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擁擠的公車上,身邊的女士背著提著好幾個物袋,正好鄰座有個空位,我招呼她坐下,她對我搖頭,說著「還可以,只要不要超過30公斤,我都提得動…」,她在工地工作,看得見她隨身的行頭不少,雨鞋、水桶、工具、茶水….。

    「會入行,是個意外」,她說,「當初學校畢業二十幾歲,找到建築業的工作,跟著老闆到工地,跟著跟著就進來了。」

    「老闆把我往死裡帶,我是從死裡爬出來的」,她口中的老闆是個厲害人物,「他很會帶人,知道用什麼方法可以讓人動起來,我的個性好強,老闆就常常會激我…年輕嘛!不服輸,什麼都要學,什麼都想做到最好,泥作、鐵作、木工都要試試看…師傅怎麼說,我就怎麼做,師傅要我蹲,我絕對不會站起來…體力是有鍛鍊出來,不過也是一身傷….。」

    她在工地裡待了30年,聽起來經驗豐富,卻礙於表達,加上滿口牙齒幾乎掉光,嚴重影響發音,她說「沒辦法,內傷嚴重,新陳代謝不好。」

    現在的她很想帶徒弟,「如果有人願意跟我學,我一定會教他怎麼動腦筋解決問題,要學到技術,也要保留體力」,只是目前還沒有機緣。

    下車後,她放下身邊的物袋,第一件事就是喝水解渴,然後,抹著嘴跟我解釋「工地裡,上廁所不方便。」

    一位單身的女性工作者在陽剛的建築工地裡,應該會有很多的障礙與不便,不過,在她身上幾乎感受不到。

    她是建築工地裡的女英豪,溫婉和煦。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一無所有也可以榮耀人性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孌童的性不自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