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溫宗翰環保單位別把民間信仰當作空汙提款機,他提到「臺灣民間信仰講求靈驗,神明靈力建立在香火之上,一間廟宇必須要有香火,神明才會有靈力,地方才會興旺,沒有香、神明就不存在。所以,我們常可見民間信仰最龐大的活動就是進香,至外地汲取不同廟宇的香火來增加神明的靈驗度,神明如果外出,也必須要隨時敬奉香火,香到哪裡,神力就到哪裡。」

    作者大概有巫仙體質,才會知道這些香火中有神明的靈力。我天賦魯鈍,從小進出不少宮廟,卻感受不到香火中有神明,每次我母親要我喝符水,我總是鐵齒不信,在半推半就之下,假裝喝了。後來乾脆忤逆說要把神明拿起來摔看看靈不靈,母親才不敢再叫我喝符水。

    台灣有句老話說「舉頭三尺有神明」,「敬神如神在!」萬芳唱的歌是《我記得你眼裡的依戀》,我唱的歌是《我記得你眼裡的神明》。我從小相信有老天、有神,在內心苦得不得了的時候,內心自動會呼喚老天爺,也自然會在心中對神禱告。但我絕對不相信神會是小鼻子、小眼睛,需要吸食香和紙錢這樣的鴉片煙而存在,我認為神明存在,但搬神弄鬼蠱惑眾生、作弄善良的台灣人,就省省吧!

    溫宗翰是民俗學專家,他相信神明隨緣應化「需求在哪裡,民間信仰就在哪裡」,說「沒有香火就沒有神」,不如說「有神棍才有香火,神棍需求香火,香火才存在」。

    就像《化為千風》的歌詞,請不要佇立在我墳前哭泣,我已不在那裡,我沒有沉睡不醒,我已化為千風,化身為千縷微風,翱翔在無限寬廣的天空裡,

    掃墓時,鋤草種花很讚,但我不需要你們燒金紙,如果你超喜歡「焚香禱祝」我不反對,但請別藉口為了跟我連線,只要你們心中有我,你們想的我都知道。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小學老師需要有淘汰制度?   移至文章頂端  無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