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晚間,一位衣衫襤褸的中年婦女,大辣辣地走進店門口,伴隨著微微刺鼻的酸味….。

    開店久了,總是會遇到形形色色的人,有的直接開口要錢,有的拐彎抹角拉扯半天,還是要錢,看到這位婦女,我的心緊了一下,揣度著「她上門是來要錢的吧?怎麼打發?」

    不過,我不想被這樣的慣性思考綁架,我想試著跟這位陌生婦女發展出不同以往的互動方式。

    主動迎上前去,我問著「有需要幫忙嗎?」

    聽到我的這句話,她隨即翻著手邊的文件資料,里長證明、社會局、低收入戶等等等,開始說著「政府輔助金只有幾千塊,久久才下來,生活費不夠…」,台詞熟悉流轉,語氣裡盡是埋怨,我覺得她似乎準備好了,只等待我的一句話,便是滔滔不絕,江河直下。

    我真的不想讓她在負面的記憶裡繼續,直接打斷她的話,環指店面四周,跟她說「不然,你要不要看看,這家店,你想要什麼?」

    小小的文具店,擺設著參考書、筆記本、色筆、西卡紙、還有一些亂七八糟的學生用具,老實講,這些都不可能是她想要的。

    但她真的繞了一圈,然後,吞吞吐吐地說著,「昨天經過漢口路的路邊攤,看到桌上有個吃了一半的粽子,很想跟坐在那裡的先生說,如果你不要,可不可以給我…」,原來如此,她想要粽子過端午節!

    我的店面小,沒有廚房冰箱,沒有準備粽子,不過,可以跟隔壁鄰居要兩個,我再問「除了粽子,還缺什麼?」

    她囁囁地說「衛生紙用完了。」

    聽完她的話,我離開一下下,再回來時,我一手拎著兩粒粽子,一手提著一袋10包裝的衛生紙,她有點嚇傻了,「這麼多!」她原想只有一包衛生紙。

    看她這個模樣,我蠻不忍的,再從抽屜裡,摸出600塊,跟她說「給你過節,平安喜樂!」

    愣住的她突然說「可以抱一下嗎?」

    我有點訝異,卻沒有拒絕,她就這樣靠著我的肩膀哭了起來,微微的酸味似乎不再那麼刺鼻。

    我覺得她真正想要的是一個擁抱,在充滿誤解、歧視、成見的眼光裡,在貧富懸殊的社會裡。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你讓今天很特別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阿芬的小學噩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