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月琴走在新豐紅樹林的木棧道,聊起她「變性」手術的身心轉變,是否因而終止性別認同而糾纏不已的困惑?手術後對性別問題的看法又是什麼?很為她高興,佩服她的勇氣,為生命的嚮往付出行動。

    很好奇地問,妳的手術是太太簽手術同意書的嗎?會什麼會選擇在泰國動手術?

    在台灣,重大手術一定是要直系血親簽同意書才有法律效益,她的父母早已往生了。太太不是直系血親,不能簽同意書,這是她自己的事,她不需要經過兒女來同意。她選擇到泰國動手術,泰國根本沒有這些規定,變性手術風險很大但為避免醫療糾紛,還是會要求簽重大手術風險責任自行承擔的同意書。泰國的變性手術很有名,這也是當成觀光與醫療結合的一種新興行業,住的都是五星級飯店,飯店有各種設施。如果手術失敗的話,會產生嚴重的漏尿或感染問題,會活得很痛苦。

    她說,以前她很執著自己性別認同,自己的靈魂認為自己是一位女性,偏偏又是男性的身體,她很介意別人的眼光與看法,討厭人家認為她是男性。我心裏在想,如果當初同學或週遭往來的人都接受他的性別認同,是否他沒有性別困擾就不用動變性手術?

    但畢竟她變性手術已經做了,手術後,這個問題也不再困擾她了。雖然還是沒有子宮與卵巢,但已不影響她成為真正女人的感覺,別人現在怎麼看她不重要了。如果對方認為她還是男性,那也是對方的自由,她已經不會在意。反正自己就是女性,已經是事實了。

    弔詭的是,經過手術後,才發現性別問題,好像也不是男或女二分法。變性後,才發現以前認知與認同上的盲點。她現在更能體會男女性別上的確存在能量差異的問題,有些女性比較man就是男性能量很多,有些男性比較娘,就是體內的女性能量比較多。

    手術後,發現以前自己對女性的解讀過度窄化,因為自己很嚮往成為真正的女性,以為穿裙子、洋裝、擦口紅、塗指甲油、踩高跟鞋…..就是女性的特徵。她太太說,你不會煮菜,煮的菜太難吃,根本像不像女人;太太說你的審美觀那麼差,穿的衣服隨便亂搭,根本無法穿出自己的美感,這也不像女人,…..這些都是窄化了女人的定義。以前對女人的認知與定義都太狹陋了,現在比較懂得女性的能量,溫柔、放下身段、含容、包容、細膩…..等等都是,女性特質的層面很廣。這在手術前他無法理解,因為總被自己的認知所限縮。

    至於變性後,可能因為身體上男性器官的摘除,以及服用女性賀爾蒙,當然會有些改變,發現很怕黑,變得膽小很多,做事婆婆媽媽的,對孩子喜歡嘮嘮叨叨的長篇說教,開車也變得比較沒方向感。有一天,他太太在開車,要去某地,問她路的方向,她說不出所以然,她愛人大笑,跟她說「對不起,忘了妳也是女人。是不是女人都很沒方向感?」

    三昧智學院教導:靈魂不受身體束縛,男身女身不足以區分性別,靈魂的嚮往:氣質、能量、需求,才是決定性別的關鍵。女人如春雨,潤物細無聲;男人如風火,剛勁激情。乾放、坤收,各適其性,截長補短。「愛養萬物」叫做小;「萬物歸焉」叫做大。

    想到上回與她一起參加台中三昧智主辦的「大坑森林想」,回頭看她走路小心翼翼的,怯生生,特別走在木棧道,如履深淵、如履薄冰似的,突然發現眼前的她,感覺萬般的陌生,一直很納悶卻說不出所以然,甚至會問自己,這個高頭大馬的人與過去我認識的人是同一位嗎?過去她不是這樣的人啊!當時很困惑,或許這也跟變性有密切關係。


    兩性關係 / 非關風月

       

上一篇:多元成家轉大人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語言腐敗․中國魂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