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阿富汗社會將青春期供人玩弄過的男性少年 (孌童Bacha bāzī)視為「心靈及身體上皆不潔」,很像台灣女孩受性侵還要揹上「不貞潔」與小三的道德罪名。

    讀「阿富汗供人玩耍的孌童(catamite)」,讓我想起幾年前很暢銷的一本小說「追風箏的孩子」,是由美籍阿富汗裔的卡勒德‧胡賽尼所寫。作家和書中主角阿米爾都是在蘇俄入侵阿富汗,君主政治垮台,塔利班奪取政權時,逃離阿富汗,來到美國展開新生活。成年後,他再回阿富汗,發覺童年的一些玩伴都遭遇不幸。又在報上讀到後來的塔利班政權不准人民玩風箏,才有感而發地寫了這篇小說。

    為什麼會是「追風箏的孩子」而不是玩風箏的孩子。那是因為主角阿米爾的父親是貴族階級,哈桑是僕人的兒子,與阿米爾是玩在一起的夥伴。雖然後來得知哈桑其實就是阿米爾同父異母的兄弟,但因為階級不同,哈桑無法受教育,只能是阿米爾放風箏時,幫他追風箏、檢風箏。

    故事的轉折點就在一次哈桑去撿風箏時,因為不肯讓以阿塞夫為首的不良少年奪走風箏,而慘遭性侵。當時阿米爾躲在牆後,不敢出面解救同伴,讓自己留下一生的悔恨。

    逃到美國,長大成人的阿米爾因為接到忘年之交的電話,得知哈桑已死,留下了一個兒子-索拉博阿米爾回到阿富汗,才知索拉博被孤兒院賣給已掌軍權的阿塞夫,成為供他玩弄的孌童。所幸故事結局是索拉博用彈弓打瞎了阿塞夫,兩人逃到美國,索拉博可以展開他的新生命。但是那些真實世界中的男童,在人生最美好的青春期供人玩弄,年紀稍長被放了出來,又遭到社會的歧視,他們的一生大概也就完了。

    中國以前也有孌童,在《紅樓夢》裡,就有不少篇章描述這些有錢有權的公子哥兒玩弄孌童,如薛寶釵哥哥薛蟠就有戀童癖,他們甚至就從僕從裡,找一些較清秀的人宣洩。只是《紅樓夢》裡沒有提到這些人後來的遭遇如何?

    孌童風氣也許與社會保守嚴禁招妓有關,書畫家鄭板橋亦喜愛孌童優伶,自稱「余好色,尤喜餘桃口齒,椒風弄兒之戲。」,倘社會不接納,鄭板橋當不可能公開自稱。在阿富汗有句話:「女人用來生子,男孩用來尋歡。(women are for children, boys are for pleasure)」聽在此時此地,多麼驚世駭俗!

    我想像的孌童是被噤聲的。歷史上,我只聽到戀童癖的聲音,聽不到孌童發聲,他們從來沒有話語權,世間從未與他們溝通。



    兩性關係 / 非關風月

       

上一篇:建築工地的女英豪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社會對性的禁忌感太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