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在校園裡,跟年輕男孩聊生命中的「感動」、「熱情」與「偉大」。

    「如果想掉淚就是感動的感覺,那我生活裡有很多感動…」,男孩先為「感動」下可以量化的定義。

    「有一次在台北要回台中,怎麼都買不到票,我就跟朋友說今天回不去了,沒想到半個小時候,朋友跟我聯繫要我去拿票,他已經在網路上幫我訂到票了…我說不出那種感覺…我連我在那裡都沒有跟他說….。」

    這是他近期最深刻的記憶,他加註著「我不是那種存在感很低的人,我只是很習慣把朋友放第一位,無論什麼事情,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對方,我不會想到自己,或者想到自己的比例很低…..朋友的這個動作讓我覺得我有被看到。」

    他今年大二,喜歡手作。

    「我喜歡縫東西,不是gay喔!…高中的時候,想要念服裝設計,後來發現服裝設計裡學的東西不是我想要的,本來是不想念大學的…我覺得念大學最重要的是學自己想學的東西,社團、朋友都是其次,不然真的是在浪費時間浪費金錢…」,他很開心大學時期找到自己喜歡的科系,工業設計。

    「我們班有40人,有8個人在耍廢,完全沒有學習動力,很明顯,後來有2個人轉系,現在有6個人,比例還蠻高的…說他們耍廢,也不太公平,真正的原因是他們沒有找到自己的興趣,他們不知道自己要什麼」,男孩覺得自己很幸運,「每個學校都有自己想要發展的特色,正好系上教的東西都是我想要學的。」

    男孩說話時,眼睛裡閃著亮亮的神采,手上的戒指、身上的項鍊、臂上的刺青,都是他的精心作品,在我眼底,他渾身上下充滿設計感,我笑著說「可以叫你『設計人(魂)嗎?』」

    他覺得他還不是。

    「對我而言,工業設計是『會心一笑』,還不到『熱情』的感覺….」,在他的想像裡,「熱情」是為了某種崇高的目標,願意付出自己所有的生命,日以繼夜,無怨無悔,生死與之。

    「目前還沒有碰到(我想要全心全意付出的東西)…畢業以後會想要自己創業,那是抱負,還不是熱情….要有燃燒的感覺,才算是(熱情)」,他喜歡把抽象名詞定義出有溫度的存在感。

    聊到「熱情」時,我們的談話有點停滯,因為他對話題有點生疏,當我問到「偉大」時,他說「這個有點難,我從來沒有想過…我需要想一下…」,我給他一點提示「人事物都可以」,然後,他給我一個刻板印象的答案,「媽媽」?!

    聽到這個答案,我確定他想到的是「犧牲自己,成全別人」,那是他目前無從做到的承擔。

    「為什麼?」我繼續追問。

    他說不出所以然,可能也覺得自己的答案好笑,「…沒有為什麼….就是會想到媽媽!」


    人籟萬千 / 教育現場

       

上一篇:祖克柏演說像煞競選總統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靈魂的嚮往決定性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