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家人曾經說過很後悔讓我上大學接受教育....我不是很清楚他們的邏輯思考,以及大腦如何運作....我猜,可能是發現我開始會拒絕拿錢出來幫他們收拾,或是開始不想要干預這個家發生什麼困難....。」

    「爸爸的錢被媽媽拿光了,就會來問我有沒有錢,媽媽大部分是偷拐搶騙,弟弟的錢也常被偷走....她(媽媽)早就已經拖垮過整個家族的經濟了,經濟垮也就算了,我們家族好像已經沒有未來了..... 要嘛就是逃走,離開這個家,一輩子都不回來,不然我也不知道能怎麼辦?」

    碧涵很少談到她的家庭,但平日相處的話語裡馬跡蛛絲,隱約可尋。這陣子她可能悶壞了,談蠻多的,「媽媽染上毒癮,曾經在監獄裡待過....」,今年大三的她,平時生活重心是課業跟打工帶小孩,每個月大約會有一萬多的收入,今天是月底,她的存簿只剩下91元。

    「不知道是客觀的需要,還是我主觀的需要,我被這個家綁得很死,我的諮商師也跟我說已經夠了,但我還是沒有辦法全然接受我的家庭是長這個樣子,我很希望能夠跟家庭和平相處,卻又沒辦法...我還在摸索怎麼跟他們相處?」

    我逗著她,「知道翻轉(關係)的關鍵嗎?」

    她想了一會,說著「決心....勇氣....毅力....」,我覺得她還沒有思考到問題的核心,換個說法,「傳統對『家人』的定義是『血緣』、『欠債、討債與還債』;現在,請給『家人』重新定義,什麼是『家人』?什麼樣的人才有資格成為『我的家人』?」

    「這個確實滿重要的」,她認同也一起思索,「不帶有交換條件的前提,願意付出與照顧的人。」

    「因為你,我更獨立更自由」,我分享著「關係裡,付出與照顧是基本,但不是唯一,還有其他....這樣的感情是有力道的,而且可以幫助彼此成長的....真正的感情不是血緣,是同一個靈魂....這樣的人,才值得成為你的家人!血緣不構成家人的必要條件,男女間的性行為更不是,人類社會文明已經進步到『多元成家』,那真的是靈魂的契合…」

    碧涵覺得這樣的定義很美,「這樣的家人,感覺背後藏著許多信任、相信...但是,原生家庭對我影響很大,我的家很醜陋,我會抬不起頭來....」,她在意「家庭對個體的影響很大,如果我沒有面對與處理自己的問題,我未來在從事助人工作時,會無法發揮我的效能,甚至我現在的人際關係、生涯選擇,都深受影響。」

    我覺得英雄不怕出身低,過去就當做上輩子,不再束縛,所謂「轉大人」就是對「家」重新界定,選擇新家,不再被舊家選擇。真正的核心是「我想成為什麼樣的人?」,只要你有夢有嚮往,就直心行去,天地都會祝福你。

    這段話令她很嚮往與充滿力量,卻又覺得自己畏縮、不夠勇敢。

    我不認為那是不勇敢,那是因為不會獨立思考,「沒人教你『定義改變,關係就改變』;沒有引導你去想像思考『什麼是真正的家人?』更沒人跟你討論『台灣跟國際社會接軌與文明躍升,可以從一個人開始』,所有的多數都是從少數開始。」

    她嚮往自己成為「助人者」,而我嚮往的「助人」是「靈魂甦醒--幫助對方打開視野與生命格局。」

    碧涵說「這是一種很美的助人,感覺不是很容易,但很根本...」,不過,她喜歡。

    我很開心她的喜歡,「值得用一輩子學習、努力、實踐.....,只是因為...喜歡!」


    人籟萬千 / 我的家庭

       

上一篇:走過「變性者」的死蔭幽谷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丹麥女孩》的台灣真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