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週日晚回夫家,大家( ta-ke婆婆的台語)「忘了」她先生已過世、一直重複著伊尪「出去買東西回來看到老婆旁邊睡著外籍看護,掉頭又出去了…」,大家(以下改稱媽媽)一直鬧脾氣、不肯讓小姑(先生的妹妹)帶她出去走走、也不肯在家裡走動,最後竟然在外籍看護和小姑在準備晚飯時跑去睡覺。  

    小姑和外籍看護還在廚房忙,媽媽睡了一覺醒來,我連忙進房去要攙扶她起床。看她呆坐在床沿,我指著坐在客廳沙發的先生逗她說:妳看,那個人有沒有像阿爸?要不要去看看是不是阿爸?

    媽媽精神一振,奮力起身,靠著助行器慢慢走近先生。 一直等到她走到先生面前,才看清那是她兒子!

    我說,妳看,阿同是不是很像阿爸?

    媽媽不領情,突然變臉說:三八查某,連自己的尪都認不出來!三八查某!

    我愣了一下,悄悄走開,去廚房拿碗筷準備擺桌!

    沒想到媽媽不放過我,看到我回客廳,又大聲追罵,妳這個三八查某,連自己的尪都認不出來!三八查某!妳不知道那是妳尪喔?

    我跟自己說,不要跟一個失智老人計較!我幾乎是面帶微笑的在擺碗筷,心裡很寂靜! 

    媽媽帶著諷刺的口吻說:喔,還會假裝臭耳聾(裝聾) 唷?

    聽到她這麼說,其實有點高興。看來她還挺伶牙俐齒的、沒完全失智!

    媽媽沒完沒了,先生笑笑的迎上:欸,妳怎麼可以罵我某三八查某? 妳罵她就是罵我喔!

    媽媽一驚,問,真的喔,我罵伊就是罵到你喔?

    先生主動靈巧的說,對啊!

    媽媽馬上閉嘴了!


    人籟萬千 / 我的家庭

       

上一篇:從黑名單躍上紅名單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2015年歐運開幕式驚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