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我是兼顧家庭與工作的職業婦女,兩個兒子託付給保母,讓我可以在家庭與工作上不致於兩頭燒,她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貴人。

    從此保母就與我結了不解之緣。兩個孩子都是她帶,小兒子小時候甚至把保母當成另一個媽媽,常常把「我愛阿姨」掛在嘴巴上。

    保母是典型的客家女性,先生講台語的,屬於好吃懶做,後來離婚了。兩個孩子都是她靠當保母養大的。保母帶孩子帶出口碑,她住的社區有上班的新手媽媽,都喜歡把孩子給她照顧,除了近之外,最重要的是放心,孩子可以得到很好的照顧。

    現在她照顧三個孩子,兩個還不到一歲,一個兩歲多。兩歲多的孩子就是我在門外按門鈴聽到的聲音。他爸爸是德國人,媽媽是原住民,在市政府工作。這個孩子有混血兒的五官輪廓,超級可愛,會說國語,又超級健康,又熱情,有人來瘋的傾向,看到陌生人來訪,盡情的舞動他小小的身軀,不時表演摔倒一下,讓人家為他擔心。保母說,他精力旺盛,每天都有用不完的精力,需要找點事給他做,他才不會無聊,有時拿黏土給他玩,有時讓他畫畫,有時讓他跳舞。

    保母手上抱著的是一位幾個月的女嬰,正在喝奶。保母說,每次星期一、星期二她過來最難帶,不肯睡嬰兒床,都要人家抱在手上,可能假日她父母常常抱她,所以喜歡黏人。還有一個也是女嬰,正在睡覺,我沒過去吵她。

    保母說,星期假日都很忙,政府在推動保母證照,每個月都要去上課,還有選修的課要補足,這個證照三年就更換一次,如果沒有上足時數,就不能更換。

    我問保母,現在有上課與過去沒上課,對你來說,有差別嗎?

    保母說,有啊!至少比較懂幼兒的心理,以及如何跟孩子的父母互動,什麼該講,什麼不該講。這讓我們知道保母對嬰幼兒來說,是很重要的,我們除了照顧他們的生活所需,也算是他們生命中的第一個老師,許多習慣、觀念由我們開始的,這讓我們更了解保母這個職業的神聖性,不可輕忽、怠慢,每一個孩子都是父母的寶貝,也是我們的寶貝,我們會好好的疼愛與教導他們。

    一年大概要上四十幾個小時的必修課,平日很忙,假日還要抽空,真的很多人不喜歡上課,都是在睡覺,我還算喜歡上課的,可以聽到許多新觀念,幫助自己帶孩子,這些課都不用錢,政府有在幫我們提升一些素質,我覺得很好啊。最近一次的講座,有關吸毒、上癮、邊緣人生下的孩子,講師詢問我們是否願意擔任寄養家庭,薪水可能比較少一點,兩年左右孩子就會換另一個家庭,之後我們也不能與孩子有任何聯絡。我是有登記,有機會做義工也很好,不過後來演講者提到這類的嬰幼兒,很容易猝死,已經發生好幾個案例了,可能這些孩子還有一些問題,大多不是保母的問題。聽到這樣的原因,我又不想了,覺得這超出我的能力範圍,怕引來麻煩外,也擔心自己心裡會留下永遠的陰影。

    我又問,你參加保母系統,有哪些收穫?

    比較知道自己責任與權利有哪些。它會提供每個地區保母收費標準,當人家來找我們時,我們不必在價錢上談論。新竹市與新竹縣又有不同,竹東與寶山又有差異。還有,我們有任何問題或發生任何事情,都可以請求保母系統協助幫忙,感覺自己不再一個人孤軍奮鬥。還有常常上課,也認識了一群同質性的同學,漸漸氣味相投的就變成好朋友,有共同的話題,又有不同寶貴經驗相互分享,跟人有更有的連結,現在我有好多朋友,連假時,互相揪團,一起出遊,比以前快樂很多。

    我感覺保母比以前快樂很多,感覺她更愛自己的職業,也清楚自己的理念與方向,很為她高興。

    基本上我是支持保母證照及換證制度的,能提升傳統女性家庭服務工作的價值和意義感,讓從事這份工作者及家長在育兒安全衛生、教養方式及待遇各方面都更有依循方向。上網查詢居家托育服務員證書課程是126小時,6年換證一次,托育服務員每年至少應接受18小時之在職訓練,每兩年所接受之在職訓練應包括8小時以上之基本救命術,每兩年至少接受一次健康檢查,收托兒童之當日應投保責任保險…等,帶動家庭育幼養老的人性化。

    聯想到台灣的社團法人發展不夠健全,讓民主法治及「職人精神」沒能落實得更好。有些該由社團法人或職業工會推動的業務,反而都由政府推動執行。在網站上看得到許多訓練及媒合平台,都是由政府單位在辦理,難免會覺得政府管多管大了。我的理想是課程由幼教及衛生單位規劃,訓練及媒合由社團辦理,另外應有保母及家長溝通平台去收集有關育兒現場、早期療育及特殊教育等資訊。

    本來換證進修課程也可以網路方式進行,每年18小時不多,但實體課程可促進聯誼及交流。最主要作用是可以篩除一些考了證照但沒有實際從事工作的成員,建立證照的專業和信用。但台灣的技能檢定和專業證照還沒有像德國、日本一樣獲得肯定尊重,否則不應該有上課時很多學員在打盹(或滑手機)的現象。

    這也是我心中的痛之一,我曾在縣府執掌勞工安全衛生業務,看到縣內2個勞工教育訓練單位,開課招生都是只管收費,縱容學員缺課及老師遲到早退,養成學員只是花錢買證照的情形,完全辜負政府立法是要保障勞工工作安全,避免職業疾病及傷亡的美意。我們都希望小政府,讓利益團體能具有代表性並專業運作,但目前台灣現況就是理想與現實差距甚大。如果,政府長期補助的勞資團體有代表性,各種公聽會會流於形式嗎?一例一休會施行得這樣怨聲載道嗎?

    依我的觀察,不論是居家托兒服務員、生活照護員、家事服務員、居家陪伴員等等課程的訓練實用性及參與度都還算是比較好的。但整體而言,台灣的教育訓練課程規劃及驗證系統都是值得檢討的。連公務員的上網進修時數,很多人都是找替代役役男代答或抄襲答案的,實體進修也很多都是簽到就溜回辦公室處理公務或課堂中補眠。保母人員在進修課程中睡覺只是反映了台灣教育現場的普遍現象而已。


    人籟萬千 / 勞資關係

       

上一篇:台灣人的「迷航」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衛生所的公務員





作者其他文章

該作者無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