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張維迎教授講語言腐敗的影片。他談到語言腐敗是在1946年由英國作家喬治歐威爾首先提出的偷換概念,就是將惡行冠以美名,或將善行冠以惡名,以達到政治、社會或經濟利益的目的

    他說語言腐敗比所有的政治、經濟、文化、道德腐敗都嚴重,而中國的語言腐敗已經到一種無以復加的地步,譬如說人民代表,不是為人民說話,也不是人民投票選舉出來的,而是由官方指派的;投票人不是用腦,只用手投票,還有明明是反改革的事實,卻被稱為是改革;所謂的宏觀調控,實際上卻是微觀的干預;就像許多專制的政權,卻往往冠以民主的國號,而排除異己被叫做打黑。

    語言腐敗,至少造成三個問題,首先是失去交流的功能,也毀壞了人類的智慧。人類創造語言本身是為了交流,但語言腐敗已經讓語言完全喪失溝通交流的功能。語言腐敗也讓一般人失去了邏輯思考的能力。在中國有數十萬全職文字遊戲的人,有數百萬兼職做文字遊戲的人,每年製造了無數文字垃圾,一方面破壞了人的靈魂,一方面污染環境,不符合綠色經濟。其次是,語言腐敗毀壞了人的道德,當一個人敢於說謊話的時候,他已經沒有道德底限,而當他敢於宣傳連自己都不相信的事情,就已經做好了做一切壞事的準備。

    張維迎今年在北大國家發展研究院的畢業演講談到「自由是一種責任」,說中國在西元1500年後完全沒有創新發明,就是因為缺乏自由思想的能力,他呼籲北大人要起來捍衛自由,為自由盡一份責任。但他演講的視頻沒多久就被下架,顯見他這樣有獨立思想,敢於衝撞體制的學者,是無法見容於強調打黑、維穩而實際上是為了打壓並排除異己的中共黨中央權力核心的。

    1775年維吉尼亞州州長派翠克亨利(Patrick Henry)說過「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給我自由,否則讓我死。」當時,這句伏筆是衝著英國殖民政府說的;但200年來,這句話恰好體現了廣為西方人接受的信念:自由是最寶貴的價值,而最好的政治經濟體制,必有自由的內涵。

    中國共産黨從鄧小平時代開始走上了國家資本主義,以環境汙染、血汗勞工為代價,在經濟上確實有很大的轉變,成為世界經濟大國,但真正貧富的差距卻越拉越大。中國產能過剩,卻不敢提高內需,搞的經濟是炒概念炒股票炒房地產,虛而不實的金融槓桿。

    少數太子黨和富二代等特權階層,利用國營轉私營企業壟斷了所有的資源與經濟利益,伴隨而起的社會動亂和政治貪腐更加嚴重。這幾年來利用打黑全面鏟除異己的做法,以及去年為了維穩全面大肆抓捕維權律師的行動,造成政治和社會上的鬥爭檯面化。最近香港回歸二十週年,北京對中英聯合聲明中的一國兩制已完全不給予尊重,說成「只是歷史文件」。這樣沒有信用的強權大國,讓國際間瞠目結舌。而對於長期監禁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劉曉波,造成他因罹癌末期請求保外就醫,卻遲不獲准。還有非法監禁台灣公民李明哲超過百日,在國際特赦組職介入要求下,仍不願釋放。

    5月26日,北京大學法學教授賀衛方對《美聯社》記者表示,中國當局不斷關閉他的兩個博客網站,一個微博和兩個微信帳號,不許他發聲。賀衛方是被中國當局監禁的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劉曉波的辯護人。他認為,目前中國當局對知識份子的言論控制是40年來最嚴厲的,讓人忍無可忍。

    這些都在在佐證了張維迎教授所謂的語言腐敗的嚴重,不但讓語言本身毫無交流功能,而且破壞了人的靈魂,毀壞了自己的道德與別人的信任。

    中國人是自由的,前提是要服從黨國,反之就是「煽動顛覆國家罪」,不配擁有中國式的自由。語言腐敗,讓知識份子與在位者同床異夢。



    普世價值 / 信息倫理

       

上一篇:《丹麥女孩》的台灣真人版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大洋國與大陸國的信息污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