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北車大廳角落,一位中年男子低頭專心手作,一針一針地縫著,很細的工,他來自台東,排灣族,專程來台北教原住民手工,當天來回。

    「現在的部落,年輕人很少,都是中老年人」他說著。

    不過,他一點也不擔心,「我年輕的時候也是在台北,十年前才回部落,年輕人就是要出來打拼,以後他們就會回部落的....我們喜歡部落的生活方式,再怎麼樣都會回到部落。」

    我跟他提起我心底的牽掛 ──「杉原海岸美麗灣」,說到「少了年輕人的部落,會不會被財團跟政府吃掉,讓年輕人回不了部落?」

    「其實,台東發生很多事,你們只是比較知道美麗灣而已...留在部落也是要打拼,我常跟年輕人說,要生存下來,我們一定要更強,我跟長老都不會放棄的...原住民就是很樂觀,天塌了還是會有路的」,一兩句不見火氣的話語,隱含著部落正面臨的困阨現實。

    他以排灣族為榮,以生為原住民為榮;他最想傳承原住民的手工跟語言,因為「原住民只有語言,沒有文字,長老的智慧都在語言裡,語言沒有傳下來,智慧就會失傳」,這是他的最在意。

    「小時候跟著長老上山打獵,長老一直教我們小的獵物不可以打,即使抓到了,也要放回森林,獵物夠用就好了...大家都沒有想過,透過原住民文化,台灣可以跟國際社會接軌...」,在他樸拙的敘述裡,我想像著把「與自然共存」與「原住民單純樂天的質性」兩個元素,放進教育裡,讓她成為台灣社會的主流價值,台灣社會將會是什麼模樣?單純、熱情、陽光、色彩繽紛?至少會比漢人社會對人性啓發更多吧!

    他在意台灣年輕人的素質,「有一次在看中國節目,我們的年輕人跟他們在講話,就覺得我們怎麼都講不過他們,我們的年輕人羸羸弱弱的...怎麼可以?就算比不過人家,自己一定要想辦法強起來」,這段話,他說了好幾遍。

    這次的世大運為他帶來很大的信心,他好希望台灣能夠恢復以前的榮光,「台灣以前是亞洲四小龍耶!我們的國家耶!台灣要更好啊!」

    話題帶到了台灣,他的語氣平和自然,宛若半畝方塘鑑照著天光雲影,其中蘊藏的的張力,讓人震慄。

    北車大廳的角落,兩個陌生人萍水相逢,幾分鐘的簡短交談,直探彼此心底共同的嚮望,「台灣是我們的國家!台灣要更好!」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台灣換閣揆干中國底事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社會對哺乳友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