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照片裡,老小姐輕搭著老先生的肩膀,抿著嘴瞇瞇地笑,神情樸實,而老先生依然有著小男生的頑皮稚氣,我彷彿可以想像當年兩人在國小時,兩小無猜的模樣。

    我們是在公車上認識的,當時…

    擁擠的公車,終於空出一個位置,在我眼前的老先生招呼老小姐,「坐啦坐啦!休息一下,站很久了」,老小姐推辭著,兩人讓了一會,老小姐拗不過老先生的好意,坐下來了。

    坐在座位上的老小姐,不時看著站在她對面的老先生,她的眼神溫柔、亮亮的,很吸引人。

    我蹲在老小姐的旁邊,問著「出來七桃(台語:遊玩)?」

    老小姐笑笑地回應,然後跟我說「我跟伊不是夫妻,伊太太身體毋好,不太能走路,剛好這幾天放假,天氣不錯,我跟伊出來走走。」

    老先生跟老小姐從小一起長大,既是鄰居,也是同班同學,兩家人熟絡到不行。在老先生當兵時,老小姐搬家,兩人就這樣失去連絡。老先生退伍後,一直找老小姐,找了兩三年,才決定結婚,而老小姐那時候已經結婚了。

    三十多年前,老先生在老家的電話簿裡,無意翻到老小姐的電話,馬上去電。

    老小姐說到這裡時,笑得很燦爛,「第一天,他打電話來,我認不出他的聲音,以為是壞人,掛了他的電話;第二天,他又打電話來,我還是掛電話;第三天,他再打電話,跟我說,你兄哥是某某人,爸爸的名字是XXX…,我聽著聽著,才認出他的聲音。」

    然後呢?我很好奇。

    「是連絡了,沒多久,我的先生就因為車禍過世,我都沒說,一年後,伊聽別人說起,又打電話來,問我怎麼沒有跟他講,我說我很好,沒代誌…然後,伊就常常拍電話來,問我生活過得怎麼樣?孩子乖嗎?有沒有什麼問題…。」

    說到這裡,公車正好到站,老小姐的話就這樣打住,他倆人深深的情緣,卻一直在我心裡牽動。

    下車後,我很想為他們拍照留念,老先生老小姐都說好,老先生還說「做一个紀念」,不知怎麼著,聽到「紀念」兩個字,我的眼眶微溼。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媽祖繞境點心站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戴勝鳥的八千里路