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最近,因為一個偶然的機會,聽到了台灣地質界很有貢獻的黃敦友博士的故事。
    黃博士,與台大物理系原子核實驗室領導人許雲基,同是出身大甲鐵鉆山世家的親族,也同是台灣科學界傳奇人物。在白色恐怖時期,黃敦友主持的「小化石研究室」因為提供來訪的日籍地質師調閱地質圖以叛亂罪名被捕入獄,以當時戒嚴時期的法律,此罪名是惟一死刑,要槍決的,許多部屬、長官、同事也被牽連,經過家人、親朋好友與同事長官等多人賣力奔走求救喊冤,最後恩師馬廷英教授的搶救,而挽回了一條命。
    這個案件,震驚美國、日本等各國海外地質學界,若未能被釋放,國際學界原本預計聯合共同施壓政府放人。獲釋後他更致力於浮游性有孔蟲的研究,讓他在國際間更被肯定。許雲基,則因為做當時屬尖端科技的原子核擊破,沒被抓走。
    黃敦友與葉雪淳同是台北帝大早坂一郎的得意門生,是微體古生物研究先驅。葉雪淳在台大地質系讀到第二年,1950年6月,當年才20歲,期末考時被抓走,這是1949年四六事件後的第二波校園逮人,監獄一關就15年,本來會是個精通有孔蟲的古生物學家,就此無法貢獻其才華,火燒島回來後與友人合夥做生意,救助更弱勢的火燒島難友,埋首於電腦與電子音樂。yabe77在Youtube上傳了不少葉雪淳的電子音樂作品
    2010年年底黃敦友過世後,他的家人面臨到如何處理他畢生研究心血──各種珍貴的台灣地質文獻目錄──的問題,知道經濟部中央地質調查所即將要隨環境資源部改制,併入由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水土保持局升格的環境資源部水保及地礦署。家屬和學生考量這些珍貴的文件一旦由公家單位收藏,基於這些不確定因素,恐怕資料會有散失之虞,或是束之高閣、調閱不易,基於讓知識代代傳承的心願,他們決定先由父親的母校台大圖書館挑選,被選去的,至少確定會獲得妥善照顧,方便有心研究的人,透過此管道調閱、做研究。
    黃敦友博士生前的心願就是,完成從日治時期承接下來的全台地質的繪勘,在任地調所所長1988~1994年期間,他看到該所中充斥著缺乏熱情與工作意願的公務人員(因為地調所不是肥缺,靠關係進來的人,素質更是低落),於是自行拔擢人才,鼓勵地質系和圖書館系等不同專長的優秀學生,投考公務員資格考試,然後引介他們進入地調所,組成了一個堅強的團隊,他更是一而再的強調,地調所承襲的都是日治時期的研究,與如今國民黨政府硬要宣稱該所跟中國南京地調所一脈相傳之說,實屬牽強無理。其實30年代的中國,只有極少數北洋政府留學日本、英國的人懂得地質,例如丁中江、馬廷英等。
    他先後在中油及地調所工作多年,瞭解到政府完全不尊重學術研究專業的官僚作風,過去如果台灣自己的地質圖報告不利於政府的開發建設計畫,政府往往予以否定,然後去買其他國家(例如:韓國)繪製的。隨著時代改變,現在,也會有不同的方式應付。
    事關人民生命家產的安危,他一生堅持「地質」的重要,任內也不遺餘力推動立法,可嘆這個重要觀念,始終不受政府重視:國外先進國家嚴格要求,建築物須先取得地質師的地質鑑定,才可以施工,政府卻因與財團利益掛勾,始終無法通過法案。
    例如:貓纜的地質結構是否為順向波,不宜搭建高空纜車,人命關天,玆事體大,地質界本極多爭議,爭議未止息就逕行搭建空中纜車,有決策輕率之嫌,是不負責任的。
    黃敦友博士生前,有寫日記的習慣,數十年如一日,就連生命最後階段,在病榻時,仍充滿毅力的紀錄每天打的點滴、服用的劑量…,鉅細靡遺,這一切,都是多麼珍貴的史料啊!
    我想,今日台灣社會有那麼多的無知和誤解,那麼多不流動的對話,就是因為我們讀的歷史是虛假編造的,是統治者置入性行銷的版本,而很不幸的,我們的政府仍是過去殘害人民的那一個,而不是像德國、南非的政府,願意面對過去、推動轉型正義。因此,想知道真相,唯有靠人民自己的主動力。
    看看全世界的猶太人,創作了多少關於大屠殺的藝術作品,一直到今天,都還在寫、還在拍,經歷過228和白色恐怖的台灣,一定要有更多的人願意走出來,大量訴說台灣這塊土地上,有血有肉有色彩有溫度的故事。
    相信,有一天,動人的故事會漸漸拼湊出過去那個時代的圖像,賦予歷史一個更清晰完整的樣貌。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最豐收的記憶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畸形的「積借休」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