辦小學,成為「牛蛙」。若沒考上,是青蛙! 

    作者比擬這四大民辦小學,有如上海灘時期的四大家族,處於金字塔頂端,是所有家庭擠破頭的地方。 

    他堅信,像他們這樣的家庭,「第三代能否成才…決定著…我們所奮鬥來的社會地位與資源階層,能否得到很好的傳承。」 

    他把那傳承稱做「家學」——社會精英階層的傳承。 

    要進四大民辦小學,不但學生要通過考試,父母也得對體重進行控制,因為學校認為,那可以看出「家庭的修養」!父母的工作背景也被審視,因為那會影響「孩子未來的發展規劃等」! 

    那一個六歲的孩子的考試,考些什麼呢?作者舉了兩個例子:唐宋八大家都有誰?崇明島在上海的哪個位置? 

    但三年的填鴨苦讀~大人的揠苗助長~換來小孩的妥瑞氏症。最後「在最有希望上的學校的最後一輪面試時,孩子竟然出現不自主地擠眉弄眼、聳肩等症狀!…最終學校很隱晦的以此拒絕了孩子!(學校發現爺爺奶奶輩參與對孩子教育,會對孩子成長產生錯誤的示範和誘導,所以拒絕孩子入學!) 

    大人、小孩輸了這場牛蛙戰爭! 

    眼看留在中國注定做青蛙,最後大人們決定投資移民(教育規劃移民),由媽媽帶著孩子出國唸書! 

    文章最後,作者講了一段讓人省思的話:我忽然明白一個家庭傳承的終極意義是什麼。所謂的家學,就是讓下一代,比我們更能接近真實的自己。我們所積累的所有財富與資源,並不是要全部交給他,而是讓他在這一切的對照之中,比我們能更快的洞察到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不虛擲時光與人生。 

    這篇文章出現後,在網路引起廣泛的討論。雖然有很多人認為這是一篇移民代辦公司的廣告,但在我看來,台灣也有很多這樣怕子女輸在起跑線的父母! 

    在台北,每年都有很多家長擠破頭,要把孩子送進一些有名的貴族幼兒園(康橋、薇閣、復興等私立學校)。及早卡位後,孩子才能升上該校的小學、初中、高中、最後進入台清交成或美國名校! 

    2016-12-22《聯合晚報》馮靖惠報導,「相較於全日制公立幼兒園,一年學費約4萬元,康橋雙語幼稚園、薇閣幼稚園、靜心中小學附設幼稚園等私校,一年學費高達新台幣35萬元,且不是有錢就能入學,每年都吸引大批家長帶著孩子報名抽籤,中籤率僅5分之1…」! 

    這樣的貴族教育,不是一般人付得起的!結果就像「牛蛙戰之殤」一文裡所寫的,這些來自金字塔頂端的孩子,在教育資源上享受著得天獨厚的條件,如果教育對階級流動沒有幫助,所得稅政策、房屋政策,都在加深階級固化,這個社會豈不是患寡更患不均!不怕主奴越來越分明? 

    只是,人生勝利組的光環,如果不是濟弱扶傾,內容是什麼? 

    延伸閱讀:亞洲父母用「補習文化」毀掉澳洲教育


    人籟萬千 / 教育現場

       

上一篇:社會對哺乳友善嗎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北韓或美國誰是響尾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