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小閣從高二出櫃,開始交男朋友,一次次的感情閱歷,讓現在是大三的他,越來越清楚交往對象的必備條件,「很man、很陽光、很主動」,尤其是「主動」。

    「我一直很希望有個好朋友,就在自己班上,每天可以見面,每天都有聊不玩的話題….現在,大學快要畢業了,還是沒有遇到過…班上是有一掛朋友,那只是朋友,是可以互相幫忙作業、分享美食或旅遊、下課時有對象可以講話…,可是,跟他們在一起,好像還是覺得少了些什麼…而且,都是我在主動,只要我不主動,大家好像就會散掉…有時候會想,畢業了,還想在一起嗎?」

    他給自己的答案是NO,他覺得「畢業了,就各奔東西,沒有什麼值得留戀回憶的…」,這樣的學校教育讓他有些遺憾,但又整理不出自己內心真正的渴求,他以為自己不切實際,自我解嘲著「或許我看太多連續劇了,才會一直有這種想法。」

    他不知道他正在碰觸每個人內心中最深層的渴求是做自己的最真,只是這卻是台灣學校教育忽視、避而不談且最匱乏的一環。古人的教育是父母替子女找老師,現代的教育是父母只能替子女選學區或子女考上哪就讀哪,遇上好老師幾乎全靠運氣。

    說到這裡,他的話題轉了一下,「我覺得你們那一代的愛情好沈重喔!都說什麼生生世世,你們都沒有想過我們的世代,光是要遇到一個好朋友,都已經很困難了….。好不容易有個男朋友,交往才7個月,就受不了他悶葫蘆,有話不說….到最後,我們可以一起做的事情就越來越少了。」

    我反問,「你有沒有想過他也有困難?」

    「我知道我自我要求都很高,只要稍有錯失,我的表情就會很嚴肅,但我覺得那沒什麼,我只是很兇,像一起打排球,我只是一心一意要把球救回來或是板回局勢,這件事,只要他講出來,我就知道怎麼調整我的表達,問題是他都不講。」

    「我相信你準備好了,愛情或真正的好朋友就會出現;還沒準備好,出現了也會擦肩而過。」

    他想一想,「也對啦!不過,我還是會有嚴肅跟沈重的感覺。」

    「你有沒有想過,班上一掛朋友,只是可以互相幫忙作業、分享美食或旅遊,卻不是共同守護一個靈魂與夢想,有靈魂有夢想才會是真正的朋友。愛情跟自由跟靈魂有關,愛情不是在找一個互相紓壓的伴,愛情是在幫助彼此更了解自己、更自由無縛…。真正的愛情不一定終成眷屬,但談過愛情能更懂生命更懂自己,也值得了。」


    兩性關係 / 非關風月

       

上一篇:女人的馴化與自主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不用考試的學習更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