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雅芬約好,接她一起到新埔鎮一家物理診所診察她最近身體疼痛異常的問題。   

    電話那頭交代,要我先掛號,我上回已經說了,要現場親自掛號,而且要12點以前到達。算算時間,即便她到新竹已11點了,再開車過去,約40分鐘,時間還趕得上。於是告訴她巴士到湖口時,打電話給我,我開車過去接她。 

    接了雅芬,在車上,她迫不及待分享她的日本行,她說:「還好你沒去,你去了也會發生許多與A互動的不舒服。A都要人家聽她的安排,主導性很強,以自己意見為意見,安排的行程很多,行程都很緊湊,沒有顧慮同行者的需求,走馬看花,連照相的時間都沒有,七天都往外縣市跑,早上五點多就起來,很晚才回到住宿的地方,我不知道這樣的自助旅行有什麼意義?另一位同行的朋友,身體的關係,一吃一喝就會拉,所以整天都不能吃東西,只有回到住宿的地方才能吃才能喝,A也不同理她,有一天她已經很累了,說想提早回去,A很堅持,她還想再去另一個景點。千里迢迢搭飛機去日本玩,連好好欣賞休息的時間都沒有,真的很沒有品質…」

    聽到雅芬的抱怨,我一點都不意外,認識A這麼久了,知道她做事是很有效率,可以一天跑很多地方,完成很多事,我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無法享受這樣的趕場。還有A掌控的特質,一直很鮮明,知道自己還沒有找到與她相處方式,知道自己要知量,尊重現在的能量狀態,所以才沒跟去。

    其實,A邀了第四次,我也差點淪陷,後來知道A規劃這行程,人都還沒敲定,就已先訂了四張機票,知道自己只是被邀來填空她已購買的機票,同時也知道她早規劃好行程,那些行程不是一起去的夥伴大家一起討論的,知道這對我而言,是不對胃的。當然更重要的是,我目前更享受日常生活的滋味,與修行無關的活動,自然沒什麼吸引力,這三年反思要尊重自己最真的選擇與感受,而不是害怕自己的拒絕會失去長年建立的友誼,這次才能很清楚明確跟A說我不要參加。

    到了物理診所,滿屋子的人坐在客廳等待,以我的經驗評估,可能會等到一點多才會輪到,至少要兩個鐘頭後的事了,既來之則安之。我們在客廳等了20分左右,然後又到附近的土地公樹下乘涼,雅芬依舊聊她與A在日本兩次旅行的很多苦受,說著說著,又回頭說,「還是要感謝A,讓我有機會去日本。」我觀察她這般說話的模式,很鮮明看到她有很深的道德制約,以及一位道德判官,不時會跑出來糾正一下,我感知這模式好辛苦,讓雅芬在真實與當個好人之間跑來跑去,或許現在我的心比較安靜了,觀察到這樣的模式,其實也是我很孰悉的,每次抱怨與先生發生的一些觸境,同樣也會回過頭說,先生支持我修行之類的感恩話,害怕太直白的真話招來忘恩負義的負評,於是又不自覺穿上虛偽美麗的裝飾性話語。

    我倆是最後的兩號,從11點半到這裡,等到1點40分才輪到我們。聽雅芬跟物理師張醫生敘述她的病情,「我不知道怎麼回事,打個噴嚏就全身痛到要死,還有我兩邊的腰與脊椎痛到不能翻身,連站起來的霎那都會痛,睡覺只要一翻身就痛死了,還有我兩手無力,幾乎不能用力,我的職業是照顧老人,現在讓我很吃力…..」

    張醫生聽了之後,就在雅芬左胸部位上的某一個點,按一下,聽到雅芬哀號了起來,張醫生說:「你這裡被按傷,骨頭有裂掉的情形,才會打個噴嚏就痛,因為痛,你一定一直揉,骨頭變粗大了…..」然後要雅芬躺在診療床上,簡單觸診後說:「你是自找苦吃的,你身上的痛是給民俗療法中按摩推拿太用力造成的,我在這裡輕輕一按,你這裡的部位就痛了,你的背部、腰部、脊椎都是這樣造成的,現在不能再隨便亂揉亂按了,許多民俗療法的推拿師,對身體的肌肉與筋脈不熟,過度用力造成傷害,你不擔心,照我的方式,四週應該可以不用來」聽到病因是這樣,我們都鬆了一口氣,至少不是什麼可怕的病。

    輪到我,他診斷我上週的部位,說「沒問題了」,又要我躺在診療床上,測試我右手臂轉動的情形,發現後臂的肌肉群有點卡,幫我在這裡經絡按揉一陣子,告訴我回家再做右手臂放在門邊拉筋的動作,做完10天復健,應該可以不用再來了。 

    我們14點20分左右才結束,兩人各繳400元,看到雅芬臉上神情有血色了,摸她的手也比較不冰冷,整個人比較鬆了,能夠開心地微笑了。

    回程時,我就問她的身體怎麼會被按得這麼用力呢?而且是長時間了。她才幽幽的說出,幫她按摩的人,是她學美容的一位老師,如果現在不再去了,感覺自己很像背叛了她,她也很慈心,平常也常捐錢給靈鷲山,現在先不要跟她說不去,先找老太太生病住院的藉口,以後再找其他的事推掉….

    雅芬這款處理事情的委婉模式,真的好孰悉,這不是我以前人際互動常會出現的模式嗎?好多的人情包袱與道德上的制約,不好意思直說,需要找藉口之類繞圈子,說出真話會覺得好尷尬、好不留情面哦,我們常就在這樣的模式與框框打轉。

    雅芬分享關係不是來綁架的,真正的友誼,無論我說yes或no都不會受影響,這才是成熟的友誼。現在自己與A的關係就是從這裡重新出發,如果經不起考驗,那就是我們的友誼本來就不是建立在無條件、無所求、無對象上面,失去也沒什麼可惜,真正純淨的友誼對生命才會滋養,另外對方捐錢的事,那是她的自由意志,她的選擇,不需要牽扯進友誼來,這樣友誼才純淨,彼此做最真的自己,才能長長久久,不會有負擔。


    兩性關係 / 人際關係

       

上一篇:社會對性的禁忌感太方便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祖克柏演說像煞競選總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