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從小學就開始每天要負責家人晚餐,煮東西,一點都不難,但對一個孩子來說,天天都要煮,就變成沉重的負擔了,不會覺得這有什麼了不起的,倒是很羨慕客家男性可以遠庖廚,不必煮就有得吃。

    檢視自己在吃這一方面,被動多於主動,可能大腦還殘存著小時候的印記。想到要進廚房,就很沒能量,老是提不起太多的精神來好好料理一餐,常常為圖簡便,都以最簡單方式料理,少鹽、少油、少變化,有時一星期,每個晚上都是乾拌麵,或五穀飯,配地瓜葉,高麗菜,青花菜之類的,偶而會滷一鍋滷味,其中有油豆腐、海帶、滷蛋、豆乾與五花肉。我覺得自己很好養,先生、兩個兒子也沒抗議,就這樣吃了二十幾年。

    連吃都這麼被動,實在值得好好檢視,到底問題出在哪裡?發現自己身上的能量很有趣,一進廚房,隱微深處,自然換檔,出現孩子的感覺,與孩子式的作為,不喜歡拿大大的菜刀,不喜歡需要切細細刀工的菜餚,很怕一不小心,手會割傷之類的。因此,我的廚房裡沒有大大厚重的菜刀,只有水果刀,和剪刀。我買的菜,大多都可以用手撕一撕,手就是最好的刀子,簡便又好用。

    最近感覺這樣的能量改變了,願意嚐試不同的料理,常會突發奇想,看看身邊有什麼食材可以做出什麼新花樣,以遊戲的心情來玩,有一天從母親那裡帶回幾顆小小南瓜。今年天候異常,每顆南瓜比往年小了好幾號,卻是出奇的好吃。那天。突發奇想,在冰箱拿出一小包碎肉,把南瓜切成大小適中的丁,先把碎肉,加上蒜頭,放在平底鍋爆香,再把南瓜放進去一起炒一炒,再放進一杯半的生米一起炒,再放適量的水,裝在鍋裡,放進電鍋蒸。那晚,做的南瓜蒸飯,先生食指大動,吃了比平常多很多。

    有次到傳統市場看到一盒河粉皮,覺得這是很好發揮創意的食材,買回後,煎了蔥花蛋,再快炒豆芽,最後,再把河粉攤放在平底鍋上,在放些蔥花蛋、豆芽,撒上一些黑胡椒,再把它包起來,變成獨一無二、只此一家最美味的早餐了,營養又健康。小兒子每次回家,都會跟我撒嬌說,「馬麻的河粉,配上蔥花蛋、豆芽,再加上黑胡椒,真是絕配,它是唯一可以贏過清大的照燒豬肉鬆餅的食物,我愛死了。」他給了很高的評價,他的嘴巴這麼甜,我自然有做得開心。我也把這樣的料理分享母親,母親比我還會料理吃的,變出許多不同的內餡,她說父親也愛死這樣的早餐,每次吃都會笑咪咪的。

    現在的我,進廚房喜心的能量多很多,會把做菜當成家家酒,嚐試不同的料理與吃法,感覺很有趣,每種食物隨意搭配,當然也會搭配上出錯,一回綠豆薏仁,配上豬小腸,色彩就很暗沉,家裡的兩位最捧場美食達人,硬是不買單,一大鍋自己要吃,之後,我決定再也不煮這道食物了。

    最近我廚房的創意料理,大有進展。

    昨晚,看到冰箱還有兩條從娘家帶回的芋頭,決定把它消化掉,免得壞了。於是,尋伺著該怎麼料理這兩條芋頭,最簡單又快速的就是煮芋頭米粉。這不是客家傳統美食,我曾參加學校參訪活動,吃過這樣一道料理,感覺不錯吃。上回曾經煮過,先生也都吃個精光,沒有挑剔什麼。

    結果,昨晚小兒子享用後,很大器的給了6個好字,先生更闊氣給了66個好字,他說不能再好了,66個好,對他來說就是破表了。他並以曖昧的眼神示意,提醒我可以繼續在廚藝表現創意,他們可是勇於嘗試的,希望我繼續造福他們的胃,有機會嚐到不同的料理。

    進廚房,煮出美味料理,對我來說,需要能量,需要有樂在其中的喜心,如果沒有這樣的能量,我就隨便吃隨便煮。感覺最近這樣的能量,源源不絕出現了,這是以前所沒有的。


    人籟萬千 / 我的家庭

       

上一篇:公投法位階低於憲法?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耶穌死後升天的軼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